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检察院出来之后,阿玉说道:“现在王兵的案子结束了,我们应该把重心转移到珐琅瓶上了,听说其他两家都有了重大突破。”

  “不,这个案子还没有完,我现在就去罗成物业取那张内存卡。阿吉,我还需要你的飞行器,让死鱼准备入侵。”萧凡跟干练的决定了这一切。

  阿玉跟阿吉对视了眼,眼中都有些难言,还是前者犹豫了下说道:“老板,我们是不是管的太宽了,找到王兵,我们的任务就等于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让检察院去做吧。”

  “任何服务,都要有售后吧?我们工作室现在需要口碑,决不能做这种有始无终的事。何况,他们低估了周波,是要吃亏的。”萧凡顿了下,又说道:“说白了吧,我要把周波搞死,不能让他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那好吧,我们现在去罗城吗?”阿玉与阿吉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走!”萧凡点点头。

  刚上了车,电话来了,陌生号码,不用猜,也知道是周波的。

  萧凡摁了录音,随即笑着问道:“有何贵干?”

  “萧先生,误会啊,今天抓半人的事情是上面下的命令,我也是奉命行事,兄弟可要体谅则个。”周波打着哈哈。

  “谁是你兄弟啊?你怎么这不要脸啊?上来就套近乎啊?”萧凡可不给他脸。

  周波那边估计气得够呛,但还是努力的讨好道:“萧先生啊,以前呢是我做得不对,我现在向你道歉。我已经放了阿瓦了,现在我就放了半人。”

  “半人的罪顶多关几年,不必枪毙吧?可南山瓷窑那么多条人命,总要有人来偿。”萧凡冷冷的说道。

  周波那边沉默了片刻,犹豫了下,干脆的说道:“五千万换王兵,干不干?”

  “哇,很会做生意嘛。你们在罗城空手套白狼,赚了有几个亿吧?南山瓷窑造假的生意也不错,替你们洗了不少黑钱吧?”萧凡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查我们?”周波的声音冷了许多。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心里没鬼怕我查吗?”萧凡的声音充满了得意。

  周波咬牙道:“你想要多少?”

  “你能给多少?”萧凡反问。

  “最多八千万,再多就不行了。这钱不是我一个人拿,好几个老板呢。”周波沉声道,他之所以没有防备,主要是因为他现在不仅方寸大乱,还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在他看来,如果萧凡把王兵交给检察院,那么他就遭殃了。

  他认为萧凡肯定会来跟他谈条件,他为了掌握主动权,稍微等了下。

  可万万没想到,萧凡直接就去了检察院。只要再拿到监控视频,就直接能批捕周波了。

  “我说过,你已经毁了。你还是跟你的老板聊聊,该怎么跑路吧!”萧凡冷漠的挂断了电话。

  周波不死心,又打了电话过来,他大声的问道:“你到底要多少钱?不就是钱的事儿吗?你萧凡混到现在,不也是冲着钱去的吗?用得着装清高吗?”

  “你从随园抓走我的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今天?男人的脸,比钱重要,留着钱给你买陪葬品吧。”萧凡怒气汹汹的喊了起来。

  周波沉吟了片刻,最终冷冷的说道:“好,那我们见生死吧!”

  “好啊,看谁死的惨!”萧凡啪的关了手机,别说八千万,上亿他都不要了,他要的就是干掉周波。

  跟这种人他连废话都懒得搭,要不是为了拖延对方,他连电话都不会接的。

  说话间,已经到了南山罗城,这里以前是罗庄一个废弃化工厂。

  当年随着林城确定走高新技术与环保城市路子后,全市把所有可能造成污染的工厂就都关停了,这家化工厂也不例外。

  可这片地却成了工业用地,一段时还成了香饽饽,很多人都盯上了这里。

  因为工业用地便宜啊,在这里盖个厂房,里面搞几栋员工宿舍楼,那就能解决很多人的住宿问题,还能低价出售。

  这块地以前是化工厂工人集体的,这些工人全都是罗庄本地的人,这些年很多都赚了大钱,其中就包括王兵。

  所以外人想要承包这块地很困难,毕竟股东多嘛,还不太缺钱,所以无法全都谈下来。

  后来王兵赚了大钱回来,就开始一点点收购这块地,他一家家的收购,最终几乎把整块地都搞到手。

  可这时候,罗庄的几个痞子出来闹事,不仅给他收购造成很大影响,还明白了敲诈。

  他辗转从道上找来了周军,此人以前就是靠吃黑起来的,是南山一带著名的混子。

  他把罗庄的事情摆平后,与王兵成为了好朋友。

  一次喝酒的时候,王兵感慨的说,只要能让这块工业地变成商业用地与住房用地的话,那可就发大财了。

  他苦于没有门路,只能望洋兴叹。

  可周军一拍大腿说,你没有我有啊,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不过事成了我可要分一笔。

