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味,藿香?!

  这声音刚一落下,现场立刻哗然一片,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叶天的身上。

  前十四味药物的正确,让所有人都觉得,叶天赢得考验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谁都没想到,在最后一味药物上,叶天居然出错了!

  藿香?!

  别说是这些人,即便是叶天,听到这句话后,眉头也是不由得一皱。

  就他刚刚通过对闻嗅出的气味,绝对是糙苏无疑,而不会是藿香。

  错了一味,万幸,万幸啊!

  而陈克勤那边,眼角跳了跳后,露出狂喜之色。与他而言,哪怕叶天只是错了一个,但也是错了,就可以给他许多的发挥空间。

  “呵呵,小神医也是真够厉害的,居然只错了一味药,实力还算是不俗的。你们通过考验了,带他们去二等宿舍吧。”

  念及此处,陈克勤便随意的冲身后的几名学生点点头,要他们将叶天带走。

  那几名学生听到这话,当即便要走过去帮叶天和秦宝儿他们这些交流生拿行李。

  白芷轻轻叹息,觉得有些可惜,但旋即,她又苦笑摇头,脸上表情重新恢复平静。

  她知道,自己刚刚是有些贪心了,她本来是担心闻不出几味药,叶天能够闻出足足十四味药,这已经非常的了不起了,只缺一味根本不算什么,毕竟这世上没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等一下!”可就在这时,叶天却忽然抬起手,望着陈克勤,漠然道:“我的判断不可能出错,这碗汤药的第十五味药,绝对是糙苏,而不可能是藿香!”

  “呵呵,小神医,错了就是错了,人哪有能不出错的。我知道你想十全十美,可是做人也要用于承认自己的错误!”陈克勤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一脸说教的样子道。

  “如果错,我认;如果没错,我凭什么要认?”叶天漠然一笑,望着陈克勤淡淡道:“我要验药渣!”

  难道真的是糙苏?!

  陈克勤听到叶天的话,心不由得一沉,隐隐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没有任何迟疑,他当即便想要说药渣已经被倒掉,这样便能够死无对证。

  “错了就是错了,还不敢认,那就让你错得心服口服,不就是药渣嘛,我给你拿来!”

  可还不等陈克勤开口,那名将汤药端出来的学生已是冷笑道。

  这小子,真的是……

  陈克勤闻言,牙关立刻咬紧,狠狠的瞪了那名学生一眼,恨不能时光倒流,让这小子把刚刚说出来的那句话,重新吃回肚子里面去。

  “那就去取来,如果错了,我认!不过如果我没错的话,那你们同和医大的学生就真是够次的,居然连糙苏和藿香都分不清楚!”叶天焉能不知道陈克勤是想死无对证的心思,生怕再出波澜,当即对端出汤药的那名学生沉声道。

  “你……”听着叶天的话,那名学生立刻被激怒了,抬手指着叶天的鼻子,怒声道:“我这就去给你取来,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话说完后,他转身就向着熬煮汤药时的药房赶去。

  这臭小子啊,坑死人了要!

  陈克勤心中跳脚,可那名学生已经转身离开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拦阻,只能做出一幅长辈的样子,看着叶天道:“年轻人,要虚心一些,不要因为有点儿名气就心浮气躁。认个错,其实没那么难的,勇于承认错误,比不承认错误要好太多了!”

  “那以前有关杨伟抹黑中医的事情,你可认过错吗?”叶天根本不吃陈克勤这一套,直接扯下了他伪善的面具,望着他的双眼,冷笑道:“你别告诉我,人老了,脸皮也跟着年龄变得像城墙一样厚,就可以不认错了。”

  陈克勤听到这话,眼前不由得一黑,差点儿没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本是想恶心一下叶天,可没成想,兜兜转转,竟是被叶天反过来恶心了他一番。

  “当初的事情,都是杜启明所为,我识人不明,被杜启明给蒙蔽了,这是大家都有公论的事情。至于你说过的那些话,也都是杜启明假借我的名义说的。而且杜启明已经被赶出了中医协会,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也不会还坐在同和医大校长的位置!”

  陈克勤咬牙切齿良久后,搬出了自己的解释。

  “是否这样,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叶天鄙夷冷笑,根本不信陈克勤的鬼话。

  杜启明不过是一个被陈克勤利用了的弃子罢了,如果没有陈克勤的首肯,就算是借杜启明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那样的话。

  至于杜启明事后为何要承认那些话都是他所说,和陈克勤没有任何关系,原因很简单,一则是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证实陈克勤和杨伟有过接触,都是杜启明在跑腿;二则是,陈克勤一定是给了杜启明足够多的好处,多到让他心甘情愿的担下所有罪责。

  “没有证据的话,不要胡言乱语!不然的话,小心别人告你诽谤!”

  陈克勤也被叶天的话激怒了,冷哼一声后,一字一顿道。

  叶天漠然冷笑,眼中满是不屑一顾之色。

  “药渣取来了!你自己看吧,看看究竟是藿香,还是糙苏!”

  而在这时,那名同和医大的学生也已经赶了回来,将一大包药渣往地上一倒,冷笑道。

  “是吗?那就瞪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此药的叶片先端急尖,稀渐尖,这是糙苏的最典型特征;而藿香,则是先端尾状长渐尖!如此明显的区别,难道你选药的时候,都没看到吗?还是,你看到别人把它归类到藿香,就忘了一个医者的严谨,自然而然把它当做了藿香?”

  叶天漠然一笑,弯腰蹲在地上,目光如炬,伸手在药渣堆中拨拉了几下后,而后从里面找出了几枚唇形的叶片,在那名同和医大的学生面前晃了晃后,冷冷道:

  “我觉得你们等下可以回去好好想一下,你们药理课老师教的东西,是不是都被你们喂给狗吃了,竟然连糙苏和藿香都分不清!”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独孤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孤清风并收藏极品透视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