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成堆,且尽皆是枷锁境修士。

  甚至其中还不乏撕裂了三四道枷锁的强者,即便五百年光阴过去,沿着骨骼中仍然有微弱的威压散发,可以想见,他们生前是有多强大。

  可即便如此,按照白骨的情况,这些强者仿佛是被人同时以千百根利箭同时击中,胸腹等许多部位的骨头,都满是穿透形成的小洞。

  而同时,他在地上寻觅,想找到一些有用的遗物。但可惜,这些强大的枷锁境修士并没有留下什么宝贵的神兵利器,只看到地上有许多的锈蚀碎片,显然兵器都被毁掉了。

  可以想见,当初那一战一定恐怖异常,他们殊死拼杀,甚至战斗到了连兵器都被毁灭的地步,但即便如此,也未能改变最终的结果。

  此地,在五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天不解,心中满是迷惘,继续向前走去。

  行进许久后,他来到了甬道尽头,在这里,白骨更多,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森森白骨,看上去狰狞可怖,若是胆小的人进来,定会被立刻吓哭。

  “救我……”

  而就在叶天迈步走进甬道,准备探查那白骨堆时,沿着白骨堆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这甬道空间内本来只有沉默的白骨,无言的墙壁兵痕,静谧的仿佛一片荒废已久的乱葬岗,于是这突然响起的声音虽然微弱,却异常清晰。

  这道声音很轻,很虚弱,但传入叶天和癞蛤蟆耳中,却不止是清晰,而更像是一道雷霆。

  金汤狱布置已经有五百年,在世人的认知中,任何人都无法存活这么久的时间。他们一路走来,所见也只有寂寥白骨。可现在,沿着白骨堆中竟有人声出现,这怎能不让人悚然。

  叶天震惊无言,迅速扭头,向蹲在自己肩头的癞蛤蟆望去,目光中满是质问。

  这只死癞蛤蟆真的绝了,从来就没有靠谱过一次,总是如此的坑人。

  癞蛤蟆同样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它也完全没想到,在白骨堆里竟还有人能够活下来。五百年的光阴岁月,都未能让他消亡,此人该是有多强大?!

  就在它准备张口解释时,叶天目光一凛,然后微弱的摇了摇头,示意它噤声。

  五百年前活到现在的人,诡谲莫测,而且很难知晓对方是善是恶,如果癞蛤蟆开口,让对方知晓自己不是寻常人,生出警惕之心,那就更难以判断了。

  紧跟着,叶天全身法力运转,严阵以待的同时,目光向白骨堆中望去。

  仔细扫视,他终于发现,在白骨堆中果然是有一个人,准确的说,更像是个活死人。

  那个人看起来很老很老,老到头发都已经掉光,牙齿也掉光了,双颊深陷,只有两缕极长极细的眉毛挂在脸上飘拂,那眉毛长的,几乎都快要垂到他的胸前。

  不仅如此,此人更是瘦到了极点,四肢和胸口干细如柴,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肌肉和脂肪,干瘪的骨头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皮肤,而双手的指甲,长的犹如干瘪的竹皮,无力的垂着。

  尤其是深陷的眼窝,看起来就像是两个黑洞,极为恐怖,但偏生那双眼睛里面却是有着灿烂的光芒,透露出浓浓的求生欲。

  除了这双眼睛,还有那些薄紧枯黄已经完全失去了弹性光泽的皮肤之外,此人已经和他周围的白骨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即便是坐在白骨堆中也难以被人发现。

  而当再仔细看的话,叶天看到在此人的胸腹处,竟是插着几根枯干的树枝。那树枝洞穿了他的胸口脏腑,一头钉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

  干枯树枝和此人胸口接触的位置,溢出的鲜血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污垢。

  这画面,诡异无比,白骨堆中的此人非常恐怖。

  如果不是因为此人之前开口说过话,再加上癞蛤蟆之前说过,金汤狱里镇封的有活物,让他有了一个心理准备,否则的话,他都想直接从戒指中取出凶兵魔剑,一剑捅进此人胸口。

  灵气!

  而在观察此人的同时,叶天赫然发现,在此人的脚下,竟是有一颗淡青色的珠子。

  那珠子看起来无比玄妙,淡淡光芒散发,仿佛将天地间的灵气都引纳而来。

  难怪山洞中的灵气会如此之强,原来是这枚珠子的缘故。

  这发现,让叶天心中暗暗惊喜起来。

  虽然不知道那珠子是什么,但他知道,这玩意儿绝对不是凡品。

  尤其是对于而今天地灵气衰减的时代而言,这珠子更是堪称一件神器。

  试想一下,只要这珠子在,将天地灵气吸引周遭,就等于不管走到哪里,随身带着一条灵气脉络,能让修为提升的速度增强百倍不止。

  甚至叶天有些怀疑,此人能够活下来,或许也与这枚珠子有关。

  “救我……”而就在叶天惊喜时,白骨堆中那人仿佛看穿了叶天的心思,又张开嘴,气若游丝的声音沙哑道:“救了我,这颗珠子送给你。”

  这么爽快!

  叶天闻言,目光微变,旋即脸上假意露出贪婪之色,朝珠子盯了几眼后,冲白骨堆中那人拱了拱手,道:“阁下是谁?”

  “我叫蓝含光……”

  白骨堆中那人声音沙哑至极,而且声音听起来古怪无比,就仿佛是许多年未曾与人对过话,几乎已经快要丧失了语言能力般,每说出一个字,都要思忖良久。

  叶天没有说话,既不靠近,也不后退,只是静静的望着那人,等他的解释。

  “我是神龙架附近的修炼者,一年前被仇人追杀,全身经脉被毁,被钉在了这里……”

  许久后,蓝含光终于开口,说了片刻后,那张干瘪而虚弱的面颊微微扬起,祈求的望着叶天,道:“求求你,救救我,只要你救我,不仅这颗珠子,我一定有其他的厚报。”

  一年前?!

  叶天闻声,心中立刻哂笑连连。

  这家伙,居心不良啊!

  癞蛤蟆说这金汤狱镇封人已经镇封了五百年,可蓝含光却说他一年前被人追杀,被镇压在了这里。这不是摆明了看出来他修为不高,在拿他当智障耍吗?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