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谢依晨起床后就找到萧凡,她比他还着急。

  萧凡故作镇定,说道:“不急,银行开门晚,我们吃了早餐再去。”

  表面如此,实际上他心里早已经迫不及待。

  正吃着早餐,顾崇积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把手里的一份资料放在桌上。

  他说道:“老板,我整理了有关薛家的大部分资料,其中最让我感觉有问题的,是这个薛老伯。”

  “什么老伯不老伯的,回头再说。先吃饭。”萧凡随意翻看了几眼就放下了,这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个。

  顾崇积无奈,又提醒了几句,见他心思不在这上面,只好坐下吃了起来。

  吃过早餐之后,随园高手倾巢出动,总共开了七八辆车,浩浩荡荡的赶往华夏银行。

  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把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吓了跳,人家还以为他们来抢银行呢。

  不过已经有了预约,银行经理出来迎接,将他们请了进去。

  刚进门,就有人站起来走了过来,远远笑道:“十三,我等你们很久了。”

  这一声把萧凡吓了跳,他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当发现只此一人之后,这才放心。

  原来这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原本应该已经放弃的赵建新。

  此人孤身前来,看样子是等了许久,因为他从前一直都是一丝不苟,可今天看着有点憔悴,边幅未修。

  萧凡对他戒备之心很深,尤其不相信他的笑。

  不过今天人多,不等他开口,顾崇积与阿瓦等人就已经扑了上来,纷纷挡在前面。

  赵建新赶紧说道:“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看一眼,就一眼,没有其他任何要求。”

  他手机中如今有了下半部分的照片,他想要再看上半部分,这样至少在梦中能让两幅画合二为一。

  萧凡也很干脆,直接摇头道:“这种事没的商量,你还是回去吧。”

  “不要急着拒绝,我拿东西跟你换。”赵建新到底老谋深算,这次是有备而来。

  “什么东西?”萧凡疑惑的问道。

  “可否借一步说话?”赵建新指了指旁边的VIP房间。

  萧凡没有犹豫,跨步往那边走去。顾崇积等人冲上来,怕里面有诈。

  萧凡摆摆手,别忘了,他可是绝顶高手。

  两人进门之后,赵建新还不忘关门。

  “有什么事,直说。”萧凡的火眼金睛扫了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赵建新走近道:“我知道湖心舟决战那天,杰斯到底是被谁所杀。”

  “你知道肖飞的身份?”萧凡诧然的问道。

  赵建新点头道:“我在林城这么多年,看到的东西很多,对你有用的也不少。只要你让我看看上半部《女史箴图》,我就都告诉你。”

  “成交!”萧凡也干脆的很。

  赵建新一愣,对于他的痛快倒是颇有不适应。

  两人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当初把酒言欢的亲密,这让随行众人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边,跟我来吧。”经理抬手,大家走了进去。

  在银行提供的一个防护性很高的房间里,被培公送到这里保存了数年之久的《女史箴图》上半部分,终于重见天日了。

  当重重包裹被揭开之后,里面泛黄的画纸被一点点展现出来。

  的确是鬼斧神工,巧夺天工。

  尤其是上半部分,比现存最古老的唐代摹本还要多出了几段,全都是世人从未见过的。

  赵建新一辈子研究字画,对此是痴迷到骨髓,此刻双目瞪起,浑身颤抖,伸出的手隔空抚摸着他自认为赵家的传家宝。

  这宝贝被他父亲两个亿卖给顾家,最终却引发了顾家惨案。

  站在旁边的顾崇积也是面目激动,只是他眼眶上泪水闪烁,眼神里满是缅怀,想到的肯定是自己的父母。

  萧凡看了眼撕毁处,确定没有被掉包,于是说道:“包起来吧。”

  “让我再看看,再看一眼。”赵建新几乎是用乞求的声音喊出来的。

  萧凡却依旧执拗的挥挥手,画作很快被卷起来,只剩下赵建新望穿秋水,满面遗憾。

  谢依晨签了字,然后自己接过画筒,再郑重的递给萧凡,说道:“十三哥,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我现在也送你一件礼物。”

  哗……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他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么多为为此撞破脑袋都想要的东西,此刻却被谢依晨以礼物的形式送给萧凡。

  赵建新更是羡慕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心里一直在想,早知道他就直接去泡这个清纯美女了。

  “这个太贵重了,我只替你保管。”人家敢送,萧凡哪敢收,立即拒绝。

  谢依晨却不开心了,嘟嘴说道:“我们之间,难道还要分彼此吗?”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萧凡无奈,只好伸手接了画筒过来。补充道:“日后若有好处,当分你一半。”

  萧凡这话是认真的,因为他想到了画祖宝藏。要是能找出那绝世宝藏,定然要分谢依晨一半。

  “好好,随你。”谢依晨耸耸肩。

  “你们年轻人的世界真好,没有我们那么复杂。”赵建新感慨了声,他算是见识到了萧凡与谢依晨的感情。

  萧凡转过身,冲他说道:“是你心机太深,总是算计别人。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母亲藏身所在,说不准我已经成功迎回我母亲。到时候,我自然会把这宝画给你。”

