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上他了!”

  石柱面无表情的肃然点头,目光如钉子般,紧紧的钉在叶天身上,不离片刻。

  臭小子,敢把我往水潭里踹,等下看老夫让石柱怎么收拾你!

  魏践行笑眯眯的摸了摸下巴,然后对石柱道:“等下把这小子放趴了以后,把他的裤子扒了,然后扔到操场上示众。”

  老首长,真黑啊!

  一听魏践行这话,那中年军官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暗暗为叶天叫惨。

  队列表演进行的很快,不大一会儿功夫,叶天他们班便展示完毕。

  “臭小子,虽然表现不错,但还是零分!”

  冲手持大旗的叶天瞄了眼后,魏践行哼哼一声,伸手就要去拿零分的牌子。

  “老首长,这好像是雪迎负责的班级!”

  中年军官见状,急忙扯了扯魏践行,压低声音道。

  魏践行朝主席台下一看,果然看到魏雪迎此刻正一脸期待的望着这边。

  “哼哼,便宜那个臭小子了!”

  魏践行闻言,哼哼一声,放下手里零分的牌子,一把抓起了十分的牌子举了起来。

  我去,零分变十分,这态度变化也太快了吧!

  中年军官有些目瞪口呆,心说老首长现在真是越活越年轻了,和个小孩子一样。

  “怎么,你有意见?”魏践行见状,目光一凛,冷声喝问道。

  “没有,没有……”中年军官连连摆手,笑道:“我是敬佩老首长您的高风亮节,内举不避亲,实在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榜样楷模!”

  “这还像句人话!”

  魏践行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

  中年军官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但心中却是苦笑不已。作为追随魏践行多年的老部下,他很清楚,这位老首长虽然喜欢开玩笑,有些孩子气,但在大事上却从不糊涂。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乐意故意逗这位老首长开心。

  毕竟人年龄大了,过不了几个春秋,不如让老人家开开心心的。

  叶天他们表现的本就很不错,再加上魏雪迎的面子,台上那些评委们见状,立刻很给面子的全部举起了十分的牌子。

  “第一名!第一名!”

  当看到分数后,班上的那些学生们立刻激动的大吼连连。

  尤其是许文强这家伙,更是跟个大猩猩一样,双手朝着胸口猛敲不止。

  魏雪迎哪里能不知道这个十分的原因,含笑向着主席台上望去,目光掠过,便看到魏践行正笑眯眯的看着她,目光相接后,向她眨了眨眼睛。

  叶天他们班级的评定结束后,上午的队列训练便告一段落,等到吃完饭,大家午睡两个小时后,便开始进行评比的第二项—打靶!

  “大家上午的表现很好,但是下午,也一定要再接再厉,再拿回来一个第一名!”

  魏雪迎见士气高涨,笑着冲群人挥了挥拳头。

  “教官您就放心吧,班长都已经教我们了,我们各个都是神枪手,保证能削得其他几个班没脾气!”

  同学们闻声,一幅自信心十足的样子,微笑点头连连。

  “得了老大的真传,咱们不说打十环,打个九环是一点儿问题没有啊!教官您就放心吧,这个军训标兵班级,除了咱们,别人都没资格拿!”

  丁力嘿嘿直笑,目光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幅舍我其谁的样子。

  魏雪迎和白芷闻言,朝叶天瞄了一眼,也觉得凭空多了些信心。

  叶天这家伙的枪术,她们是看到了的,有这样的神枪手传授经验,其他班级的那些学生,在打靶上一定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

  “好了,大家去吃饭吧,吃了饭,早点休息,下午打靶的时候,打出水平,打出风格!”

  笑了笑后,魏雪迎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去食堂吃饭休息了。

  叶天见状,便打算和秦宝儿等人去食堂吃饭。

  啪!

  但还没等他的脚步挪开,身后突然一阵劲风传来,没有任何迟疑,他脚下步伐变动,迅速无比的躲开了袭向肩膀的那股劲风。

  “你是什么人?”

  躲开之后,叶天回头一扫,立刻看到身后的人群中,竟是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穿着军装,精壮如铁塔,不苟言笑的年轻男子,而且这年轻男子浓眉大眼,模样看起来还有些熟悉。

  “哥,你怎么来了?”

  与此同时,跟在魏雪迎身边的石头,也发出了欣喜的惊呼声。

  这家伙是石头的哥哥?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叶天闻声,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会看这个男子有些眼熟,只是他不明白,石头的哥哥过来找自己干什么,难道是感谢他救了老弟的性命?

  “石柱,你来这里干什么?”魏雪迎也愣住了,然后有些惊慌道。

  叶天不知道石柱的身份,但她是很清楚的,石柱这家伙是爷爷的贴身警卫,平时寸步不离的,他来这里,恐怕是得到了爷爷的授意。

  这让她很怀疑,爷爷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叶天的身份,所以派石柱来邀请叶天去商量婚约的事情。

  “有人让我过来揍你一顿!”

  可就在这时,让魏雪迎和石头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石柱正色望着叶天的双眼,五根手指头慢慢捏紧,一字一顿道。

  这是什么情况?小爷最近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吧?

  叶天一头雾水,不明白石柱这家伙是个什么意思。

  “哥,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想揍人,揍我一顿好了。”石头也懵了,慌忙道。

  “他是你的救命恩人……”石柱皱了皱眉,然后道:“那这样好了,我先揍他一顿,把他的裤子扒光了丢在操场上示众,然后再让他揍我一顿,也把我的裤子扒光!”

  石头瞠目结舌,愣了片刻后,目光不由自主的向主席台上望去。

  他们兄弟有恩必报,但石柱在知道了叶天是他的救命恩人后,却还要对叶天出手,那就只能是不得已为之。而能强迫石柱做出这种事情的,就只有那位老爷子了。

  可石头不明白的是,那位老爷子究竟是和叶天有什么仇,居然会派自己哥哥过来暴揍叶天,这也就算了,还打算把叶天的裤子扒光了丢在操场上示众。

  杀人不过头点地,而那位老爷子现在的举动,显然是打算羞辱叶天啊!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