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凡羞愧难当,他心里对谁都充满了愧疚。他对叶梦瑶有了感情有了责任,可他也承认心里永远会有欧阳茜。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叶梦瑶却走过去,对欧阳茜喊道:“小贱人,我警告你,不准再勾引他,否则让你好受。”

  “闭嘴!”萧凡知道叶梦瑶为人霸道,嘴巴很不留情。知道说下去会伤的更深,立即把她拽着往外面走去。

  可叶梦瑶还不解恨,冲着欧阳茜喊道:“你这个小三,你这个破坏别人感情的贱人。”

  啪……

  萧凡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她太过分了,她对欧阳太尖锐了。

  “你打我,你竟然为了她打我!”叶梦瑶当时就懵了,昨天还千般温存,万般柔情,今天就大巴掌呼了上来。

  她推开他,哭着跑了出去。

  萧凡也有点后悔,怎么着都不该揍她。

  可不揍她,难道杀了她吗?那张嘴可真恶毒!

  欧阳茜也看傻了,她抱着的毯子滑落下来也不自知,她摇着头哭诉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已经准备放下了,我没想过要破坏你们的感情,我……”

  “欧阳,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萧凡怕她心里留下阴影,等她抬头后,说道:“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伤害了你。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不,是我的错。我不该洗红酒浴,可那是我买给你的,我不想留着这些,倒了又可惜!”欧阳茜心里乱了,她用力的摇头,无法直视他的眼睛。

  她把准备跟他一起喝掉的红酒,全都倒掉,也算是放下过去的一种做法。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谁也没想到萧凡会冲进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萧凡到底是男人,这个认错态度还是有的。

  “你该去追她了!”欧阳茜忽然说道。

  萧凡点点头,毕竟叶梦瑶才是他的女朋友。

  可刚出门,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接着毫不犹豫的转身跑了回去。

  欧阳茜守着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在用力的切自己的手腕,看那力量,用不了就下就会开。

  “不要!”萧凡大喊一声,飞也似的冲上来,一把抓住了正在挥舞的刀刃。

  欧阳茜拍打着他的胸膛,说道:“不用你管我,你走开,走开啊。”

  萧凡用力夺下水果刀,伸手把她搂入怀中,她挣扎了会儿,哭着平静下来。

  良久,她终于冷静了下来,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心理医生就像摆渡人,我能渡的了别人,却渡不了自己。十三哥,对不起,我无法自拔。”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萧凡叹了声,说道:“说了要放下,可谁又能轻易放下?”

  欧阳茜擦了擦泪水,说道:“昨天我来不及跟你解释,其实我并不是故意拖延时间,我刚给你拨出去电话,手机就被人抢走了。我开车太急蹭到别的车,被纠缠了十分钟左右,真的对不起……”

  “我注意车损了!”萧凡点点头,说道:“对不起,昨天我不该对你说那种话。”

  “你去找她吧,我不会再做傻事了。”说清楚以后,欧阳茜这次是真平静了。她最在意的,其实是他昨天对她的误解。

  萧凡却摇头道:“我也想清楚了,我不惯着她,这大小姐的脾气要是不治治,我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一边说,一边把毯子给她披在身上,遮住那姣好的身子。

  他起身往外走了几步,又忍不住转过身来,对她说道:“你是心理医生,你肯定懂得深埋这份情感。不要再做傻事了,不值得。”

  “你的手受伤了,记得包扎!”欧阳茜叮嘱了声。

  萧凡没应,直接出了培阑书斋,然后跑回去上课了,真的没去管叶梦瑶。

  后者在办公室赌气坐了老半天都没等到道歉,中午连饭都没吃,直到晚上回去,才看到萧凡坐在客厅看书。

  “哼!”她重重的哼了声,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其实一天的时间,她的气也消了很多,可就是拉不下面子。

  萧凡听到她的声音后,故意不理她,转了个身继续看书。

  叶梦瑶正要上前跟他打招呼,这才看清楚萧凡看的书是纯英文版的《驯悍记》,她当时就气的脑壳儿黑了。

  这本书在国外很受推崇,讲的是一个男人如何驯服自己的悍妇。

  萧凡小时候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有过专门的外教,因为英文可以增加泡妞分数,所以他学的比较用功。

  叶梦瑶的英文跟他的水平也差不多,想了会儿才想到是这本书。

  “你太过分了,我哪有彪悍啊?”她说着上去冲着他就是一脚。

  她从表面上来看,大家闺秀,仿佛古代仕女,典雅庄严。可她的内在,却藏着一头母恶魔。

  萧凡看着她准备又踹过来的脚,说道:“你还说自己不彪悍?”

