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艺欣她们不知道古武者的厉害,但韩清清是清楚的。

  而且灵犀宗还是古武七大派之一,尤其柳彤还是一宗副宗主,实力之高,不可想象。

  她很担心,叶天和这样的人为敌,会有什么三长两短。

  “全须全尾,没受一点儿伤。”叶天拍了拍胸脯,笑呵呵道。

  听到这话,韩清清才长舒了一口气。

  “清清姐,你怎么这么关心傻蛋啊?你以前不是最不喜欢他了吗?”

  而就在这时,秦宝儿狐疑的看着韩清清,疑声问道。

  韩清清闻言,脸不由得一红。秦宝儿的话,可以说是戳中了她的心事,刚刚她只顾着关心叶天有没有伤着,却忘了自己以前对叶天的态度。

  “叶天帮了我那么多,我关心他当然是应该的,人都是会变得嘛……”但很快,韩清清便急忙帮着自己辩解了一句。

  “嘻嘻,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清清姐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苏甜甜笑嘻嘻一句,可旋即又皱起了眉头,一脸醋味道:“那傻蛋你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冉星辰的容貌,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被称为神仙姐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想到叶天和冉星辰在一起待了一晚上,苏甜甜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冉星辰太可怜了,我和她姐姐安慰了她一下……”叶天脸不红气不喘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将昨天遇到的情况大致讲了一遍。

  当然,他自然是隐去了带唐洛神去簋街的内容,只说是帮朋友看病,路过听到柳彤和何北明的对话声,而晚上他与冉星辰发生的事情,当然也被替换成了和曼陀罗一起安慰冉星辰。

  听到柳彤与冉星辰之间的过往际遇,一群女人都是忍不住的长吁短叹连连。

  将自己一手养大的小姨,居然是杀父杀母的仇人,而将她养大,也是为了报复,这样的惨事,不管是什么人,恐怕都难以接受。

  而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的确需要人陪着开解,才能从伤痛中走出来。

  “韩医代表团已经到京城了,估计很快就会找我切磋。”

  看到终于成功分散了秦宝儿的注意力,叶天急忙岔开话题。

  “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他们要准备好久,看来那些韩医真的是被你气坏了,迫不及待的来找场子!”秦艺欣闻言,不由得一怔,继而道。

  “傻蛋加油,像上次一样打他们个落花流水,让他们知道咱么华夏中医才是正统!”秦宝儿激动的挥舞着拳头,给叶天加油鼓劲道。

  笃笃笃……

  秦宝儿话音刚刚落下,沿着别墅大门便传来了门铃声。

  “老姐,你请了客人吗?怎么一大早就来了?”秦宝儿闻声,看着秦艺欣疑惑道。

  秦艺欣摇了摇头,她并没有请什么客人,而且平时也没有将生意伙伴带回家里谈生意的习惯,都是在办公室或者外面的一些茶坊里解决的。

  不会是冉星辰来了吧?

  叶天心中一动,立刻道:“我去开门。”

  “傻蛋你这么紧张干嘛,是不是怕来的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人,可以提前把她打发走?”秦宝儿很是敏感,听到叶天的话,立刻撅起小嘴,满脸醋味道。

  叶天满头黑线。

  他都刻意撒谎,已经把事情圆过去了,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在吃醋。

  “那你陪我一起去好了……”叶天转念一想,觉得来人是冉星辰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便一脸坦然的表情,向着大门口走去。

  “我来开门,你站我后面,不许露头!”秦宝儿哼了一声,叮嘱道。

  紧跟着,她便蹦蹦跳跳的来到了门口,将房门拉开后,立刻看到一老一少,两人都穿着一套银灰色如长衫般,但从中间分开,而且胸前还如扎了个领结般的怪异衣服。

  世上居然还有这么漂亮而且天然的美女?!

  那年轻人看到秦宝儿,眼睛也不由得一亮。

  “你是谁?拍戏的吗?来我家干什么?”秦宝儿盯着年轻人上下扫视了一下后,沉声道。

  “你好,我叫许赫,这不是戏服,而是我们韩国的周衣,这是我们韩国最古老的衣服,只有在最重要的场合才会穿。”年轻人闻声,这才从对秦宝儿容貌的惊讶中清醒过来,礼貌的笑了笑,解释一句后,接着道:“请问叶天住在这里吗?”

  韩国人?!

  秦宝儿闻言,眉头立刻一皱,不明白对方怎么跑到澜花别墅来了。

  “这怕不是你们韩国最古老的衣服,而是从我们华夏借鉴去的衣服吧?昔日箕子被放逐三韩之地,建立箕子朝鲜,臣服于我华夏的周朝,这衣服,是周朝的衣服。不过你们韩国人这次倒还算有些良知,没有像把中医篡改成韩医一样,把周衣改成韩衣!”

  但还不等秦宝儿开口,叶天已是走了出来,望着许赫戏谑道。

  这人怎么说话呢?

  太讨厌了!!!

  许赫闻声,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一脸不爽的看着叶天。

  他想要反驳,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周衣为什么叫周衣,那是因为祖先们定下来的,可祖先是谁,不就是箕子朝鲜的先民们吗?

  而箕子朝鲜的朝代并不叫周,反倒是当时的华夏正统才叫做周!

  周衣,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贵国的东西,总是在我们韩国保存的比较好,衣冠如此,医术也是这样!”

  但很快,跟在许赫身后的一名中年人轻笑开口,而后冲叶天点点头,道:“在下金焕,阁下就是叶天吧。我来之前,顺载兄就说你牙尖嘴利,让我提防一些,我还不太相信,现在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哦,原来是手下败将的朋友,那么败将的朋友,你来找我是什么事呢?别告诉我,你这次来是为了特地再强调一下他输给我的事情……”叶天挑眉一笑,淡淡道。

  这个年轻人,真的好讨厌!

  金焕闻声,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们这次来,是来向你下战书,要让你明白我们韩医的强大!”

  许赫闻声,伸手往口袋里一伸,然后朗声道。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