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月到下午才回来,古玉龙累的跟孙子似得,脸上还青了一块。

  问他什么也不说,只说骑大象的时候被甩了一鼻子。

  萧凡不信,私下悄悄的问了韩月,才知道是被大黑揍成那样的。

  他心里暗自吃惊,那古玉龙功夫不低,竟然还吃了亏,看来对方那四个人未必就比他们差。

  尤其是那个高加索男人,沉默寡言,歪着头见人的眼光,就跟看死尸差不多。

  根据萧凡以往的经验,这种人绝对难缠。

  晚上有人送了吃的来独栋别墅,大家围坐一堂,终于吃到了东南亚的特色饭菜。

  冬阴功不错,咖喱角也不错,萧凡忽然发觉东南亚原来也有好吃的。

  刚放下筷子,韩月就宣布,“明天去罂粟种植基地参观,晚上大家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回国。”

  杜三吃了玩,玩累了睡。平时倒是对大家很和气,但就是不管事,全都是韩月在跑。

  萧凡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

  吃完之后,杜三腆着肚子又回去唱歌,只是换了两个白娃。

  萧凡看天色不错,跟韩月打了个招呼,想出去溜达圈。

  “我跟你一起去吧!”没想到韩月跟了上来。

  “你已经跑了一天了,早点去休息吧。”萧凡有些不忍。

  韩月笑着摇头道:“今天我们没有跑远,跟着海哥出去转了圈,都是坐车。”

  “你能全权代表老板吗?”萧凡很诧异。

  韩月怔了下,立即摇头道:“不行啊,只是现在还没有最后碰头,老板又不愿意出去跟人砍价还价,只能我代劳了。”

  “你一个女人不容易啊,这里不比国内,有事你随时给我打电话。”萧凡说的是真心话。

  韩月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点头道:“行,你的好意我领了。”

  两人说话间到了主楼与独栋别墅中间隔着的那片草坪前,此时西面正是夕阳西下,晚霞特别美丽。

  只是在他们身后,有两个身穿绿军装的男子,远远的缀着,显然是盯着他们。

  两人也明白这里的规矩,没太在意,并排坐到草坪边的长椅上,看着晚霞开始出神。

  “听说你在国内有很多红颜知己,在想她们吗?”韩月忽然开口问道。

  萧凡摇头,“女人是留到晚上想的。”

  “那你在想什么?想男人?”韩月说完她先自己笑了起来。

  萧凡也莞尔,“我在想,日坤到底有多少手下?看着满院子跑得人,至少能有一个连。”

  “日坤武装号称一个团,但应该是七百人左右。这座大院驻有两百人,在毒品基地还驻有五百多人。并且拥有十几人的近卫雇佣兵……”

  韩月竟然了解的很清楚,而且没有对萧凡隐瞒,一口气全说了。

  后者有些目瞪口呆,两百多持枪分子,他要怎么才能从这么多人手里抢走日坤?

  指望得到对方的信任,然后把对方偷出去,这种把戏是需要时间的,对他来说没可能。

  其次就是硬抢,可他真的没有万军从中取上将人头的能力。就算有勇气,没能力也是白送死啊。

  就在这时,韩月忽然说道:“萧凡,不管你这次南下有什么目的,我希望你都安稳下来。在金三角,有枪有炮才能肆意而为。”

  “我能有什么目的,你别多想。”萧凡笑笑。

  “希望是我多想,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回国。”韩月说着,伸手过来,抓住他的手。

  晚霞染红了西边的天,黄昏的气氛有些暧昧。

  萧凡刚要讪讪的把手收回去,韩月又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我很庆幸遇到你,要不然在湄公河就被淹死了。”

  “淹死的不是美姬吗?什么时候变成你了?”萧凡玩笑。

  韩月噗哧声笑了,“你啊,总是没正形,可你又对谁都能舍命,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只对朋友跟亲人舍命,别人我才不管呢。”萧凡纠正。

  “是啊,你把我们都当成朋友。”韩月的声音有点苦涩,似乎有其他的意思。

  两人依偎在一起说着话,却不知何时有个老头,正低着头在不远处修剪灌木。

  他戴着草帽,拿着一把大剪刀,正仔细的把冒头的灌木一根根剪掉,然后恢复齐齐整整。

  忽然韩月轻声问道:“萧凡你快看,那个人是日坤不?”

