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良久后,南宫彻面露苦涩,望着叶天,满是疑惑道。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场内所有人心中共同的问题。

  年纪轻轻,就有了这样高深的修为,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而且还能够如先天一般御使飞剑,这简直到了耸人听闻的地步,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

  可偏偏,叶天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一个医生而已。平常大家见到的医生,都是文质彬彬,可谁见过这样既能治病,又能杀人的强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人,而且你们好好想想,该怎么赔偿我大半夜的跑来出诊一趟的出诊费,还有没有杀掉你,而且没有废掉南宫离另一条腿的价格!”叶天挑眉一笑,淡淡道。

  若是在药王山,这些人他杀了也就杀了,但眼下是在京城,天子脚下,他不能不小心一些,毕竟出了人命大案,和官面上的纠缠,是很麻烦的。

  他倒是不在意这些,大不了远遁离开便是,可秦艺欣和秦宝儿她们却是不能不管的。

  所以,他只打算狠狠的敲南宫家园一笔,至于人命嘛,就留给他们好了,横竖这次立威之后,这些人就算胆子再大,想来也不敢再做什么了。

  “你想要什么?”南宫彻苦笑一声,缓缓道。

  他现在算是看清楚局势了,以他的修为,根本不是叶天的对手,而且即便是把南宫家的全部人命填上,都不见得能伤着叶天,毕竟对方可是有飞剑的。

  这样的情况,就好比是他们手上提了两把片刀,可对方却是扛了一个火箭发射筒,就算来再多的人,也不过是填人命,要变成剑下亡魂罢了。

  “早点儿想的这么透彻,咱们不就什么都好说了。”叶天挑眉一笑,手一招,将飞剑收回掌心,然后跷着二郎腿,朝南宫彻扫了眼后,道:“我刚刚说了,你们这宅子看着不错,小爷我缺个活动腿脚,养宠物的地方,这地方不大不小,还算合适。”

  这家伙的喉咙眼怎么这么深,居然真的在打南宫家祖宅的主意?

  南宫彻听到这话,已是快要吐血,但趁着飞剑离开,他飞速将自己斩断的手腕止住血后,强忍着疼痛挤出一丝笑容,道:“这地方是我家先祖留下的,是我南宫家的根,前辈您能不能打个商量,换个其他的要求?”

  这套庄园别墅,是他们家先祖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可以说是南宫家的脸面。

  如果要是把庄园别墅给叶天的话,那南宫家在京城就没了立足之地,而且颜面也完全扫地,到时候,怕是谁都想过来踩一脚。

  但他更清楚的是,不满足叶天的胃口,今天的事情恐怕也就没完了,到时候,不止是老宅,就连他们的性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未知数。

  侠以武犯禁,古武者虽然忌惮俗世的法律,可要真豁出性子,灭一族也不算什么。

  “想商量,也可以,小爷我这人好说话的很,不过你们南宫家可得拿出来点儿真金白银,别用什么破烂来糊弄小爷!”叶天漠然一笑,而后念力一动,从戒指里取出天极丹,一边放在掌心把玩,一边看着南宫彻脸上的表情。

  天极丹!

  看到叶天掌心的丹药,南宫彻的眼神立刻呆滞了,尤其是瘫软在床上的南宫布,更是双眼几乎都快要长出钩子,把叶天手里的天极丹给勾走了。

  要知道,他可是一直在期冀得到天极丹,好用来突破天级,但这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他根本找不到,有此丹的那些古武宗门,只要听到他的话,也都是狮子大开口。

  可谁能想到,叶天居然随随便便的就摸出了一枚天极丹。

  这一幕,让人诧异,更是让南宫彻和南宫布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他们知道,叶天取出天极丹是在显示他自身的底蕴,这也就是说,南宫家必须拿出实实在在,不比天极丹差的东西,才能够满足叶天的胃口,让他抬抬手,放过南宫家。

  “好好考虑清楚,要拿什么东西出来,我这柄剑可有些凶戾,刚刚沾了血,正渴着呢。你们拿出来的东西要是不合意,我可不知道它会干什么!”

  叶天笑吟吟的提着天罗化血魔剑抖了个剑花,摸了摸剑锋,一脸玩味的笑道。

  这小子,胃口够大,也着实够狠辣的!

  看着天罗化血魔剑闪烁不定的剑芒,南宫彻觉得喉头一阵发干,忍不住轻轻咽了口唾沫。

  身为天级古武者,他能够感受到天罗化血魔剑散发出的那股凶性,知道如果不给出让叶天满意的东西,那么南宫家一家百口人的性命,就都够呛了。

  只是,他真的舍不得,将南宫家的底蕴拿出来交给叶天。

  有些东西,是他留着给南宫布换天极丹,给他自己换延寿药材的,也是南宫家先祖们拼着性命才弄回来的,不仅珍贵,而且更是先祖的心血。

  这样的珍物,要是便宜了外人,那恐怕南宫家地底下的历代先祖都要气得吐血了。

  但他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性命,他必须要拿出来才行。

  目光变了变后,南宫彻如终于做出了决定,转头目光复杂的向着南宫布看了眼,然后望着叶天,道:“前辈,不知道用一株龙血草来换我南宫家一家百口的性命如何?”

  龙血草?!

  叶天闻声,眼底立刻露出一抹异动之色。

  要知道,在医神传承之中,可是说了,龙血草这玩意儿,据说是在龙喋血之地生出,珍贵无比,内蕴龙血精华,如果找到,无需炼丹,直接吞服,便可撕裂一道枷锁。

  不过古武界和修炼者之间对一些灵药的称呼有差异,就拿朱果来说,那些古武者只以为朱果有用,却不知道朱果的根茎才是更好的东西,他不确定南宫家的龙血草,是否就是医神传承中记载之物。

  但如果南宫家拿出的龙血草,真是这样的珍品,倒也真能抵得上天极丹,甚至绰绰有余。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