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学校后,享受周围敬畏的目光,陪着校花学习,一起进步。

  中午跟校花同桌而餐,晚上再到培阑书斋外的枫杨树上蹲守,一边欣赏校花真空上阵的美色,一边感受秋季的凉爽。

  偶尔到了不感兴趣的课程时,去松园心理咨询室内的放松椅上躺躺,舒服的毛孔都舒张了。

  晚上与美女导员冷眼相视,再擦肩而过,回房后小酌一杯,打完十段锦后倒头就睡。

  次日依旧是早起,不过没有再打拳,而是苦练风磨棍。马老从旁指导,赞他进步神速。

  如此循环,一周的时间眨眼而过。

  可他越来越不安,因为随着时间推移,他跟燕美人的约定就没剩几天了。

  他不相信对方会不采取行动就放弃,可对方会如何行动,他却一无所知。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压力陡然增加。

  不能失误,否则五十万就打水漂了。

  下午的时候,马教授在阶梯教室授课,历史系去的人不少,没去的也不会被点名。

  他趁着这个时间,跑到了松园,在欧阳茜的放松椅上睡了觉。

  这玩意说是椅子,实际上是个舒适的单人沙发,能后仰躺下,还有音乐,很容易放松。

  欧阳茜给他倒了杯水后,就在旁边看书,偶尔有人来的话,会到博古架相隔的屋子聊几句,或者开点药什么的。

  窗外是小河流水,水车滚动,还有阵阵鸟语花香。窗内是美人相伴,红袖添香,真舒服的能让毛孔全部张开。

  一觉醒来,外面竟然黑了。萧凡赶紧起身问道:“几点了?我是不是睡过头了?”

  “没有,刚到饭点,今天该让我请你了吧?”欧阳茜整理了一下东西,把手机跟车钥匙放在包里,起身关窗。

  萧凡却没有丝毫吃饭的心思,他急切的问道:“谢依晨呢?她会不会一个人在书斋?”

  “这个点她应该就是在书斋啊。”欧阳茜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他面露紧张,快步往外走去,说道:“快去取车,我们回书……我们跟谢依晨一起吃饭。”

  “你似乎很紧张她?”她歪着头,余光紧盯着他的眼睛。

  他怔了下,心想差点给发现了,咳嗽了声,说道:“那是当然,窈窕美女君子好逑,何况谢依晨那种洋娃娃级别的美少女呢?”

  “少贫了,我已经给她打电话了,她现在该下楼等我们了。”她笑了笑,没有追问。

  萧凡松了口气,刚通话,说明没有出事。

  他赶紧催着欧阳茜取了车,很快就到了培阑书斋楼下,谢依晨正盈盈的站在那里冲他们招手呢。

  他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这被旁边的欧阳茜都收在了眼底,她做出个略有所思的动作。

  接到谢依晨后,欧阳茜把车开到了一家私房菜馆外面。

  这个点里面已经爆满了,一多半是学生。萧凡带着两大校花进去之后,立即引来了一阵窃窃私语。

  萧凡本以为要等座,谁知道欧阳茜报了名后,立即就被安排在了不错的卡座内。

  几人坐下后,欧阳茜先递了菜单让萧凡点,后者推辞后,她轻松的选了菜品,搭配的很好。

  这个女人心思缜密,做事极具前瞻,安排事情滴水不漏,可谓是照顾的面面俱到。

  无论是让她管家,还是让她做助理,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只是,她太优秀了,她未来的成就,绝不会屈于人下。

  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又忽然响起一阵呼声,接着是更加激烈的议论声。

  他们转头看去,却见从门口进来几个年轻男女,当先那个帅气冷酷,唇红齿白,神似韩剧里的男主。

  他怀里楼着个妖娆的美女,美女手上挎着LV包包,包包里装着杜蕾斯……

  呃,最后一项是萧凡猜到的,因为这是个死循环,八九不离十的。

  “这就是刘千阳,林城大学的校草之一,很风流。”谢依晨厌恶的哼了声,显然不喜。

  萧凡恍悟,问道:“他旁边的美女就是李新亮的女朋友?难怪要拼命,长得确实还可以。”

  “什么眼光啊,首先,她长得没我俩漂亮。其次,出事后他怕受牵连,早换了。那女的闹自杀,还是我们导师去劝的。”欧阳茜白了他一眼。

  “是是,你俩最漂亮。”他可不敢得罪俩大校花,赶紧改口。

  服务生带着刘千阳入座的时候,刚好经过他们的卡座。谢依晨跟刘千阳虽然不是从小一起玩到大,但是也认识已久。

  毕竟,刘子峰跟刘千阳是堂兄弟,哪怕林城刘家早就开枝散叶,逢年过节也会互相走动。

  谢依晨小时候跟着刘子峰玩的时候,少不了与刘千阳见面。

  “咦,这不是依晨吗?还有欧阳大美女,好巧啊。”刘千阳很热情的主动跟她们打招呼,不过压根没看萧凡一眼。

  两女也随意的敷衍了几句,并没有邀请他入座。他身边的美女催了几句,他就歉然的点点头,带人上楼去了。

  表面上很有礼貌,颇有大家公子的绅士风范。

  但萧凡摇了摇头,说道:“只知新人笑,哪闻旧人哭?此人不可托付终生。”