  萧凡扭头看去,我勒个去,日坤这老小子竟然有这么个爱好。

  有钱人总有自己的消遣爱好,比如杜三总是喜欢搂着美女嗨歌,盛世清与封四爷则喜欢收集各种宝贝。

  而日坤,竟然喜欢修剪灌木,整理草坪。

  萧凡只觉得眼前一亮,这或许就是个机会。

  下次等黄昏的时候,直接把老家伙拖到灌木丛中,然后……然后肯定是逼问了。

  不过他刚起了这心思的时候,却猛然感觉一道犀利的气势从左侧直奔他而来。

  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却见左边灌木后的长椅上,那个高加索男人正直直的看着他。

  见他看了过去,对方也不避讳,依旧冷冰冰的瞪着他。

  这个人的目光很可怕,冰冷异常,毫无感情可言,形同丧尸。

  萧凡刚要放出浑身战意,却忽然被韩月拉了拉。他立即反应过来,赶紧收敛起身上的气势。

  那高加索男子这才缓缓扭开头,然后再次变成一座冰雕一样,静静的坐在那。

  萧凡几乎没有发觉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虽然他没敢在这种地方放出精神力探查,但至少也该有本能的警惕才对。

  日坤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草坪对面,隔着很远他没发现很正常。

  可高加索男子就在他们一条线上,准确的来说并不远,但此人的出现,却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杨楠曾说过,日坤的身边藏龙卧虎,自己的确应该更加小心谨慎才对。

  “需要跟日坤打招呼吗?”他低头问韩月。

  后者摇摇头,说道:“对方戴着草帽,应该是不想跟我们交流。走吧,我们回去吧。”

  两人起身回到独栋别墅,大家都在客厅默默坐着,很少说话,只有杜三房间的嗨歌声不断传出。

  不能随便出门的窘迫,让大家都倍感无聊。

  “我们继续玩打牌吧?”段天涯也实在受不了了。

  要是在内地,他肯定选择跟萧凡切磋切磋。但这里不行,大家不能暴露实力,也要保存力量。

  所以他这个从来不打牌的人,今天才学会之后,就有点放不下了。

  “玩什么牌,算上我。”古玉龙也凑了上来。

  “我也无聊的很,一起啦。”韩月也凑上来。

  “这么多人,牌九吧,我坐庄。”

  萧凡喊了声,众人纷纷应了下来。

  但这里没工具,古玉龙跟外面的人熟络,自告奋勇出门借东西。

  等了一会儿,他牌是借回来了,结果大黑、二黑跟佩妮也来了。

  还有几个绿军装头目样子的男子,也兴致勃勃的要来参加。

  萧凡索性把长餐桌搬到客厅,分了几门,自己坐在主位上。他发牌,韩月帮忙收钱发钱。

  人多热闹,终于算是不无聊了。

  但萧凡并不是真的为了排挤寂寞才这么干,他跟这帮人混熟是自有用意。

  他带的现金不多,两把下去就输光了。

  “靠,太扫兴了,我来。”大黑说着要坐庄。

  “说谁扫兴呢?我手机要是能接外线,分分钟提几百万出来。”萧凡不满的说道。

  二黑在旁边跟着起哄,“你有几百万吗?别说大话!”

  “没钱就往后坐,让我们来。”那几个绿军装头目也很不客气。

  萧凡脸上挂不住了,正要撸袖子干。

  韩月不忍心扫他面子,说道:“我手机能打外线,给你转账用。”

  “分分钟钟的事儿!”萧凡拿起手机给银行打了电话,又皱眉看向众人,问道:“你们谁能兑我现金?”

  “我房间有两百万美金,你按照普通汇率给我转就行。”佩妮回了句,然后递上一张卡来。

  萧凡于是把自己一千多万转到了佩妮的账下,后者不等收到钱,就已经回自己的住所把钱提来了。

  咔的两百万砸在桌上,全场顿时喧嚣起来,那两个头目的眼睛都绿了。

  萧凡要的就是这效果,粗声粗气的喝道:“说谁没钱呢?说谁没钱呢?这是什么啊?”

  “牛……我收回刚才的话……”众人纷纷打哈哈。

  萧凡哈哈大笑起来,一边装作洒脱,一边悄悄的打量韩月的手机。

  没有任何痕迹,她的手机没有被拆开过,她代表了特殊。

  但具体是为了什么,萧凡想不明白。

  难道只有他们四个人的手机是被动过手脚吗?

  萧凡不能表现出异常,他很随意的把手机拿给韩月,手上快速的洗牌,嘴里吆喝道:“都别傻愣着,下注了,豹子翻倍啊……”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