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刘二嘎下面就开始流脓肿痛,又痛又痒偏又不能挠,简直欲仙欲死,后来他就把华天宇给他开的药一股脑的用上去,果然镇住了伤势,不过那只是治标。

  就在华天宇离开后,刘二嘎就感觉下边又开始痛了,片刻后捂着裆就开始惨嚎:“哎呦,疼死我了!”

  “呦嗬?这演的还挺像。”民警没好气的在旁看戏,他还在惊叹,这个宝山村碰瓷老赖演技飙升,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民警就看出不对劲了,刘二嘎疼得满头大汗,青筋暴跳,这绝不是装出来的,马上找同事把刘二嘎送镇医院。

  民警还以为是华天宇打出来的伤势,可是等把刘二嘎送医院一查,却是性病复发,情况极其惨烈,上面的小脓包爆裂流脓,那场面和火山喷发差不多,镇医院的医生看的直皱眉,让他转去市区的大医院,他们这里治不了。

  民警一看这种病肯定不是斗殴造成的了,他们也烦刘二嘎这赖人,就通知家属,让他们带刘二嘎就医,这是刘二嘎自己的事情了。

  刘家人也不待见这个不肖子孙,不过出于亲情,还是送他到了市里专业的男科医院,交了点住院费就走了,谁也不想沾上那种恶心病。

  男科医院的医生阅鸟无数,但爆发这么严重的病情可十分罕见,他们经过研究后,对刘二嘎说:“现在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病灶切除了,以免感染恶化,放心,我们医院有国外进口的假体,装上可以进行正常的排泄,只不过无法进行夫妻生活了。”

  “什么?那不是要变成太监了?你们有病吧,我还没结婚呢,要生孩子,我要艹逼!”刘二嘎疼得大骂,脾气也坏,女人就是他的一切,他决不允许失去男人的骄傲。

  “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但目前国内没有这方面的特效药物,保守治疗很容易造成全身大面积感染,到时候会危急生命,我绝不是在危言耸听!”

  医生把情况说的很严重,刘二嘎听呆了,一时忘记了疼痛,心里开始盘算。

  一旦切除了小弟弟,那他就没法人道了,人生也失去了乐趣,还不如一死了之。

  不过他可没有自杀的勇气,市里几个会所的头牌他还没有玩过,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了御女的能力。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刘二嘎嘴里神神叨叨的念叨,他忽然想起,最近吃了华天宇开的药情况明显好转,但是他总是忍不住中途就去找患病的小姐嗨皮,结果病情更加严重,最终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对,也许华天宇能治我的病!”刘二嘎在病床上哈哈大笑,他看到了生活下去的希望。

  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他已经和华天宇闹掰了,不知道华天宇肯不肯为他再开药,估计是不肯的了。

  想到这里,刘二嘎痛叫一声,下面疼得更厉害了。

  那医生看到刘二嘎这个样子,叹了口气,心说切掉JJ又不是失去全部,六根清净后可以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生活当中,说不定可以成就一番伟业……

  刘二嘎不想待在总惦记他JJ的医院了,自己跑回到了村里,他忍着不适来到华天宇家求医,却发现华家大门紧锁。

  刘二嘎急了,他可以等,但是鸡儿等不了,虽然经过了专科医院的处理暂时止痛,但那只是治标,如果想治本,只有华天宇有这个能力了。

  “唉,我怎么这么混,非招惹华天宇干什么,那点诊费我随便讹几个人就有了啊!”

  刘二嘎此时才懊悔不已,但无济于事,他没有华天宇的电话,急的直挠头,当看到隔壁梁婉君家时,他忽然灵机一动,因为他知道华天宇和梁婉君关系不清不楚,要找华天宇去问梁婉君准没错。

  刘二嘎推开梁婉君家的大门,就看到身姿曼妙的她在院子里在采摘药材。

  “你来干什么?”

  梁婉君看到刘二嘎后突然戒备起来,村里男人登门一般都没好事,她之前就有阴影,因此退后几步,将柴刀拿在手里。

  这时一团银色突然冲了出去,直接蹦跳而起,带着冲力撞翻了刘二嘎。

  原来是英英出手了,它感受到梁婉君的警惕之意,马上窜出来将刘二嘎扑倒,它很有智慧,知道自己身体稚嫩体重轻,所以它先跃到门旁的凳子上,借着高度和冲力飞扑刘二嘎的面门。

  有异物来袭时,人通常会有后退闭眼的动作,所以英英就利用这个把重病在身的刘二嘎扑倒在地,小狼爪按在刘二嘎的脸上,呲出小牙咆哮威胁。

  “哎呦!别咬,别咬!”

  刘二嘎是来求援的,英英这样的小奶狼他也不敢招惹,就抱着头就饶。

  英英此时威风凛凛的咬住刘二嘎的衣领不住咆哮,宛如一尊百胜战神。

  “英英,回来!”

  梁婉君怕它受伤,就把英英唤了回来,并赏了它一块幼犬饼干,作为它英勇护主的奖励。

  英英吃完饼干就蜷伏在梁婉君身侧,忠心耿耿的守护美丽的主人。

  梁婉君手持柴刀喝道:“刘二嘎,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要不然我不客气了!”

  刘二嘎刚从地上爬起来,因为他身体有恙,因此这一摔差点要了老命,他赶紧回答:“梁妹子别激动,我是来问问华天宇在哪里?我要找他。”

  “你找他干什么,你不是在讹他的钱吗?”梁婉君质问道。

  “我之前那不是糊涂嘛,脑瓜子让驴踢了,不该做错事,我是来找他赔罪的!”

  刘二嘎语气十分激动,不激动也不行,下面的伤势马上要控制不住了,脓液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要找华天宇赔罪?那你来我家做什么?”梁婉君还在怀疑刘二嘎有龌龊动机。

  刘二嘎说:“他家不是锁门么,我寻思你是他相好,肯定知道他在哪里。”

  “呸!”

  梁婉君轻轻啐了一口,脸色微红,连刘二嘎都看出猫腻了,看来她和华天宇的事情瞒不了多久,不过没关系,反正再有一个多月,他俩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梁婉君神色缓和了一些,也意识到刘二嘎不是来骚扰的,他佝偻着身子脸色蜡黄,仿佛随时要熄灭的风中残烛,这种状态估计一根手指就戳倒了,确实不像有下流想法的样子。

  梁婉君放下了柴刀,对他说:“那我给他打个电话,你站在门口等一会。”

  梁婉君拿出手机,现场和华天宇通电话。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