  “嗨,这些事就别说了,我现在悔不当初啊。”赵建新是真的无奈,摇头叹息。

  出来的时候,赵建新还死乞白赖的非要跟萧凡坐在一起,哪怕是多跟宝画待一分钟也好。

  车队再次开动,头顶上一架直升机同时出现。

  “走建设路,一路畅通。”直升机里面,关振东用对讲机给萧凡的车队一路指挥。

  这次运送宝贝,萧凡是下了大本钱的。

  他如今虽然在林城发展壮大,可得罪的人也不少,想给他背后使绊子的更多,所以他大意不得。

  赵建新抬头看看,又往前看看,说道:“幸亏我没有在你运送的路上打主意,要不然可就真是有来无回。”

  “你少给我装坦荡,关于肖飞的消息,赶紧给我说。”萧凡懒得跟他磨嘴皮子,既然大家都撕开了伪装,那就没必要再绕弯子了。

  赵建新看了眼谢依晨,然后贴到萧凡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薛东方有个哥哥叫薛老伯,此人是个伪慈善家。他收养了上百个孩子,表面上是供孩子们读书上大学,实际上是为他卖命。”

  “这个薛老伯我听说过,是我们林城最大的慈善家,各种殊荣数之不尽。很多人都说薛东方造孽,薛老伯积德,因此才有了薛家如今的繁荣。可怎么又变成伪慈善家了?”萧凡不解。

  不过他想到今天早上顾崇积送了资料过来,似乎其中也提到了薛老伯。

  赵建新继续道:“你们年轻人不知道他的底细,我们这些老东西可对他清楚的很。此人就是个畜生,他男女通吃,喜欢的又是处男处女。早年因为这个事情,还曾经闹得沸沸扬扬。后来薛东方趁着建筑行业与地产业崛起的时候,他也摇身一变成了慈善家。其实,他压根就是以慈善之名,行龌蹉之事。”

  “此人当真可恶啊!”萧凡愤怒的眼都红了。

  赵建新继续道:“薛氏起家曲折的很,十年前的那场金融危机中,薛氏遭遇了很大的危机。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一蹶不振,却不料他忽然拿出十几个亿的资金。他们薛家没有底蕴,往上数八代都是穷人,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那可是十年前啊……”

  萧凡虽然不懂这些事,但也明白,赵建新的意思,就是薛家有副业,而且很赚钱。

  “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只问你。薛家是不是搞地下手术室,贩卖人体器官?那个肖飞,是不是他们豢养的外科医生?”萧凡冷冷的问道。

  赵建新浑身一颤,依旧是没想到萧凡这么直接,这么单刀直入。

  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接茬。以他的聪明才智,尚不能应对萧凡的不按常规出牌。

  萧凡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道:“肖飞的外科医院我去过,地下室挂满了人体器官,如果他真是薛老伯收养的,那么我的猜测就完全成立。”

  赵建新深吸了口气,最终点点头,说道:“大约是七八年前吧,那时候肖飞还是在校大学生,曾经上过报纸,薛老伯还曾出席了他的颁奖典礼。我当时因为与薛老伯发生了摩擦,正在调查他。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藏得深,很多报道都没有屏蔽。因为这个肖飞非常优秀,所以我的记忆比较深刻。后来湖心舟事发后,警方揭露了肖飞这个真凶手,我结合报纸上的介绍,就想到了八年前的事情。”

  “空口无凭,你不会是故意想让我跟薛家作对,然后从中坐收渔翁之利?”萧凡不相信赵建新。但他心里却明白,不管有没有怂恿,有没有离间,他都会执行清道夫计划。

  赵建新料定他会这么说,伸手入怀,从中取出一封用密封袋包裹好的泛黄报纸。

  “找这份报纸不容易啊,我托关系找了很久,最终在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地方找到的这份报纸。”赵建新颇有邀功的嘴脸。

  萧凡想了想,说道:“邮局仓库?还是邮电大楼的天花板上抠下来?”

  “什么啊,这东西可保存的很好。”赵建新拿给他,指了肖飞旁边的一个报道。说道:“这是从滨湖分局物证库找出来的,当时同一个版面的,正好报道了一起连环杀人案。”

  萧凡拿起来看了眼,忍不住冲着赵建新竖起大拇指。

  说实话,能想到从物证库里面找报纸,这世上也没几个。但是却不得不说,物证库绝对是保存报纸最完美的地方。

  接过来后,他没再说话,快速的翻看起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仅有完善的报道,还有合影留念。照片上,青涩的肖飞与一个猥琐大叔正站在一起。

  原来,薛家从很早就开始布局了。

  同样,对于自己来说,清道夫计划,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