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龙看到欧阳茜的样子,心下就明白过来,看样子自己的外孙女儿对萧凡是动真心了。

  他叹了口气,没再继续为难萧凡。

  不过愤怒的薛家林冲了上来,欧阳茜再度拦住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薛家林冲着欧阳茜大声的喊着,喊过之后,他又大声说道:“我们是订过婚的,你是我未婚妻啊。”

  萧凡本就如同死灰的心,再次遭遇雷劈。

  他为了不牵连欧阳茜,所以选择不公开恋情,而欧阳茜也答应了他。

  现在看来,他不得不怀疑这压根就是欧阳茜所希望的,因为她已经有了未婚夫,公开来了对她也不好。

  这跟当年的楚蔷薇是多么的相似,只是蔷薇从始至终都没有骗他。

  他是在明知道对方有未婚夫的情况下,还死缠烂打的追人家。

  而欧阳茜却欺骗了他,这点让他如何原谅?

  “情不知所起故一往而深!”欧阳茜回头看着萧凡,目光中充满了深情。

  萧凡吐了口血沫子,骂道:“少他妈给我装,你喜欢的是我下面的大家伙吧?”

  薛家林瞠目欲裂,看得出他的确是喜欢欧阳茜,却没想到被人截胡。

  “你是谦谦君子,过去从不龌蹉。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伤你太深!”欧阳茜秒变琼瑶剧女主。

  萧凡哈哈大笑道:“我龌蹉?你才龌蹉!昨天你还说我把你搞到腿都软了。”

  “你找死!”薛家林愤怒的往前扑去。

  欧阳茜再度拦在他面前,她目光坚定的说道:“你要是敢伤害他,我立即死在这里。”

  “啊……”薛家林咆哮了起来,拳头狠狠的在旁边的树干上砸了一顿,随即狂奔而走。

  萧凡则吃力的爬了起来,一把把欧阳茜推开,骂道:“滚,别在老子面前晃,你现在在我眼里跟一坨屎差不多,看见你我他妈就恶心。”

  “十三你听我说,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这都是家里安排的,我爱的只有你。”欧阳茜哭着拽住他。

  萧凡转过身来,红着眼说道:“所以你愿意做我的情人!是因为你压根就准备跟他结婚,然后再偷偷的跟我玩?这么干,好玩吗?”

  “不……不是的,我有想过只做你的女人,但是我需要点时间。薛家林的父亲是林城首富,与我父亲是世交,就算要拒绝,也要找个适当的机会……”欧阳茜哭着解释道。

  “首富?哈哈……我明白了……”萧凡大笑了起来,难怪连史铁龙都这么看重薛家林,原来是林城首富之子。

  笑罢,他忽然探手抓向欧阳茜的怀中,史铁龙要扑过来,欧阳茜抬手制止了。

  萧凡快速的从她怀中拽出了那块逝水流年的玉牌,接着狠狠的扯了下来,然后高高扬起。

  “不!”欧阳茜现在才明白萧凡要干什么,她几乎是绝望的呼喊了出来。

  可早已经红了眼的萧凡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猛地把那块玉牌砸在了脚下的石板上,随着一声响,那块质地上乘的玉牌,四分五裂。

  摔完他哈哈大笑起来,摊开手,说道:“我们的感情就跟这玉牌一样,从此以后,再无可能聚合。欧阳茜,我们玩完了!”

  “哇……”欧阳茜也彻底的崩溃了,她直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面前是支离破碎的玉牌。

  史铁龙过来扶住他,恶狠狠的瞪着萧凡,他喊道:“萧十三,你求艺不成,污言秽语毁茜茜清白,简直可恶。”

  萧凡心里再次一怔,他重新认识了史铁龙,这个宗师级的人物,修身却没修心。

  他想起了那日师父与杰斯的对话,师父似乎对史铁龙嗤之以鼻,称其为伪君子。

  如今看来,还真是自己瞎了双眼,竟然来向此人求技。

  “外公,他向你求什么?”忽然,欧阳茜抬起头来。

  “铁布衫!”史铁龙冷哼道。

  “给他,他需要这项绝技,否则两个月后他会没命的。”欧阳茜心系萧凡,在心理重创之下,还在为他着想。

  史铁龙对外孙女儿疼爱有加,犹豫了下,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本线装书,扔在萧凡面前道:“拿着它滚出武馆,从此以后别再骚扰茜茜与家林,否则我下次一掌要了你的命。”

  萧凡吃力的走了过来,忽然胸口一甜,忍不住又吐了一股鲜血出来,正好吐在那线装书上。

  他不去看欧阳茜担忧的眼神,而是一拉皮带,掏出大家伙,冲着那线装书就洋洋洒洒的撒了泡尿。

  史铁龙捂住欧阳茜的眼睛,拉着她向后退开。殊不知,他外孙女儿早就见习惯了。

  完事后,萧凡还抖了抖,这才把裤子拉好。

  “女人我不要了,绝技我也不要了,但是史馆主这一掌,我受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萧凡咧嘴再次露出那森然的牙齿。

  接着转过身,艰难的往门外走去。

  “啊哈哈……”一边走,一边畅快的笑。

  今日之辱,我萧十三铭记在心。

  史铁龙愤而要追击,但是被欧阳茜死死的拉着。她对萧凡的心,没死!

