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坡的草地有种独特的泥土香,华天宇看梁婉君穿的红裙不方便坐地上,他就主动把自己身上唯一的T恤给脱了下来扑在地上,给她当坐垫。

  孤男寡女在野外,华天宇上来就脱衣服,勾起了梁婉君不好的回忆,她惊惧的后退一步,以为华天宇又兽性大发。

  要不说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华天宇那次只是酒后失德,就在梁婉君这里成了人生污点。

  不过他今天可没有喝酒,只是将T恤铺在草地上,说道:“嫂子,坐下吧,省的地上凉。”

  梁婉君这才知道误会了华天宇,也是,没有喝酒的华天宇,就是个正直可靠的邻家弟弟。

  梁婉君推脱让华天宇把衣服穿好,其实也因为华天宇上身那壮硕的肌肉群让她有点心摇神驰,一个独守空房的多年的少妇面对这样的生猛壮男,还是难以自持。

  “没关系,嫂子你坐着吧。”

  华天宇一再的规劝,最终梁婉君才同意,默默的坐在“爱心”T恤上,心里暖暖的。

  有时候女人要的其实很简单,有个关心自己的男人,就心满意足了。

  华天宇主动凑过去,重新握住她的手,两人并排坐着,一起欣赏夜空大如圆盘的明月。

  “很久没有这么悠闲了,我感觉我忙碌了一辈子。”梁婉君感触的说。

  她神色有些凄凉,这寂静哀婉的夜色,总能让人回想起不堪的往事。

  “以后会好起来的,我来保护你!”华天宇秀气了他强壮的肱二头肌。

  “嗯,谢谢你,天宇弟弟。”梁婉君感动不已。

  “我希望你直接叫我名字。”

  华天宇这么说是有目的的,亲密关系,就要从称谓开始。

  “嗯,谢谢你,天宇。”

  梁婉君改了称呼,这下果然亲密许多。

  她重新把目光移向天空,美眸之中眼波流动,身边有可以依靠的华天宇,她心房逐渐打开,就想把压在心底的心事说出来。

  “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梁婉君幽幽的问。

  “当然愿意,我会是一个好听众。”

  华天宇紧握她的手,这正是个了解嫂子的好机会。

  梁婉君目光飘远,缓缓的说:“我娘家住在江东省的一个小村子里,我还有两个哥哥,我是三妹。我家里重男轻女,所以我小时候没得到什么关爱,在我印象里,有好吃的爸妈和爷爷奶奶,都是先分给我的两个哥哥,每到过年,我就羡慕的望着哥哥们身上的新衣服,而我自己却穿着补丁衣服……”

  说道这里,梁婉君眼里有了雾气,声音微颤,这是她的童言阴影,隐藏在心里数年。

  华天宇感同身受,单臂搂住她的肩头,将自己的温度传递过去,给她温暖。

  华天宇坚实的臂膀让梁婉君很是宽慰,她迷恋这种感觉,把头靠在华天宇的肩上,继续说道:“我六岁就开始洗衣做饭,8岁在田里做农活,等家里两个哥哥相继上了初中,我却因为没有学费而辍学。好在我的小学班主任心善,替我交了学费,给我买笔和书本,我才磕磕绊绊的念完小学。上初中后,我就在外面帮工赚学费,但我父母还埋怨我不为家里干活……这些我都能忍,父母之恩重于一切。但就在高三的时候,我大哥要结婚拿不出彩礼钱,我爸妈收了焦家的三万五千块钱,把我嫁到了焦家……我还记得,那天我刚考了全班第一名,兴冲冲的拿着卷子回家要给爸妈看,见到的却是我那个已经去世的公公,还有失踪多年的老公……”

  后面的事情华天宇都知道了,梁婉君年纪轻轻就嫁到了焦家,成为了他的邻家嫂子,而娘家和她也断了往来,像个包袱一样,丢掉了就再也没管过。

  梁婉君前半生过的太苦了,华天宇心痛不已,下意识把她拥进怀里,给她安慰。

  梁婉君一直把这些往事埋在心底,今天说出来,仿佛一块悬着的石头落了地,委屈之下抽泣起来。

  “嫂子不哭,以后有我照顾你,我爱你,婉君!”

  华天宇终于说出了心中所想,此刻楚楚可怜的梁婉君,就是他要一生呵护的另一半。

  梁婉君止住了哭泣,带着悲意说道:“我配不上你,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你应该找一个好人家的女孩。”

  “不!”

  华天宇紧盯着梁婉君的眼睛,执着的说:“我爱的就是你,你之前的事我不在乎,我会来守护你的后半生,决不让你再受苦!”

  此刻华天宇一股顶天立地的男儿气势,是她可以依靠的对象。

  梁婉君感动的一塌糊涂,她如何不想每天躺在华天宇的怀抱里互诉衷肠,可是她心里有根刺,咬着牙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明明也喜欢我,我感觉得到,为什么不接受我的爱?”华天宇大声追问。

  在华天宇炯炯的目光中,梁婉君才说出了心里的“芥蒂”:“可是我还有丈夫,我不能爱你,会被人搓脊梁骨,那样对你、对我、对焦家都不负责任!”

  原来是这件事,华天宇长舒一口气,耐心的说:“没关系的,焦志远已经当了失踪六年,他根本没有过履行丈夫的义务,按照法律规定,可以起诉离婚,只要你点头,这件事我可以替你办!”

  华天宇早就熟读了《婚姻法》的相关知识,这种起诉不存在难点,只需要花点时间,梁婉君就能恢复单身。

  “真的吗?”梁婉君心动了,眼睛亮了起来。

  她一直在乡村里生活,消息闭塞,她并不知道婚姻法还有这样的内容,经过华天宇的指点才茅塞顿开,困扰她的心结似乎一下子就解开了。

  “那……那……行不行啊?”

  梁婉君忽然害羞无比,她不好意思直接让华天宇帮忙,这显得她也太主动了,在梁婉君的传统观念里,女孩子应该矜持,不能太主动,否则会显得轻浮。

  “当然行,我会尽快找律师起诉,你只需要把各种证件给我就好了。”华天宇打了包票,这可是他的终身大事,没有比这个更积极的了。

  梁婉君感觉自己被幸福包围,把头埋进华天宇雄壮的胸膛,嗅着男人的体味,她陶醉不已。

  梁婉君一头柔顺的青丝发梢,在华天宇见状的胸大肌上撩动,弄得他痒痒的,面对多情的嫂子,华天宇哪里还忍得住,紧紧抱着梁婉君的娇躯。

  华天宇的双手在梁婉君背上游走,感受着她苗条的身材,鼻孔里全是梁婉君的体香,华天宇很自然的用手托起梁婉君的下颌,对着那诱人的红唇,直接吻了上去。

  此刻,华天宇激动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梁婉君没有躲避,而是闭上了眼睛,于是颤抖的双唇就这样贴在了一起。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旖旎而生涩,华天宇贪婪的索取,舌头很快伸了过去,梁婉君则唔唔几声抗议,但很快也迷失了,吻的忘我后,两人在草坪上滚做一团。

  天空一片云彩飘过,将月光遮住大半,月亮似乎也害羞了,不想看这对有情人狂撒狗粮。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