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不料刚要跪下,唐娜却迎面扑过来,直接把他架住,然后用力把他抱起。

  不过唐娜身材娇小,根本架不住他,顿时有些吃紧,她嘴里喊道:“你快站直啊,再压我就要倒了。”

  萧凡直起腰,诧异的问道:“你这又是干什么?不是让我跪吗?”

  “其实我心里清楚,薛家为富不仁,死有余辜。我也害过你,你终究也没杀我,我救你的人,我们扯平了。”唐娜的确是有原则的人。

  众人这才纷纷松了口气,杨楠很不开心,问道:“那你搞这么一处,想干什么?”

  “我以前常听人说萧十三重情重义,今天不过是替老板你试试他。这样的人,才值得我们合作嘛。”唐娜转过身,冲着杨楠讨好的笑笑。

  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她之前的确对萧凡是心存怨恨的,只是在萧凡下跪的刹那,她的怨气就散了。

  要不然,她刚才怎么笑的那么得意。

  哇……

  阿玉的心情一起一伏,她受不了这些,又开始吐血了。

  “快……”萧凡让开床边,。

  后者不紧不慢,抱起旁边的药酒罐子,然后用力朝着地面一摔,顿时砸了个稀巴烂。

  药酒四溅,里面泡的东西也四处乱滚。

  这一下把人都吓了跳,纷纷惊呼着跳开。

  唐娜却蹲下身,从里面翻找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拿了起来。

  “去找一碗温水来!”

  她吩咐了之后,这才说道:“这天然牛黄可不多见,价比黄金还高,而且是有价无市。不过药效很猛,她现在身体被破坏的太严重,不能直接下药,要用其他的药中和才行。”

  很快,洛璃端了温水来了。

  唐娜从口袋中先取出三颗药丸,然后捏碎了投入水中。很快,药丸在水中化开,房中顿时一片药香。

  接着,她又把牛黄捣碎,也一并投入水中,水变成了一碗黑糊糊。

  然后她把阿玉扶起来,把这一碗糊糊分几口灌了下去。

  “就这样靠着,十分钟以后再躺下……”唐娜给阿玉垫了个枕头,让她靠在床上勉强坐着。

  阿玉萎靡不振,根本坐不住。

  萧凡本来想上去搂着她,但是这会儿人这么多,又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只好站在旁边扶着她的肩头。

  期间阿玉反了几次胃,但都没有吐出来,神色虽然疲惫,脸色却渐渐好转。

  从面如金纸转成面色铁青,接着青色退去,变成了白色,然后一点点又有了人色。

  众人都在紧张的等着,眼看着一点点平稳下来,全都渐渐的松了口。

  十分钟过后,萧凡扶着阿玉躺下。

  可就在即将躺下的时候,阿玉却忽然又吐了起来,还是黑色的血块。

  “你他妈什么破药?”萧凡勃然大怒。

  “不要着急,这是淤血,吐光就没了。”唐娜看到她吐出最后这些的时候,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

  果真,吐了几口之后,呕出来的就是绿色胃液,又呕了几口就停下了。

  这次阿玉躺下后,精神也恢复了不少,还冲萧凡笑了笑。

  萧凡也懂得脉搏,摸了以后,发觉她平稳许多,也有力了,这才松了口气。

  他忍不住轻声问道:“左虎到底是怎么发现你的,我没觉得哪里露出了破绽。”

  “喉结……”阿玉微微抬头,脖子动了动,却并没有看到喉结。

  萧凡恍悟,左虎此人观察入微,又是盛宝华的兄弟。他肯定是觉察到哪里不对劲,看到喉结的时候就确定了。

  解开了疑惑,萧凡安抚了一会儿阿玉,后者很快就睡着了。

  而萧凡一起身,冲着唐娜拱手道:“谢过了,这份情不会忘。”

  “我无所谓,只要你跟我们老板精诚合作就行。”唐娜很聪明,知道刚才自己的行为惹到了老板,现在努力补救。

  萧凡看向杨楠,冲她笑笑,抹了把头上的汗,说道:“见笑了,太忙都没招呼你。走,我们出去坐。”

  “今夜无眠,不着急,你先去洗洗吧,”杨楠并没有在意其他,今天的事情反而让她对萧凡多了不少好感。

  萧凡低头看了眼,身上又是血的又是汗的,当真不忍直视。

  尴尬的冲她笑了笑,转身进了主楼的浴池。

  刚脱了走进浴室,杨楠就走了进来。

  萧十三很是无奈,“杨老板,你就这么喜欢看我的身材?要是真喜欢,不如下来近距离观摩?”

  “你少臭美啦,刚才我看到你后院好几辆大卡车,正往翼楼上面搬东西。你的人还不让我靠近,你又在做什么勾当?”杨楠竖起了眼睛。

  萧凡靠在浴池边缘,一边撩水一边说道:“那是我从京州买回来的年货,这不没多久就要过年了吗?”

  “你唬鬼呢?买个年货你手下人死伤惨重?你在京州做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盛宝华呢?交给我,我给你记功。”杨楠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怎么?你想分杯羹吗?”萧凡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杨楠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还没有你那么功利,只是盛宝华涉及到很多大案。我需要用他来结案!”

  “他死了!”萧凡没有说谎。

  杨楠浑身一震,问道:“你杀了他?”

  “没错,他囚了我母亲五年,这是他应得的。”

  “……”

  良久,杨楠重重的叹了口气。

  萧凡就是一匹不羁野马,想要控制他几乎痴人说梦。可由他如此放任下去,终究也不是办法。

  她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跟他合作,让他如此肆无忌惮下去。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动用官方力量把他抓起来,让他好好接受教育,别再滥用私行。

  萧凡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淡然一笑,说道:“杨科,这世上最大的仇,莫过于杀父辱母夺妻。但说到底,这些都是私仇,我跟盛宝华可不止私仇。当初我为国家追查那批文物的时候,就与他结下了死仇。都是不死不休啊,我要不杀他,死的人就是我,我可是正当防卫……”

  “你倒是牙尖嘴利,这样一来,是不是我还要给你颁发好市民奖啊?”杨楠被他说服,一脸无奈的样子。

  萧凡嗨嗨的笑了起来,说道:“好市民奖就算了,只要你杨老板别盯着我不放就行了。”

  “我只盯作奸犯科的人,你要是心里没鬼,就不用害怕。”杨楠说完就要走,但不料水中伸出一只手,一把拽住她的脚踝。

  她愣了下,顺着手看了过去,却是萧凡正在贱兮兮的笑。

  她也并不慌乱,冷笑道:“怎么?想耍流氓?”

  “我才不会给你抓我的借口!”萧凡松开手,继续道:“既然都来了,不如我们继续聊聊林城的事情?”

  “我跟洛璃聊得差不多了,行动定在今天凌晨。你这边残兵败将太多,有我担任主攻,你坐地分赃就行。”杨楠耸耸肩。

  说到洛璃,萧凡心里也颇为感慨。

  要不是他让洛璃回来主持大局,那样今晚杨楠就不会来。杨楠不来,唐娜肯定也不会出现在随园。

  那样,阿玉可就真的没救了。

  这里面的巧合,只能用万幸来形容。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