  她这才收回脚去,可很不开心,又觉得特别委屈,直接扁起了嘴巴,眼眶里的泪水一阵阵打转。

  萧凡见谢依晨在楼上,欧阳茜又没回来,索性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快速的跑回了房间。

  她一边挣扎,一边打骂,抓的他胳膊跟肩膀全是血痕。

  可他还是把她给日了!

  所谓一炮泯恩仇,这并不是没有道理,这是实践检验出的真理。

  事后,他点了根万宝路,靠在床头上优哉游哉的抽着。

  她爬起来趴在他胸口,一边画圈圈一边说道:“你真坏,简直坏透了,要气死人家。”

  “我们寄人篱下,你好歹拿点心,别再整幺蛾子了。好吗?”萧凡对她很是头疼。

  “好啦,人家知道了,以后我对那个小贱人……”叶梦瑶嘟嘴说着,见萧凡瞪眼过来,立即说道:“哎呀,反正我会对她好点的。”

  她被彻底的征服了!

  萧凡把手伸进被窝内,一边乱来一边说道:“人家昨天可救过你,你别忘恩负义啊。”

  “知道啦,回头我送她礼物。”叶梦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谢依晨在外面喊吃饭,原来欧阳茜已经做好了饭,煮的阳春面。

  她的手艺比叶梦瑶的强很多,萧凡立即穿好衣服出去了。

  谢依晨后知后觉,一边让位置一边问道:“你们俩在房间干什么呢?还反锁门,做啥坏事呢?”

  “嗨,还不是研究那个武穆遗兵嘛。”萧凡老脸一红。

  谢依晨没察觉,追问道:“研究出什么眉目了没?”

  “差不多了,等我再翻几本县志,基本上就能确认了。”叶梦瑶从房间里走出来,随口接了话茬。

  欧阳茜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双颊绯红,头发有些凌乱,自然明白他俩刚才做了什么,顿时把头扭开了。

  “我真佩服你,那么有耐心翻书,要是换我就不行。”谢依晨由衷的说道。

  叶梦瑶笑了笑,直接把碗放在欧阳茜面前,后者正要给她盛饭。

  萧凡把碗放了下来,弄出了一点声响。

  叶梦瑶气鼓鼓的冲萧凡白了眼,但还是自己拿起碗去盛饭了。

  盛好后她说道:“对了依晨,有几本县志的手抄本在楼上的书房,今天晚上我想去看看,你能借我钥匙吗?”

  萧凡被吓了跳,哪有直接跟人家要那么重要房间的钥匙,人家肯定不会给你……

  “好啊,密码是我的生日,不过换成指纹锁了。你们要是谁想看书的话,我帮你们录入新指纹。”谢依晨半点没犹豫。

  噗……

  萧凡喷了点面条出来,赶紧摆手道:“抱歉,抱歉,呛到了。”

  他发觉自己果然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谢依晨的纯真,已经到了完全相信任何人的地步了。

  他还搞了半天指纹·套,他还暗中留意密码,这全都是无用功。

  饭后他是录入指纹直接进入了书房,叶梦瑶在翻找县志,而他则找出那本泛黄的笔记本看了起来。

  翻开第一页,四个钢筋大字呈现在了面前——谢鹏手札。

  这让他略有点诧异,这个谢鹏是什么人?跟谢培阑什么关系?难道是谢森的兄弟?

  当他翻开第二页的时候,他知道了原因。

  “谢鹏,字培阑,号独眼居士。从事古董行业三十年,从事教育行业十五年,万宝斋创始人,林城大学终生名誉校长。余前半生潇洒不羁,后半生静心执教,终不枉堂堂七尺。然偶有憾事,每每念及,愧疚难当。今留书于此,以戒后人。”

  下面又潇洒的写了行诗句:闲观岁月清执笔,笑看风云醉吟诗。

  光从这寥寥几笔,就能看出培公是个性情中人,而这笔记,则更像是家书。

  萧凡翻了几页,前面都是些废话,无非告诫家人向善,做人要实诚等。

  直到第十页,萧凡终于找到了关键的东西。

  “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失误,也是无法原谅的失误……”

  原来培公是个独眼龙,难怪他字号独眼居士。而他少了一只眼的原因,正是这个最大的失误造成。

  过去他还没有创建万宝斋的时候,他在当时林城最大的古董行“敬宝斋”里做大掌柜,也是当时狮子园最著名的掌眼之一。

  一日,一名叫赵春的中年男子来敬宝斋兜售一件名画——女史箴图卷。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