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来了多少人?如何分配,如何联络?带头的是谁?”萧凡用刀顶着那小后生问道。

  后者哪敢耍滑头,哆哆嗦嗦的把今晚上的布置就说出来了,什么礼花联络,大牙哥带头。

  “我可都说了,大哥你千万别杀我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孩,求求你可怜可怜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黄浩,大叫都叫我黄鼠狼。”

  不等黄浩说完,萧凡一抬手,咔的一手刀把他放翻。

  沈追扭头过来道:“留他作甚?今天稍微手软,我们可就谁也出不去了。”

  “被废话,快过来把他衣服换上。等会儿你佯装成他,大喊抓人就行了。”萧凡的计策很简单,就是让沈追顶替黄浩。

  沈追想要拒绝,可萧凡已经把黄浩身上的衣服换下,抛给他道:“不想两个人一起死就快点。”

  沈追无奈,立即把衣服换上。

  萧凡给黄浩把沈追的衣服换上,这时外面的敲门声更急了。

  “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快点开门啊,是不是有情况?”有人起疑心了。

  沈追看着萧凡,不忍心,萧十三没办,上去冲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沈追滚落在地,顿时大喊道:“是梅十三郎,他在这里,大哥快点来救我,他要杀我……”

  “妈的,真在这里,发信号。”外面领头的骂了句,接着道:“黄鼠狼,你他妈快开门啊。”

  沈追又看了萧凡一眼,从里面打开了门。

  哗啦一声,门一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萧凡一把把地上的黄浩背在身上,提起沥泉枪,一闪身进了二楼的房间。

  “别让他跑了,干他!”一群人吆喝着冲上楼。

  刚到二楼,就看到萧凡一头撞烂走廊尽头的窗户,纵身跳了下去。

  “我看清楚了,跑得那个人就是梅十三郎。”

  “那他背上的人,肯定是追风。”

  “都他妈愣着干什么,人都下楼了,快去楼下追!”

  “他同伴受伤了,他跑不远。”

  一群人又哗啦啦的往楼下涌去,路过沈追身边的时候,也没人搭理。

  毕竟这些人都是从京州各处汇集而来,互相只是听说过外号,真正认识熟悉的并不多。

  何况楼内光线昏暗,沈追又换上了黄浩的衣服,所以也没有人搭理。

  带头的那个还算负责,出门的时候喊了声,“你小子没死吧?赶紧追,回头我给你记功。”

  “我被踢了脚,有些疼,让我缓缓!”沈追蹲在角落,揉着肚子。

  那带头的略微感觉声音有点不同,但是转念一想,被踢了一脚能活着就不错了,变声很正常。

  “那你自己料理,我先去追了!”他害怕被人抢了功劳,夺门而去。

  沈追这才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出了门,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咻咻……

  与此同时,礼花上天的声音不断,几乎是呈一条直线,朝着东北的方向而去。

  “还真他妈找到了,快走,所有人往这边去。”

  “别让别人抢了先,老子要一个人杀他们两个。”

  “别他妈扯我,再扯我干死你。”

  沈追所过之处,脚步声混乱,人群拥挤,全都是冲着萧凡的方向而去。

  沈追一边朝着西南跑,一边泪流满面,这份恩情,等同再造。

  他此生此世,唯有以死报之。

  “等等,你去哪?”

  就在沈追即将冲出生活区的时候,忽然旁边一群人迎了上来,刚好与他相遇。

  这群人总共在十来个左右,带头的满口大黄牙,旁边的小弟也都是个顶个的凶神恶煞。

  在大黄牙旁边,竟然还有个身着暴露的女子,这些人闲庭信步,与那些恨不得冲上去吃人的混混略有不同。

  沈追在京州这么长时间,也了解过盛宝华的结构,认出此人就是八大金刚之一的大牙。

  他略微愣了下之后,立即一边抹泪一边哭诉道:“大牙哥,我们大哥被那个王八蛋梅十三郎给杀了,一枪扎了个透心凉啊,死的好惨啊。”

  “靠,梅十三还真他妈难搞啊。”大牙先是破口大骂,接着上前道:“小兄弟别难过,我这就给你大哥报仇。对了,你家大哥是谁啊?”

