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割了你的舌头?!

  陈默瞠目结舌,他着实没想到,唐老和这群医生竟然会有如此暴力的一面。

  正当他想要找陈观海和陈澜申诉的时候,却看到他们两个此刻竟然也是一脸陶醉的神情,崇拜的看着叶天,正在倾听的叶天的咏哦声。

  这家伙莫非会妖术,竟然把这么多人的心智都迷住了!

  陈默怒不可遏,上一场他的病人直接骂他是个水货;这一场,他还没开口,就被唐老他们这群人喝骂着让闭嘴,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不爽。

  “咳咳……”咬了咬牙后,他清清嗓子,准备再度开始背诵。

  唔……

  但他刚咳嗽两声,还没开始背诵,嘴前便多了一只大手,把他的声音堵回了肚子,紧接着,唐老凶巴巴的看着他,压低声音道:“让你闭嘴你不闭,是真想让我割了你的舌头吗?我警告你,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老子直接敲昏你!”

  陈默吭吭哧哧,奋力挣扎,可是唐老却是表现出和年纪不相符的力量,手死死的堵住了他的嘴,让他连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第二十九篇,辩妇人各病脉症并治……”

  足足四十多分钟后,叶天终于咏哦完了最后一篇,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脸上颇有些感慨之色。

  别人家的小孩,识字都是看电视,或者看漫画,背唐诗。

  可他不同,他开始学认字的时候,便是色鬼老头拿着伤寒论,手把手的教他一个一个的认上面的字,然后把每一句话拆碎了,把其中的道理讲给他听。

  早在九岁的时候,他便已经能够将这本《伤寒杂病论》倒背如流。

  而在十五岁的时候,达到了这种咏哦的境界!

  与此同时,叶天虽然咏哦完毕,但场内依旧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迷醉的看着他,仿佛沉浸在了咏哦的那种语调中,仍然无法自拔。

  “精妙绝伦,精妙绝伦,实在没想到,老夫今生竟然能听到有人咏哦伤寒论!”

  许久后,唐老终于清醒过来,把陈默往旁边一推,鼓掌大声叫好。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现在终于明白老师当年为何那样推崇咏哦者了……”

  “这录音,各位一定要拷贝给我一份,我交给家中的儿子听听,也让他从中学一些东西。”

  紧跟着,那些年龄各异的医生们,也是连连抚掌赞叹不已。

  “这一场,我想大家都没有异议吧!我宣布,叶天胜出!”

  紧接着,唐老笑呵呵的把手往下一压,然后对周围的医生们道。

  “当然,这一场必须是叶天胜出,若他不胜,那就没有天理了!”

  周围那些医生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唐老的话。

  通篇五万余字,没有一个错漏,而且还到了咏哦的境界,叶天不赢,天理难容。

  “凭什么宣布他赢?我还没有背诵,便被你们打断了!”

  陈默闻言,气得暴跳如雷,梗着脖子怒喝连连。

  “陈观海,这小子真的是你陈家的麒麟儿吗?我怎么看他好像什么都不懂啊!”

  唐老听到他的话,如听到了个笑话,戏谑的望着白发苍苍的陈观海,淡淡道。

  “默儿,不要争执了,这一场,你输了!”

  陈观海满脸苦涩,冲着陈默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争辩,而且说话的同时,他的脸上竟是破天荒第一次露出了惭愧之色。

  “爷爷……”陈默怔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陈观海,不明白他为何也觉得自己还没背就已经输了。

  “是我过去没告诉过你咏哦之事,你不懂也正常,不用再说了,这一场你输了,而且你也没办法一字不差的背出伤寒论。”陈观海摇了摇头,脸色难看的打断了陈默的话。

  陈默不懂咏哦,但他懂。

  只是因为他以往觉得所谓咏哦,不过是夸大之词而已,根本不存在,所以没告诉陈默。

  咏哦医书,不仅仅是语调美妙,而且意味着咏哦者对医书的理解,已经到了作者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旁听咏哦的人,可以从咏哦者的语调中,捕捉到作者写书时的心境,如此一来,便能够提高对书籍原本的理解。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有医生说需要录音的拷贝。

  一个连全文背诵不出错,都不可能做到的人;怎么可能去打败一个已经将医书吃透到了可以去咏哦的天才?

  “你们已经输了两场了,三局两胜,我已经赢了,最后一场还要比吗?”

  而就在这时,叶天淡淡一笑后,平静的看着陈家祖孙三人,道。

  一语落下,陈观海、陈澜和陈默的脸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阴沉得都快要滴下水了。

  按照此前他们的约定,三局两胜后,他们便要践行承诺,告知世人陈斗一年前所做的恶行,并且承担包庇陈斗的罪责和恶名。

  他们毫不怀疑,一旦这件事情暴露,陈家的声名必定一落千丈,怕是会如叶天说的那样,从所谓的杏林世家,变成杏林之耻,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甚至于,他们还要因为包庇罪和窝藏罪,去大牢里面待一段时间。

  他们究竟定了什么赌约,怎么陈家这群人的脸色如此难看?

  唐老见状,好奇的望着陈观海、陈澜和陈默这祖孙三人。

  不仅是他,场内的那些医生们也都是面露好奇之色,想要听听赌约的内容。

  “这样吧,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我和你们比第三场,而且我要和你你们祖孙三代人一起比,我输的话,自断四肢;我赢的话,你们履行承诺!”

  就在陈家祖孙三人面色难看时,叶天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弧度,淡淡道。

  “此言当真?”

  陈观海闻言,不由得大喜过望,呼吸急促的望着叶天。

  他实在是没想到,叶天居然会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而且已经胜了两局的情况下,主动替他们修改赌约,决定以最后一场决胜负。

  甚至于,他还提出了要跟他们祖孙三人一起比斗。

  如果不是叶天当着他们的面,废掉了陈斗的四肢,又让陈奋后半生不能人道的话,他们几乎都要怀疑,叶天不是陈家的对头,而是与陈家交好的朋友!

  “当真!”

  叶天漠然冷笑。

  既然要诛心,他便要做得彻底些,只诛陈默一人的心算什么,诛了这祖孙三代的心才爽!

  而且,他很想让这祖孙三人,再尝尝满怀希望,但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希望落空的感觉!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