  “说得好,我赞成。”谢依晨举手支持,欧阳茜也立即举手,三人相视而笑。

  吃过饭后,他怕欧阳茜送他,谎称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径直回了培阑书斋,为了不出问题,这次换了一棵树蹲守。这次更靠近欧阳茜的卧室,角度偏离了点,但还能监视到主要房间。

  半个小时后,培阑书斋内的灯光打亮,谢依晨跟欧阳茜走了回来。

  她们先分别回了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萧凡这次是真的没想过要偷窥,可是欧阳茜的衣柜角度,刚刚是他藏身树梢的地方,他想不看都不行。

  怎么说呢,别看她平时穿着比较保守,但是当解开束缚的霎那,还是让他差点窒息。

  她的身条丝毫不比叶梦瑶的差,甚至有两条远超对方的美腿。

  她换了套宽松的家居服后,扎起马尾,走到二楼的望台,凭栏眺望了会儿,忽然冲客厅准备练瑜伽的谢依晨说道:“依晨,来聊几句。”

  “要聊什么啊?要不要我给你泡杯茶?”谢依晨说着走了过来。

  欧阳茜摇了摇头,转身背靠着栏杆,笑着问道:“你说萧凡这个人怎么样?”

  萧凡在树上听的差点一头栽下来,这女人没事儿的时候原来都是聊男人啊。

  “怎么突然问这个?思春了?”谢依晨调皮的嘟嘟嘴。

  “你难道没发觉,他对你特别好吗?迁就,紧张,甚至呵护,他简直就像是你哥哥。”欧阳茜旁观者清。

  谢依晨皱眉想了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没看出来啊,就觉得他人还不错,勇敢自信,彬彬有礼。不过太暴力了,还霸道。”

  “真羡慕你的纯真!”欧阳茜感慨了声,顿了顿说道:“可能真如他自己所说,他只是单纯的喜欢你。”

  “他喜欢我?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谢依晨愣住了,见闺蜜笑而不语,小手拍拍脑门,说道:“他这个人神秘的很,给我的感觉是表面上跟你很近,可实际上却很远……”

  欧阳茜的心里咯噔了下,她看到了谢依晨眼中的一丝喜色,看样子,她对这个新生不止有好感。

  转过身,她看着远处的夜景,说道:“他之所以拒人千里之外,是因为有心结,很深很久远的心结,我看不透。”

  藏身树上的萧凡心里听的震惊不已,欧阳茜这个心理学高材生真的不是浪得虚名,就因为那天在法国餐厅他的失态,就能切中要害。

  谢依晨略带急切的问道:“心结?我看他挺正常的啊,能有什么心结?”

  “他不愿意敞开这扇心扉,我就无法得知。不过我猜到,与他那块旧手表有关系。”欧阳茜的分析很到位。

  谢依晨蹙眉想了想,忽然点点头,说道:“我想起来了,他有个很明显的习惯性动作,一紧张就摸表。”

  正在树上摸表的萧凡立即拿开了手,妈的,老子知道今天才发觉自己这个小动作,校花竟然发觉了。

  他前些天去换了条表带,只是摔在地上后,那块表出了故障,指针已经不走了。

  “看样子,你也很在意他。”欧阳茜笑了,

  谢依晨羞红了脸,转身跑回客厅,远远说道:“我被你带到沟里了,是你在意他,不是我。”

  两个女人的话题,能够围绕一个男生这么久,这说明她们俩都在意这个男生。

  当然,只是在意而已。

  接下来她们没有再交流,依旧是平时她们做的事情,谢依晨练瑜伽,欧阳茜看书。

  她们是平静下来了,可萧凡却心潮起伏。

  难道这俩美女都看上他了?这简直就是齐人之福啊。

  不过,自己是该选纯真可爱的洋娃娃呢,还是该选身材超赞的知心邻家女呢?想想真是让人头疼啊。

  清冷的夜风袭来,他打了个寒颤,总算是醒悟了过来。

  说到底,自己只是个匆匆过客。可能过了今晚,任务结束,自己就该拿钱走人了,哪里还有什么后续?

  再说人家什么家境,自己什么身份,人贵有自知之明!

  因为前些天出了事,培阑书斋每天都有保安在附近巡逻,不过他们是在晚上十点熄灯后开始巡视,在此之前,学校内人流如织,还是很危险的。

  前些天萧凡守到十一点会走,因为他跟燕美人约定的日子还早,他也不担心。

  但是今天算算已经没时间了,到点后他就没有走,而是留在树梢上继续等待。

  谢依晨房间的灯灭了,她去休息了。欧阳茜的没灭,因为她看书看的在桌边睡着了。

  到了十二点的时候,萧凡有点撑不住了,上眼皮使劲的干下眼皮,两个都快打的合二为一了。

  就在他快睡过去的时候,树身又是一阵摇动,他立即转醒。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