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儿!瑶儿!是我呀,你燕赵哥哥啊!你睁开眼看看,醒醒啊!”

  “瑶儿……我来了,我来看你了,你睁开眼,看看我……”

  望着病床上老太太的模样,鲁老也不知道从何处来的力气,竟是一路小跑着到了病床前,而后半蹲着,手攥着老太太的手,泪流满面的痛哭道。

  而在这时,鲁老胸口的蛊虫,跳动得频率更是快到了极致,就如同是在用这份迅疾的频率,来庆祝这对有情人在分开半个世纪后,终于重逢。

  “燕赵哥哥……我等你等的好苦啊……你怎么就不亲自来接我呢……”

  而就在这时,病床上的老太太也清醒了过来,当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病床旁的鲁老后,眼泪也如止不住了般,沿着眼角淌下,有气无力的喃喃道。

  “是我害了你!是我毁了你的一辈子!瑶儿,我对不起你!”

  鲁老闻声,痛苦流涕,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更恨不能时光倒流,回到当初那一刻,抛下一切,奋不顾身的去湘西,去找到风瑶儿,和她在一起。

  叶天眼角有些湿润,而且心中更有些庆幸。

  幸亏他之前从鲁老口中听到了魏老爷子的名字,否则的话,如果按照他一开始的想法, 认定鲁老是薄情寡义、抛妻弃子之人,不予救治的话,那么这两位老人,怕是至死都难相见。

  “临死前能再见你一面,我知足了。只是,还要害得你和我一起死,燕赵哥哥,你后悔吗?”

  而就在这时,风瑶儿看到了鲁老胸口正在以极高频率跃动的情花蛊,面带幸福之色笑了笑后,对鲁老柔声问道。

  “和你一起死,我不怕,也不悔!你等了我一辈子,你后悔吗?”鲁老同样一脸温和的笑容,言及了死亡,就如在言及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与他而言,有生之年能够再见风瑶儿一面,就已经再无任何遗憾,至于死亡,对他而言,那已经是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小事。

  更何况,如果能和风瑶儿死在一起,那死亡也更没什么可怕的。

  “死而不悔。”

  风瑶儿面带笑容,轻轻的笑着,说出了四个字。

  “瑶儿……”

  听到这四个字,鲁老的眼泪就如断了线般,滚滚淌下。依稀间,他仿佛回到了半个世纪前,那时候的他与一个年轻少女,相拥在凤凰树下,用稚嫩的声音,许下了一生的誓言。

  “燕赵哥哥,临死前能再见你一面,我知足了……知足了……”

  风瑶儿轻轻叹息,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一片安详。

  “瑶儿……”

  “妈……”

  “奶奶……”

  刹那间,鲁老、中年男子和女孩儿同时痛苦出声,呼唤着风瑶儿,希望能够让她从昏迷中再度醒来。但可惜,无论他们如何呼唤,风瑶儿却依旧双眸紧闭。

  “虽死无憾……虽死无憾……”

  鲁老坐在地上,轻轻叹息,伸手朝着胸口的银针拔去,想要拔掉银针,让情花蛊再度回到心脏,好让病魔带走风瑶儿时,也带走他的性命。

  这样,风瑶儿在这一路上,便不会再孤单,不用再守着他。

  “鲁老,且慢!”但就在鲁老的手即将摸到银针针尾时,叶天沉然出声,继而快步走到病床前,道:“让我来救治吧,应该可以保她无虞!”

  “救救她,一定要救好她!”

  鲁老闻声,慌忙抓着叶天的胳膊,哀声乞求连连。

  叶天点了点头,走到病床前,开启火眼金睛向着风瑶儿扫去。

  目光扫过,他的眉头立刻拧成了个疙瘩。病床上的风瑶儿,而今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在火眼金睛照彻下,她身上除了脑袋处的血栓病气之外,还笼罩着浓浓的死气。

  而且他还看到,风瑶儿身上的死气,隐隐和鲁老产生了一种连接。这应该就是情花蛊同命的效用,一旦风瑶儿离世,鲁老便会跟着死亡。

  这一点儿,从鲁老胸口鼓包处,那只情花蛊变得更加凶猛的撞击就可看出。

  要治她,就要先续命!

  一眼扫过后,叶天便确定了治疗的方案。

  如果不能保住风瑶儿的一口中气不散,那么即便是驱散了血栓,但依旧难保她离世。

  “没用的,医生说了,老人家的体质太弱,根本不能做开颅手术来打通血栓……”中年男子轻轻叹息。

  在叶天和鲁老来之前,医生已经给他们下了死亡通知书,告知风瑶儿即将在短期内将要离别人世。而这个原因,也是中年男子让鲁老来见风瑶儿一面的原因。

  因为他担心,如果母亲再见不到鲁老,那这辈子都会再见不到,带着遗憾离世。

  “有用没用,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叶天望着中年男子轻笑一句,而后取出针囊,一字排开后,快速无比的对着风瑶儿的身上下针,眨眼间,在她头部就下了足足九针。

  而且那每一针,都是在百会等大穴上,银针在头上微颤,让人触目心惊。

  但当着九针落下的刹那,中年男子清晰无比的看到,风瑶儿脸上那种苍白死意,此刻竟是消散了许多,多了几分健康之色。

  这种情况,几乎都要让人觉得,叶天是在以针灸之术,为风瑶儿续命!

  中气,保住了!

  而与此同时,银针落下后,当叶天再以火眼金睛观看时,便看到风瑶儿身上的中气,在银针落下后,就如是被定住了一样,无论死气如何侵袭,都不能将其侵占。

  不仅如此,风瑶儿和鲁老之间的死气连接,在这一刻,也变得极为微弱,鲁老胸口那只情花子蛊横冲直撞的态势,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变得平静了下来。

  呼!

  看到这一幕,叶天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保住了中气,就意味着保住了命。

  但即便如此,叶天却又并不轻松。

  中气保住了,这只是保住了源头,若血栓不除去,那危险依旧还在。

  只是,为一名年逾九旬,体质衰弱无比的老人祛除血栓,即便是他,也真的没有十足十的把握!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