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牧平时像个绅士笑起來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他发怒时任何人都不敢靠近他。因为他有着强大的杀伤力与破坏力。

  沒有人比些店员加解赫连牧的性格。

  所以即便家赌石场并不完全是赫连牧的但他做什么决他们照样必须去执行。因为他们不想承受赫连牧的怒火。

  是么个狠人竟然不是眼前帅气男人的对手。

  店员吓得身子颤张嘴道:“他他在里。”声音很的连他自己都听不楚。

  但刘明听楚所以他笑:“你们先停下吧不搬东西。因为等会儿会有场戏的。”

  见众人并不听自己的话刘明有些恼怒伸手弹出四枚硬币打进大货车的轮胎里。

  轮胎砰地声爆。

  下所有人都吓得停下來。

  刘明淡淡道:“都给我停下不用再搬。”

  沒人不敢不听。

  刘明和孔欣欣朝赌石场里走去。

  走几步他们停下來因为赫连牧走出來。

  他微微冷笑道:“沒想到你來的么。”

  刘明哂笑道:“我是來的慢你得搬家不是么。”

  赫连牧狂笑起來:“刘明你以为到儿我还怕你不成。我搬家不过是故意制造出个假象而已。你以为我们地煞赌石场真的只有我个人。”

  刘明眼神缩道:“你们还有高手。”

  个店员搬來张椅子赫连牧坐上去微微喘着粗气道:“当然否则我们地煞赌石场如何能够排名石理市第二大赌石场。现在风云突变侠者辈出如果沒有几个高手坐镇我们凭什么坐拥方。”

  刘明知道他所言不虚不仅是侠者辈出神道高手也有人比如自己的师父。

  难道真如孔欣欣所五百年大乱将來临。

  但是刘明他不怕。因为他是主角。

  所以他沉声道:“赫连牧废话有什么高手尽管请出來吧。”

  “不用请我出來。”在时从赌石场里走出个年人。年人穿着长袍头发很长虽然模样着年但头发花白。

  他走路显得很慢整个人上去无精打采的样子。但话语却非常坚让人听如同声音在耳边爆炸样。

  “是个高手。”是刘明的第感觉。

  “年轻人你应该感谢你自己刚刚个‘请’字否则你现在已经是死人。”年人眯着眼着刘明淡淡道。

  刘明心头震惊沒想到现在的侠者么高手也不。

  眼前人到底什么來头。为什么给自己的压力如此之大。是不出意外他是地级高手甚至有可能是天级高手。

  天啦地煞赌石场背后有等人物却只排名第二那排名第的天相赌石场又有什么人罩着呢。

  “前辈……”刘明用个比较古怪的词语脸恭敬道“不知道前辈是赫连牧的什么人。非庇护他么。”

  “你我不庇护他呢。”年人神情冷道“年轻人点走吧否则我不客气。”

  刘明惊讶不已。人既然非庇护赫连牧赫连牧又被自己打成那样他为什么不报仇非得让我走。

  换做自己胖子或者齐正辉被人打得么惨自己会放对方走么。

  显然不会。

  “难道……”刘明心升起丝疑惑跟着大笑起來“前辈让我走也可以不过他必须跟我起走。”

  年人神情冰冷道:“年轻人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话么。你是在和个天级高手话。你敢如此放肆。”

  “天级高手如果不分青红皂白那不值得我尊敬。”刘明声音平淡起來“前辈我想你脾气不会么吧。身为名绝世高手竟然能够容忍我揍你的人而不生气还让我离开。呵呵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

  年人大笑起來:“年轻人你以为我受伤甚至根本沒有天级高手的实力所以才放你走的。你错。”

  他还话孔欣欣突然道:“刘明他正在突破。他现在的修为应该沒到天级只是地级后期。传闻从地级突破到天级的时候是不稳的时候。个时候的修为会降很但是旦突破是真正的天级高手。所以他才会让我们走。”

  刘明听得呆连年人都愣住。

  随后他狞笑道:“姑娘沒想到些你都能知道。既然样那你俩也不用走给我留下來吧。”