  王兵与周军一拍即合,并且许诺以股份相赠,还出了不少钱,让他上下疏通关系。

  周军利用周波在官面上的资源,耍了些手段,把罗庄于是就改造成了南山罗城。

  这下可了不得,这钱不知道翻了几百倍,利润一下子变成了数亿。

  王兵还想着好兄弟周军,分了他不少钱,可对方却给他戴了绿帽子。

  关系踢破后,王兵一气之下要踹周军出局,结果被对方以黑手段反制,差点没命。

  萧凡站在气派的罗城牌坊下,心生感慨,王兵的真心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下场,不可谓不悲哀。

  “这里有无线网,我们只要把设备放在无线区域内,死鱼就能破解掉。”阿吉跟死鱼沟通后,取出了一个无线传输装置。

  萧凡想了想说道:“把车牌换了,你们俩以看房的身份混进去,找到地方把设备装好。我在这里等个人!”

  阿吉跟阿玉点了点头,换号车牌后直接就开进了罗城。

  萧凡大约等了五分钟左右,一辆奥迪TT驶了过来,车子停好后,燕美人快速的跳了下来。

  她黑色的皮衣猎猎作响,到了他跟前后,直接踮起脚尖献上了吻,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

  她这种道上的女人,有自知之明,绝不可能找个良家嫁了,那样只会带给人家血光之灾。

  她能依附的,就是萧凡这种强者,一来可以寻求庇护,二来她也崇拜喜爱这种英雄人物。

  萧凡顺势在她臀部捏了下,问道:“昨天打你好多电话都没接,去哪风流了?”

  “没有啦,赚钱去了。我听说你赢了,恭喜啊。”苏飞燕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有说实话。

  萧凡也没有追问,只是说道:“你好像很缺钱,怎么?欠高利贷了?”

  “是欠了点,要不然我也不必贪财。”苏飞燕笑了笑。

  “欠多少啊,我这次没少赚,帮你还了。”萧凡说的是真心话。

  苏飞燕怔了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也没多少,快还清了。别说我的事了,找我来干什么?”

  “跟我进去找件东西,一百万酬金。”萧凡心想她缺钱,那就多给点呗。本来这种进去顺手牵羊的事,朋友之间帮忙都很正常的。

  何况萧凡这次的酬劳,也才一百万而已。

  苏飞燕却摇头道:“我做成了一个大单,很快就不缺钱了,以后你找我帮忙,不会再收费,权当房租。”

  “什么大单啊?这么赚?”萧凡心里疑惑,忍不住问道。

  苏飞燕犹豫了下,还是没说,只是戴上手套,说道:“我们动手吧!”

  很快,死鱼的电话也来了,指引着他们避开周围的建筑,直达物业大楼。

  以前他们的方式是从后面爬管道,可那都是晚上做的事情,白天太容易暴露了。

  可现在有了监控之后,他们直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只要放轻松点,就算是遇到旁人,也不会阻拦。

  电梯很快就到了八楼行政楼层,总经理的办公室就在这层,摸过去就不远了。

  “门口有两辆警车被围住了,周军从办公室出来了,他身边还有两个保镖……”

  就在这时,耳机里忽然传来了死鱼急切的声音。

  两辆警车,应该是检察院的法警,庞直这人胆大,应该是直接让王兵来了。

  除了拿回视频之外,他应该还想看南山警局的态度,以此到王正道那里告状。‘

  可萧凡不想冒这个险,如果周波忽然杀了王兵的话,那么一切都晚了,所以他必须尽快拿到这张卡。

  可现在电梯行进之中,无法停下,也来不及钻到电梯井上方了。

  他抬头看了眼,十五层是顶楼,他立即摁下了十五层,然后一转身,抱住燕美人就啃了起来。

  后者非常配合,还把两条美腿搭在他的腰间,如胶似漆。

  叮的声,电梯门开了。

  门外三个人瞳孔缩了下,其中一个保镖骂了句真骚。萧凡从燕美人的发迹间抬起头,看向了那个人面兽心的周军。

  对方也看了过来,两人打了个照面。

  身材不错,穿着也考究,发型梳得一丝不苟,长得也还可以。再加上一股痞子气,整个人的确有些许魅力。

  不过对方的目光只是从他脸上一扫而过,显然并不认识他,而对方停留更多的地方,则是苏飞燕那凹凸有致的条子。

  这时另一边的电梯也到了,那三人瞥了他一眼,走进了旁边的电梯里。

  电梯门关上的刹那,萧凡立即点了九楼的按钮。

  到了九楼后,他把依旧沉醉的燕美人推开,拉着他走楼梯往八楼跑去。

  “老大,真……真刺激……”死鱼在耳机里羡慕的说道,电梯里有视频,他看的清清楚楚。

  “少废话,给我盯死了。他们在外面闹,这反而等于掩护了我。”萧凡说着,与燕美人径直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外。

  后者从发迹里取出一根带弯的钢针,探入锁孔拧了几下,啪的声,办公室门就开了。

  两人随即走了进去!

  “阿军,你回来了?”办公室内,靠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转头过来。

  两人避无可避,与那女人打了个对眼。谁也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