吻痕!

  脖子跟下巴满满的都是,也不知道叶梦瑶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似乎是想把他吞下去。

  这个样子自然不能去见盛美了,否则非闹到死不可。

  “算了,她的事明天再办,先说我们的事情吧。”萧凡走过去抓起沥泉枪垫了几下,立即知道没有被人掉包。

  沥泉枪与他有种本能的亲近,只要抓在手中,就能感觉出来。

  沈追一边吃一边问道:“我看你挺急的,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是这样,我本来想利用盛家来对付盛宝华,谁知道这个老狐狸倒打一耙,现在盛家都岌岌可危。”萧凡颇为无奈的说道。

  “那就走啊,盛世清是冲着你家宝藏去的,对你没有真感情。你又何必留恋盛家呢?”沈追摊开手说道。

  萧凡愣了下,摇头道:“这时候走就成了真小人了,我想帮盛家一把,顺势除掉盛宝华。”

  “也罢,你来决定,我帮你就是了。”沈追很干脆。

  萧凡点点头,说道:“我现在虽然得到了盛家父女的信任,但是有很多事情他们都瞒着我。尤其是盛宝华这里,我觉得盛世清肯定是知道什么的。”

  “你让我调查盛世清?”追问问道。

  萧凡摇头,他说道:“江南渔业有个股东叫邹峰,此人追随盛世清多年,但是最近忽然反水。虽然他说是盛宝华威胁他,但我觉得这里面不会这么简单,你给我查他。”

  “好,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查清楚。可你有什么想法没?光从这种小虾米下手,终究不是事儿。”沈追有点不放心,顿了下说道:“要不我们直接去杀盛宝华?到时候你想知道什么,都方便。”

  “我倒是想啊,可时机不到。盛宝华的大宅高手如云,还有什么蜘蛛网,我怕我们有去无回啊。”萧凡耸耸肩。

  他当然有想过这样做了,可上次擅闯白园,差点被祥叔一掌毙杀,这让他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

  虽然他击败了阿南,可很难说人家是不是故意示弱,然后引他上钩。

  尤其是知道他没死以后,盛宝华又请了很多黑道高手在大宅坐镇,估计就是防止他上门找事。

  而且他现在不必着急,有了花解语这个内应,很快他就知道盛家大宅的防守部署。

  同时,他还想知道的,也是非常想知道的,就是盛宝华的宝库。

  二十一件国宝,追回了几件,流失在国内外几件,但至少还有十来件没有浮出水面。

  盛宝华此人贪得无厌,极有可能自己珍藏。

  不过他的宝库从来没有对外公开,任何义子都没有见过,因此花解语需要点时间去寻找。

  只要得知他的宝库位置,得知他大宅内的防守情况,萧凡就准备对他下手。

  在此之前,萧凡要帮盛美守住江南渔业,要帮盛家清理门户。

  在这场交易之中,萧凡首先得到的利益,就是盛连城由盛平女人那里,找到了袁蝶衣的下落。

  血战医院后他回到盛家得到的利益,就是盛世清为他跟盛宝华暂时建立了微妙的平衡,这让他有了喘气的机会。

  当然,在外人看来,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才是他得到最多的东西。

  可他真没看上眼,他绝不会为了钱去坚持这个交易。

  只要盛宝华一死,袁蝶衣的下落明朗,他就把股份还给盛家,然后摊牌走人。

  当然,如果你盛世清真能找到我母亲,我娶你女儿又如何?给你宝画又如何?

  沈追见他没准备进攻盛家大院,也就没有再多说,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确是势单力薄,不适合硬闯。

  “对了十三哥,有件事情我说了,你可别受不住。”沈追忽然正色。

  萧凡疑惑的看向他,说道:“你尽管说,经历过几次生死的人了,还没什么我撑不住的事。”

  “是这样,随园那边来了消息,但是没敢直接给你,最后给我了。”沈追顿了顿,见萧凡面色没有太大变化,这才继续说道:“蔷薇小姐走了,可能是来京州了。”

  萧凡心里抖了那么几下,但最终还是稳住了,他轻叹了口气,说道:“她最终还是做出选择了,只是没选择我而已。”

  说完这话,他忽然又想起今天在烛光中映出的脸,难道是蔷薇?

  是啊,她跟小薇越来越像,那张脸说不准真是她,要不然她为什么要躲着我?

  萧凡感觉脑子里一片乱,他太容易被感情左右了。

  摆了摆手,他说道:“这件事到此打住,你安心去做你的事情就行。有消息尽快通知我,我最近可能要回林城一趟。”

  “回林城?为什么?”