  史铁龙一转头,冲徐坤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拿来的东西给我扔出去!”

  萧凡一路在众人愤怒的眼神下出了孙氏武馆之后,刚过转弯,张口就吐,吐的全是血块。

  史铁龙作为宗师级的人物,竟然对他下如此狠手,这让他认识到了此人的狠辣。

  他勉强撑到车边,刚坐进去,结果徐坤追了上来,手里提着他带的礼物。

  这更让萧凡诧异,史铁龙下手狠就算了,气量还这般小,根本不配做宗师。

  倒是徐坤满脸尴尬,把东西给他放在后备箱后,说道:“萧先生,我多嘴一句啊。薛家林很在乎欧阳茜,你跟他硬来,日后可要多加小心。”

  “该小心的,是他!”萧凡冲他笑了笑,努力踩下了油门。

  刚过长街,迎面一辆陆地巡洋舰驶来,他正要打方向盘避开,但是内伤袭来,他胳膊上的力道散去,随着嘭的声撞了上去。

  对方的车门一开,从上面下来一个矫健的身影。

  萧凡看清楚那人的脸后,眼前一黑,当场晕了过去。

  史铁龙的那拳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了,他的内伤已经到了极致的地步,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而醒来的地方,则是他曾经租住过的澄湖酒店。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中药的味道,看样子是有人在帮他熬药。

  他现在最不想要看到的是欧阳茜,可心里期盼的又是她。他甚至希望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可周身的痛楚又时刻的提醒着他。

  他撑着想要坐起来,不过牵扯到了内伤,他忍不住痛呼了出来。

  “你醒了?”旁边客厅传来一声欣喜的喊叫,紧接着有人走了进来。

  是洛璃,是她把萧凡从武馆外面带到这里的。这三天内,也是她在照顾他。

  “我睡了多久了?”萧凡努力撑起身问道。

  “三天了。”洛璃答道。

  萧凡咳嗽了声,说道:“那老东西下手可真狠,等着,这场子我迟早找回来。”

  “你放心吧,昨天干爹来看了你,然后就走了。我听到他打电话让人帮忙查,我估计干爹这次要出手。”洛璃扶住他说道。

  萧凡心里一阵安慰,公孙让还是很疼他的。

  洛璃忽然又问道:“你为什么会去孙氏武馆呢?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天地公司的猎人,是不准与孙氏武馆接触的吗?”

  “纳尼?还有这规矩,谁定的?”萧凡怔了下。

  洛璃见他这反应,就猜到他可能并不知道,于是想了想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干爹定规矩的那会儿,你还没来公司呢。不知者不怪罪!”

  “真有这规矩啊?你知道为什么吗?”萧凡沉吟了起来。

  洛璃摇了摇头,她说道:“我只知道干爹似乎与孙氏武馆的史铁龙有旧仇,其他的就不清楚了。以前孙氏武馆有个高手去云城踢场子,干爹授意破军给打残了。”

  看来是积怨已深啊!

  萧凡心里充满了疑窦,同时也后悔自己太过鲁莽,竟然闯到仇人家里求学绝技。

  也幸亏他最后拒绝了那本铁布衫,要是他真学了,只怕公孙让要废了他的功夫不可。

  两人正说着话,门被敲响了,紧接着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这人一字胡,黑着一张脸,赫然是公孙让。

  “臭小子,这次没死算你命大。”公孙让走过来坐在床边,没好气的说道。

  萧凡装作痛不欲生,一边呻吟一边道:“就差一点了,要不是阿璃来得早,我可能早死了。”

  公孙让伸手摸上他的脉搏,片刻道:“恢复的还算不错,不枉我给你吃了那么多灵丹妙药。”

  “谢谢干爹。”萧凡嗨嗨笑道。

  随即公孙让再次沉下脸来,他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滔滔湖水,冷冷的说道:“你放心,这次你不会白白受伤的。他伤我宠儿,我也要让他爱徒受同样的伤。”

  “干爹,不用你动手,等我养好病,我亲自去料理。”萧凡大声说道。

  公孙让摇摇头道:“这不是你与薛家林的仇,这是我跟史铁龙的过节。要不是他躲在孙氏武馆内不出来,我早把他干掉了。”

  “师父既然与他有仇,为何不去武馆内找他?只要我们兄弟一起,别说他那些不成器的弟子,就是整个林城武林,也不在话下。”萧凡大言不惭的说道。

  公孙让被他逗笑了,说道:“我曾经立誓,此生不再踏入孙氏武馆半步,否则岂能容他活到现在?”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