  他右手往前虚伸刘明有感觉像他的手抓住自己的衣领往他身边拽样。

  《天赋神拳》上写道练到高层可以隔山打牛应该是天级高手独有的吧。

  而眼前年人虽然还沒有正式踏入天级高手的行列但他已经会天级高手的某些功夫。只是力量明显不足因为他正在突破的关头。

  赫连牧到底是他什么人为救赫连牧他连突破都不在乎。

  刘明当然不可能任由他么抓住自己硬币、玻璃球同时飞出去砸向年人。

  年人不屑笑道:“儿童的玩具也敢在我前炫耀。”长袖挥竟然把些东西都给收起來。

  刘明骇然失色。

  硬币、玻璃球和p:u\'k:e三样东西虽然不是刘明依赖的武器但向來神出鬼沒让人畏惧。

  可现在刘明才想起來之前自己般都用东西对付普通人所以才无往不利。

  而眼前赫连牧是将踏入天级的大高手怎么可能会在乎些东西。他应该可以像师父样摘叶伤人吧。

  自己的招在他前简直是班门弄斧啊。

  想明白点刘明再也不敢逗留拉着孔欣欣道:“欣欣我们走。”

  孔欣欣娇笑道:“刘明我们为什么走啊。对付他我们不能强來可也不是沒有办法啊。”

  刘明愣停下來道:“你有办法。”

  孔欣欣点头道:“如果他已经突破除非三爷爷过來否则我沒有任何办法。但是现在嘛办法还是有的。”

  俩人正着话年人狞笑道:“现在想走不觉得迟么。你们个都别想给我跑掉。”

  可听到孔欣欣的话他微微愣停下來道:“姑娘你修为甚至不如子有对付我的办法。你别搞笑吧。”

  孔欣欣笑嘻嘻道:“老头你是不是以为天级高手算很厉害。确实很厉害。可你知不知道我们家族有天级高手。他们在突破的时候都诉我那瞬间的弱点是什么。”

  话时她从包里拿出个避雷针。

  刘明愕然道:“欣欣现在既不打雷又不下雨还是冬天你拿避雷针干吗。”

  孔欣欣眨着眼道:“冬天不打雷么。”

  刘明愣跟着讪笑起來。

  冬天当然也打雷不过相对來很而已。前不久自己还被雷给劈呢。

  可是现在茫茫乾坤万里无云不会突然降下神雷劈那家伙吧。

  可年人脸色却变道:“姑娘等等。你刚刚你家族有很天级高手。你來自于哪个家族。”

  孔欣欣眨着眼道:“我为什么诉你。现在在你前只有两天路把赫连牧交出來你自己离开儿赌石场以后归我;二我让你尝尝逆天突破被天打雷劈的滋味。你选哪个。”

  年人听得脸色变幻不。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是那么根的避雷针却给自己无穷无尽的压力。

  像苍穹都掉下來把自己压垮样。

  可让自己放弃赌石场和赫连牧可能么。

  赫连牧见年人在挣扎猛地感觉到害怕惨叫道:“爸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啊。求求你救救我。”

  爸。

  听到刘明愣住孔欣欣也愣下。

  那年人满头白发原來年纪不过真的只是年而已。他竟然是赫连牧的老头子。

  不过他也真厉害么年轻修到天级。

  年人沉默着盯着自己的儿子。是自己唯的儿子如果舍弃他自己后代沒人。

  可自己是突破到天级寿命会大大增加也许到时候还可以再生两个传宗接代。

  只不过花费在个儿子身上的心血是弥补不回來。

  “为自己为儿子我该怎么抉择。”

  年人痛苦闭上双眼猛地又睁开狂笑道:“我答应你。我离开赫连牧和家赌石场都给你们。”

  他脚踩在地上人朝天空飞去。

  他飞的高度当然不是刘明所能比拟的。只是几个起落他消失不见。

  他走刘明苦笑道:“欣欣啊你把他放走以后我们可倒霉喽。”

  孔欣欣眨着眼道:“不是我们倒霉是你倒霉。”

  刘明瞬间有骂娘的冲动。

  

章节目录

重生之神级大富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人并收藏重生之神级大富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