  “谢依晨要过生日了,我要回去给她办生日宴会啊。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萧凡可是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

  “我当是什么大事!”沈追不在意的耸耸肩。

  “头等大事!”萧凡咧嘴笑了,谢依晨的生日宴之后,他就能将两幅画合二为一。

  但是世上能解开这画秘密的人,恐怕一个人,那就是他父亲萧景荣。

  不对,不对,还有一个人,他母亲袁蝶衣。

  萧凡一拍大腿就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袁蝶衣那么值钱,为什么盛宝华软禁了她却对她毕恭毕敬。

  是了,她除了知道半部《女史箴图》藏在哪,她还知道画中的秘密藏在哪。

  所以,找到宝画,再找到母亲,就意味着能解开画祖宝藏。

  这的确是让人很意动的事情,但最后萧凡还是甩头把这个想法摒弃了,他首要目的,还是迎回母亲。

  “你慢慢琢磨吧,我去睡了,明天还要干活。累啊,没有休假没有加班费,还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这工作没法干啊……”沈追一边叨叨一边往房间走去。

  萧凡在后面喊道:“加工资,加工资行了吧!”

  次日一早,萧凡就在脖子上挂了大粗铁链,然后绕着盛家大院跑步锻炼。

  他练习的是铁布衫,经常会用到粗铁链,盛世清得知后,就让盛连城给他打造了几根。

  而萧凡之所以这么勤劳训练,实在是因为脖子上的吻痕没有消下去,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掩盖了。

  一通跑起来后,整条脖子都红了,这样也就看不出哪里有问题了。

  盛美洗漱完之后,从主楼走出来,冲着他喊道:“别跑了,洗洗来吃早餐吧。”

  萧凡看差不多了,也就不再装,回去洗了澡去主楼用早餐。

  盛世清面前的早餐已经空盘了,但是没下桌,而是捧着一份报纸正津津有味的看着。

  “阿舅!”萧凡打了声招呼,坐下来吃了起来。

  盛美先抛了个媚眼给萧凡,就在后者不知何意的时候,她已经对盛世清说道:“爸爸,你能别看报纸吗?我有正事跟你说。”

  “什么正事啊,等我先看完这段再说。”盛世清没有放下,却接着说道:“叶家这个姑娘啊,是真有才啊,分析的头头是道。”

  “叶家?叶梦瑶?”提起叶梦瑶,盛美就来劲了,也凑过去看了起来。

  盛世清继续道:“你看她今天新出的这篇论文,完全肯定了《女史箴图》原本的存在。我猜测的没错啊,画祖宝藏的确存在于世。”

  “哼,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用的着她多言吗?”盛美是怎么看叶梦瑶都不舒服。

  盛世清摸着胡子笑道:“以前大家都只是讹传,现在人家叫实锤。不是多言啊,你看这分析的头头是道,论证也是非常具有说服力。”

  “行行,她厉害行了吧?”盛美气鼓鼓的说道。

  萧凡在旁边打哈哈道:“这叫行行出状元,她研究这些古物在行,可她经商不在行啊。整个京州,包括整个江南,论起商场女精英来,谁能比得了美美。”

  “还是萧凡哥哥说的话中听!”盛美立即搂住了他的胳膊。

  盛世清摇头道:“女大不中留啊!”

  萧凡赔了个笑,赶紧低下头吃早餐。

  吃完把嘴一抹,说道:“美美,有个事儿我要跟你说一下。”

  “你先别说你的事儿,趁着爸爸在,我先把我的事儿说了。”盛美很霸道的就打断了。

  萧凡其实心里是不舒服的,他身边的女人,从来不敢这样骄纵。

  但是他没有发火,涵养还是有的,他冲着她点点头。

  盛美直接说道:“昨天我跟赵海洋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我们的订婚礼跟他的订婚礼一起办,大家热热闹闹的,我认为可行。”

  盛世清歪头想了想,说道:“你们年轻人的想法真新鲜,这样做的确好处多多,爸爸同意。不过这时你跟萧凡的事情,你应该征询他的意见。”

  征询个屁啊?这明显是来通知的。

  “我也没什么意见,美美决定就行。”萧凡还能说什么,心里呵呵哒。不过他忍不住问道:“赵海洋有未婚妻吗?怎么没见过啊。”

  “他金屋藏娇,很少带出来见人。那个女的主要帮他打理皇家会所,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盛美摊开手,表示很神秘。

  萧凡听的心里怔了下,难道是楚蔷薇?

  不应该啊,楚蔷薇的爷爷是楚九龙,属于江湖人士。赵家名门,不可能让她进门的。

  再说赵海洋如果准备娶楚蔷薇的话,怎么可能派她去勾引自己呢?除非他有特殊癖好。

  可楚蔷薇就是在替他打理会所啊?皇家会所,还有别墅豪宅,甚至是豪车,全都在楚蔷薇的名下。

  萧凡想不通,他也想不到赵海洋到底是要跟谁结婚。

  想起楚蔷薇,萧凡又忍不住想起五年前的小薇,昨天烛光中的那张脸又浮现在了眼前。

  是我太想念你,以至于把她看成你吗?

  盛美忽然推了推他,说道:“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说吧。”

  ps:楚蔷薇是楚九龙的孙女,会刺青纹绣,懂酒,被赵海洋派去给萧凡施美人计。

  小薇本名也叫楚蔷薇,是林城企业家楚中天之女,萧凡的初恋情人。本文为了区别,故称之为小薇或薇薇(后文会解释)。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