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饭饱,到了散场时间,大家都喝的东倒西歪,那群小弟不是拿着手机找手机,就是在人往桌子底下钻,洋相百出。

  华新书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要去结账,温菲扶着他,很是吃力。

  “我来吧。”华天宇过去搀住堂哥,温菲浅浅笑了一下表示感谢,他们一起去前台。

  这顿饭加上下午的消费,一共八千多块,这还是老板芮全打了九折的基础上,温菲有些搞不清楚男朋友为什么这样破费,这赶得上她两个月的工资了。

  温菲已经打算好,明天要和男朋友聊一聊,结婚前无所谓,结婚后可不能这样败家。

  忽然华新书像是喝醉了,往地下出溜,华天宇去扶的时候,华新书突然眼睛眨了一下,给他使了个眼色。

  华天宇顿时会意,这是在演戏,他也就配合着对温菲说堂哥喝多了。

  这时叶枫满身酒气的走过来,说道:“今天大家都喝多了,我在楼上开了房间,喝多的今晚全都睡在这里,老华都走不了路了,也住这得了。”

  华天宇配合的替表哥拿主意了,带着他上楼。

  温菲不放心男朋友,就和华天宇一起乘电梯,没想到叶枫也挤进来,并悄悄的给华新书的口袋里塞了点东西,被华天宇看到了。

  华天宇没有声张,一直将华新书送进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双人间。

  华天宇把堂哥往床上一放,叶枫就说:“华天宇,和我出去商量点事。”

  他一般都是叫“华哥”的,这次直呼姓名,明显是有所图谋。

  “温菲,你看一下他吧,我先有点事。”

  华天宇和未来堂嫂说了一声,就和叶枫出去了,叶枫临走时还重重的关上了门,随后就嘿嘿奸笑。

  两人乘电梯下楼,华天宇就问他:“你刚才给我堂哥什么东西?”

  叶枫道:“威尔刚啊,今晚能不能成事,就看你堂哥的表现了。”

  华天宇无语,这叶枫果然没什么好主意,原来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两人到了楼下,安排清醒的人把喝的烂醉的都抬到楼上房间,大概有十来个人可以坐车回家,剩下失去意识的就在客房住一晚好了。

  这次因为大家喝的是白酒,酒劲上来他们这些人走路都晃悠,这种情况下估计刹车和油门都分不清楚,在华天宇的强烈要求下,叶枫找了三个代驾司机,开车先送他们回市区,还是安全第一。

  “华哥回见,明天注意找你堂哥打听结果,别忘了方露的约定。”叶枫临上车和华天宇告别,都大舌头了还惦记着他的方露。

  “知道了,快回家早点睡觉。”华天宇挥手和他们告别,目送车子依次离开。

  华天宇惦记着堂哥,就返回楼上房间,在门口听了听,忽然隐约的听到了女人压抑的声音,华天宇脸色一红,听堂哥的窗根可不好,就赶紧溜了。

  华天宇要打车回宝山村,这么晚了很少有司机接单去偏僻的村里,华天宇只好许了个高价,200块到宝山村,赶得上在宾馆住一晚了。

  不过他有必须回去的理由,嫂子还为他熬了醒酒汤,不看她一眼,晚上根本没法安心睡觉。

  出租车开到了梁婉君家门口,华天宇提前给她发了消息,看到街道上没人,华天宇就迅速的推门而进。

  “喝这么多啊。”梁婉君就在门口等着,华天宇一进门,她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还好,和堂哥他们一起。”华天宇吃顿的说道,酒精麻痹了他大脑的反应速度。

  “进来吧,醒酒汤早就熬好了。”

  梁婉君把在锅里热着的醒酒汤盛了一碗,热气腾腾,汤汁泛红,已经把药力都炖出来了。

  华天宇用汤匙搅了搅,吹散热气喝了一口,酸甜入喉,那是恋爱的甜美味道。

  “谢谢嫂子,这么晚还在等我。”华天宇幸福的说。

  “说这些做什么,应该的。”梁婉君望着他,深情无限。

  慢慢的,两人拥吻在一起,华天宇嘴里有浓烈的酒味,但是这更加让梁婉君沉醉,不愿再醒来。

  良久,梁婉君听到楼上婆婆在呼唤她,赶忙挣脱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忽然感觉自己嘴里也有了酒味,怕被婆婆发现,就去涑了涑口,才跑去楼上。

  华天宇感觉自己清醒许多,砸吧嘴品味了一下,嫂子口中的甘甜怕是比醒酒汤都好用。

  过了一会,梁婉君从楼上下来,华天宇就问她:“焦大娘怎么了?”

  “没事,就是灯泡不亮了,我给换了一个。”梁婉君说。

  “这事应该我来做的。”华天宇心疼不已,嫂子还真是全能,忙里忙外的,武能上山采药,文能徒手换灯泡。

  梁婉君笑了笑没说话,她已经习惯自强的生活,她随后去卧室里面整理床铺,准备休息了。

  当她把被子铺好,看到枕头时却犹豫了一下,默默的拿出一个新枕头并排放在一起。

  对于她这种矜持的女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大胆的举动了,她即希望华天宇能像上次醉酒一样留下来陪她,又担心自己这么做会显得太轻浮,因此就希望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提醒华天宇,让他自己发现留下来。

  华天宇跟进了卧室,梁婉君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心里怦怦直跳,羞意无限。

  “嫂子,我走了,你关好门窗,做个好梦!”华天宇从背后搂着梁婉君的腰,在她耳边呢喃。

  “嗯……”

  梁婉君感觉耳朵被吹的痒痒的,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很是纳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怕痒了?不过华天宇要走,她略感失望。

  华天宇在她颈边吻了一下,就转身出去了,并给她带上了房门。

  其实华天宇已经有感觉了,刚才抱着梁婉君时,他还故意的撅起屁股,这样才能不暴露己方压不住枪的事实,十分难受。

  他也注意到了床上的那一对枕头,很想留下来,但是毕竟人言可畏,梁婉君还没有离婚,自己一个未婚男人住进她家里,被人知道了名声太难听了,他一个男人没什么,但是到时候“偷汉子”等词都会安在梁婉君身上,华天宇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受到这种伤害。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华天宇用大毅力强行忍住留下来的冲动,真正的男人就要学会克制,不能太自私。

  华天宇在院里逗弄了一下英英,英英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应,华天宇随即翻墙而出,没有惊动任何人。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