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比利跟着华天宇回了家,一到家里,华母看到比利,吓得差点摔了跟头:“老天爷,你身后的是黑无常吗?”

  “妈,你别怕,他只是个黑人而已。”华天宇赶紧扶住了母亲。

  “我还以为见鬼了呢!”

  华母抚着心口说道,她一直在农村生活,可没见过黑人,光线不好的时候,就看到衣服在空中飘,是有点瘆人。

  “女士你好,我是比利!”比利上来就按照他的语言习惯打招呼。

  华母面色尴尬的笑着,这种西式称呼方式她有点接受不了。

  华母一把将华天宇拉到一边,小声问他:“这黑人来咱家干啥呀?”

  “他……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说,算是来治病吧。”华天宇勉强给比利安排了个理由。

  远来是客,不能一来就把外国友人往外赶,丢了国人的气度,华天宇是这么想的,先让比利住家里吧,兴许他受不了简陋的环境,自己就跑了。

  “爸,家里来了个外国客人,来看伤,他国内没有亲戚,在我们家要住几天。”华天宇进屋后,把比利介绍给父亲。

  “嗨老兄,我是比利。”

  比利又是他国外的那套打招呼方式,他们称呼长辈也是直呼其名,但他忽略了这是中国。

  华天宇直接就给比利后脑勺来了一下,斥道:“占我便宜呢,叫叔!”

  比利立马变得低头哈脑的怂样,用小学生的语气说道:“叔叔好!”

  “好好,别嫌弃家里就好。”华荣到底见过世面,没有表示过多惊讶,还热情的要给比利沏茶。

  “我喜欢咖啡,一块方糖,谢谢。”比利性格直爽,直接说出要求。

  “我们家没有咖啡,要么白水,要么茶,你自己选。”华天宇没好气的说,他有点后悔带比利回来了,生活习惯差太多。

  “那就白水好了。”比利也算好说话。

  在客厅里简单聊了一会,华荣就按照待客的习惯,让华天宇到楼上给比利收拾一间卧室出来,他家里有好几个空房间。

  到了楼上空房间,华天宇决定和比利谈一谈,他郑重的说:“比利,你既然要跟来我家里住,那就要按照我的规矩。”

  “没问题,现在你是我的老板。”

  比利很恭顺,一个接近两米的大块头,向华天宇这个一米八身高的人低声下气,很有喜剧感觉。

  华天宇说:“第一,在我家要守规矩,我留你是好客,你不能把这里当旅馆,也要为家里做点家务之类。第二,不能有不良嗜好,我爸妈都上年纪了,别给我在家里唱RAP跳街舞,别酗酒沾毒搞女人。”

  “OK,这些我都答应,我想搞那些,也没有钱。”比利一翻自己比脸干净的兜,说的很直白。

  “那行,你如果有违反,我立即把你踢出去,像那天在拳台上一样。”

  华天宇觉得需要给个蜜枣再来一棒子,免得比利无法无天。

  “OK,OK,你都遵守,你千万不要再像那天一样吼我!”

  比利对虎啸山林的音波攻击记忆犹新,关键他之前一直练习的是身体的抗击打训练,属于物理防御,而音波攻击属于魔法伤害,比利没有一点抵挡能力,一次就把他给吼怂了。

  “你守规矩,我不会动粗。”华天宇和他算是定下了君子协定。

  就这样,比利在华天宇家安顿下来,华天宇去村里的小卖店给比利买了一些日用品,对他还算客气。

  华天宇一家接受了比利,而村里的村民就不淡定了,当听说华天宇家来了个黑人,都像是动物园看大猩猩一样赶过来看热闹。

  比利也不怕生,热情的和村民打招呼,他汉语说的还算流利,和村民沟通没问题,聊了一会还和几个人玩起了摔跤,几个大老爷们都搬不倒他,比利壮的和牛犊一样。

  华天宇开始还担心比利要动粗,不过后来看到有人碰到他伤口,他也只是口头提醒,并没有动拳头或发怒,脾气还算好,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暴力狂,和拳台上的他是两个人。

  想来也是,拳手不一定都是暴力狂,拳手只是个职业,在拳台上拼命争胜,在拳台下也是个普通人。

  见比利这面没问题了,华天宇就悄悄来到了梁婉君家里,拿回他的T恤。

  一进门,就看到梁婉君在院子里收拾药材,把新鲜的药材摊平晾晒。

  “嫂子,我来了。”华天宇没多说,蹲下来帮忙。

  “太脏了,你去屋里歇着,电饭锅里有银耳羹。”梁婉君催促道。

  “我也没事,一起把这些药材处理完好了。”华天宇麻利的把药材根茎都分剥开来,替嫂子分担任务。

  梁婉君甜甜一笑,心里幸福无比,有人能关心自己真的很好。

  “官司那件事,需要你的资料,包括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我明天要拿给律师,很快就会进入司法程序。”华天宇说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嗯,等会拿给你……”

  梁婉君应了一声,没有多余回答,只是干活的手,更加有力气了。

  过了一会,梁婉君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有很大声音,她放下药材出门一看,就惊讶的看到比利在和别人掰腕子,黑大个已经战胜了五六个村里壮汉,超神了。

  “哎呀,天宇你快看,外面有个黑人!”梁婉君跑回来,惊慌的向华天宇汇报。

  “嗯,他叫比利,这几天住在我家。”华天宇说。

  “什么?住你家?他是你朋友?”梁婉君很惊讶。

  “是的。”华天宇点头。

  梁婉君纠结了一下,说道:“怎么没听你说过有外国朋友?有句话我说了你别介意,我听别人说黑人身上都有那种治不好的下流病……”

  华天宇笑了:“你说艾滋是吧?这只是谣传,并不是所有黑人都滥交,比利他就没有病,我给他号过脉,如果有病,我也不会带来家里不是。”

  “那就好。”梁婉君这回放心了,坐下来安心处理药材。

  有道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两人很快处理完药材,梁婉君就邀请华天宇到屋里,给他盛了一碗温热的银耳羹,她则回了卧室,还把门给反锁了。

  华天宇品尝了一口银耳羹,甜而不腻,滋补润肺,滋味无穷。

  但是美味比不上好奇心,他不知道嫂子去屋里在做什么,好奇之下,就开启了望气,视线穿透房门,华天宇的表情一下就定格了,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