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着挺好喝的啊,这是醒酒汤?”叶枫眨巴两下醉眼,好奇的打量着这碗带着淡红色泽的汤。

  华天宇道:“这是华式秘制老方,保你没喝过,喝完还想喝!”

  “哈,你怎么像是搞传销的!”

  叶枫的话当然只是调笑,他最清楚华天宇的医术,因此不等醒酒汤凉了,就吹着热气“嘶溜嘶溜”的喝了起来。

  “嗯,味道还不错,酸酸甜甜,嘶……”叶枫喝了一口称赞,不过也被烫的嘶嘶哈哈。

  “是吗?我们也尝尝。”

  其他小弟停止了吹牛,都来尝一尝华天宇亲手熬制的醒酒汤。

  “这醒酒汤有点门道,没有那种生姜味。”

  “怎么熬的,和功能饮料口感挺像。”

  大家对醒酒汤赞誉有加,那独特的味道果然让他们喝了还想喝,喝完又添一碗,一大盆热汤,没用十分钟就喝光了。

  华天宇还拿出了一点农家小菜和点心招待他们,大家聊了个把小时,汤水也喝饱了,准备撤了。

  “诶?我好像醒酒了,脑袋清楚了。”叶枫第一个觉察出异常,他站起来走路不晃了。

  “我也是,不晕了。”其他小弟也都是类似的情况。

  “华哥的醒酒汤,强无敌!”叶枫竖起了大拇指。

  “醒酒了就可以开车了,祝你们夜生活愉快,我就不留你们了!”华天宇道。

  “哈哈,谢谢华哥的盛情款待了!”

  其他人笑着告辞,上车后,三辆车稳稳的开走,神态清醒的上路就安全多了。

  华天宇关门,回来把桌子收拾掉,然后回到了卧室。

  他拿出纸笔,在认真的做笔记,把醒酒汤的熬制心得和效用都记下来。

  其实这道醒酒汤之所以这么神奇,是有两个原因。

  一是,他们今晚喝的是啤酒,本身度数低、代谢快,坐了一个小时就好转不少。

  二是,《青囊书》记载的古方委实神奇,先祖多年的智慧和经验的结晶,可不是白白吹嘘,只待下次实验解白酒的效果。

  不久华天宇给叶枫打了个电话,确认他们已经平安到市里,他就放心了。

  华天宇拿起手机,就发现有很多未读消息,全是梁婉君发过来的,她让华天宇有空回消息。

  华天宇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站在窗口看了看,发现嫂子卧室拉着窗帘,里面还有灯光,说明她没有睡。

  华天宇喝过了醒酒汤,现在脑筋十分灵活,这个时间梁婉君肯定准备换衣就寝了,于是他在微信里发送了视频聊天的请求,说不定可以看到点限制级内容。

  铃声响了一会,微信显示视频聊天连接成功,那边出现了梁婉君略显羞涩的脸庞,原来她真的打算睡觉了,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小背心,农村人没有穿睡衣的习惯,这种背心就相当睡衣了。

  “天宇,打架的事情怎么样了?你光说没事,可是这么晚回来,让我很担心。”梁婉君关切的问。

  华天宇轻松的说:“真的没事,刘二嘎弄了张假的验伤报告准备讹我一笔,但我找了朋友拿到了他造假的证据,明天去派出所对质,看他怎么说。”

  “这就好,反正你不能有事,要不然嫂子过意不去。”梁婉君说。

  两人聊天的时候,梁婉君没有注意自己的形象,手机镜头有些往下,正好一个斜视的角度,华天宇就看到了一道幽深的沟壑,称得上波澜壮阔,还有两点迷之突起,这画面杀伤力太大,华天宇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男人不愧为视觉动物,明明都亲自丈量过了,现在看到也让他魂不守舍。

  梁婉君有点纳闷华天宇是怎么了,不过她看到自己手机上的小窗口,忽然发现了问题所在,惊呼一声就用手遮住要害,发现目标太大难以遮掩,不解决实际问题,就把手机扣在床上,随后飘来一句:“哎呀,太丢脸了!”

  “没有啊,发生什么事了?”华天宇装作懵懂小清新,很像那么回事。

  “明天如果需要我去作证,就提前和我说……我睡觉了,拜拜!”梁婉君慌慌张张的掐断了视频。

  华天宇感到很惋惜,才观察了十几秒的时间,也没想起截屏,实在是失败。

  不过他大饱眼福的同时,也遇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小兄弟起义了,孤单的夜里,单身男人最是难熬,华天宇只好去浴室狂冲凉水,好不容易才浇熄他不健康的思想……

  第二天,华天宇一早给村民们看完病,就换好衣服去红旗镇派出所,今天是约定调解的时间。

  刘二嘎提前到了,依然的石膏加身,标准的木乃伊装扮,他在调解室里看到华天宇,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仿佛胜券在握。

  华天宇没理他,当着民警的面把昨晚医生写的那张证据交上去,并指出那张验伤报告不实,他只是轻微的推搡几下,像是性病、肾结石根本就和打架无关,刘二嘎是只想讹诈而已。

  这位民警在红旗镇工作多年,当然知道刘二嘎的德性,不用看证据也知道怎么回事,当场就质问刘二嘎。

  刘二嘎心里暗骂那医生收了五百块钱又把他供出去,口头却想不到借口反驳,只是支支吾吾的一口咬定华天宇打他。

  华天宇笑了笑,说道:“打人我承认,你把医药费单子拿出来,我认账,抹点红药水、消炎药的钱而已,300块够不够?”

  “什么?300都不够我塞红包……哎呦,我头疼,估计是重度脑震荡,我需要做脑CT,我要住ICU!”

  刘二嘎说漏嘴了,就赶紧插科打诨,打算胡搅蛮缠下去。

  “那你慢慢演戏,我还有事不陪你玩了,记得,我只认三甲医院的鉴定证明,而且要尽快,过时不候。”

  华天宇说完就去交治安罚款,这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至于刘二嘎那点医药费,他根本不在乎。

  只不过华天宇有点纳闷,按理说昨晚刘二嘎就应该旧疾复发,可怎么还没见效?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