  “我家大哥是……”沈追嘟囔了句。

  大牙没听明白,又往前走了步,问道:“兄弟,你家大哥是?”

  “是梅十三郎!”沈追咧嘴露出了一阵阴笑。

  大牙先是一愣,接着就浑身一颤,赶紧向后退去。

  可惜已经晚了,只见沈追身后的环首直刀潇洒挥出,手起刀落,咔的一声,大牙半边脖子被砍了大半。

  鲜血狂喷而出,溅了旁边那女人满身,几个小弟也被喷的满脸都是。

  趁着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沈追右边一刀撩翻一人,左边一脚踹飞一人。

  一转身,抡圆了环首直刀,当场又撩翻一人。

  直到此时,剩下的人才反应过来,纷纷大叫着扑了上去。

  “妈的,是追风,干他。”

  “杀了他给大牙哥报仇。”

  “砍死他有五百万,砍啊!”

  只见沈追左格右挡,只要有空隙,翻手就是一刀,围住他的人眨眼间又伤了几个。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他没萧凡那样的本领,身上又有伤,被一人从后偷袭了一刀,后背当场出现了半尺长的伤口。

  他惨呼一声扑向前面,后面那人赶上来要结果他,早被他转身一刀扫了过去,当场给人割喉。

  他知道不拼不行,于是一边咆哮,一边发了疯的狂砍。

  剩下的几人,被他一顿砍菜切瓜,砍翻两个,吓跑两个,除了那个被吓傻的女人之外,就再没有站着的人了。

  他身上也多了几道伤口,可是他顾不上,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远处走去。

  他本性纯良,要不是被逼急了,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尽管他随手就能杀掉杵在旁边的女人,尽管他知道她会向别人暴露他离开的方向,可他依旧无法对她下手。

  留下一条满是血迹的路,他艰难的翻出了生活区。

  与此同时,被他杀跑的两个人冲到了西门,找到了正带了一群人往东北方向的花解语。

  花解语接到礼花报警后,就组织盛宝华手底下二十多个精锐,全都是个顶个的高手,拿着弩箭与刀斧,往萧凡出现的方向跑去。

  刚跑出没多久,就见两个浑身是血的人跌跌撞撞冲过来,她身后的人怕有诈,冲出去用弩箭对准了他们。

  “花姐,别打别打,我们是大牙哥的小弟。”

  “大牙哥死了,你快去给他报仇啊!”

  “那个人太狡猾了,他装成我们的人,把大牙哥杀了。”

  “快点去报仇啊,晚了就迟了。”

  “我们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下手太他妈狠了。”

  “其他兄弟都撩在那里了,那人只有花姐能对付。”

  两人七嘴八舌的冲着花解语说话,后者很快就听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直接问道:“是梅十三郎吗?”

  两人对视了眼,最后摇了摇头,其中一人道:“是追风!”

  “只有他一个人吗?没有看到梅十三郎吗?”花解语不甘心的问道。

  两人再次摇了摇头,花解语自语道:“是了,要是他在的话,你们两个根本不可能跑得掉。”

  “花姐,快去给大牙哥报仇啊,去晚了人就跑掉了。”

  花解语瞪了他两人一眼,说道:“与追风相比,干爹更想要的人是梅十三郎,要是被他跑掉了,我们谁也负不起责。”

  “滚,别挡道!”花解语身后的人上前,一把把两人推开。

  随后花解语一挥手,一群人朝着东北方向呼啸而去。

  大牙的两个小弟对视了眼,唯有无力的翻白眼,此刻大牙与梅十三郎相比,也查了太多。

  虽说大牙哥对他们不错,可也只能感叹他自己走霉运。

  现在让他们两个去找沈追的晦气,他们也不敢。虽说这沈追不如梅十三郎的本领,可是杀他们,如同杀两条狗。

  与此同时,生活区东北角,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而去。

  他们呈扇形,把萧凡逐渐的包围在生活区的一片废弃厂房内,这里以前是个医院,专门为生活区提供服务的。

  萧凡刚冲进去,就被埋伏在那里的人用纱布绊倒,接着兜头就是一张大网。

  他没想到对方会在这里埋伏他,被吓了个魂飞魄散,在地上连滚两圈,可惜还是没有避开,被完全笼罩住。

  我命休矣!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