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一伙人都冲进房间,而甘龙胆小的手下都吓跑了,只有那个胳膊被砍伤的人大量出血,倒在地上惨嚎动弹不得。

  华天宇赶紧过去帮他做止血处理,那人吓得直往后躲,华天宇就说“别怕,我是大夫,”才安抚了他。

  华天宇撕下他袖口的衣服,捆扎在上臂,还给他肩部几个穴位按压,减缓流血,这样的急性外伤还是送医的好,以免他大量失血而死。

  华天宇扶着他来到楼下,交给饭店里的保安,让他们赶紧送医院。

  华天宇又上楼去找冷酷那帮人,他觉得自己应该劝阻他们了,即使甘龙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能乱伤无辜。

  等他来到那间人满为患的会客室时,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甘龙的几个死党小弟被刀架在脖子上,不敢乱动,他们投降的快,倒是没有人员伤亡,而甘龙本人也被冷酷按住脑袋贴在桌子上,旁边就是一群拿着砍刀短斧的修车行伙计。

  “哥们,知道自己犯什么事了吗?”冷酷凶恶的问道。

  甘龙刚才看到了冷鸢,就知道是这女人带来的人,没想碰到了个狠茬,他心里也吓得突突的跳,但是毕竟要在社会上混,甘龙嘴上不肯服软,说道:“你想要怎样,划下道来吧。”

  “磕头认错,自扇耳光,求我妹的原谅!”冷酷说道。

  “不可能,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跪女人!”甘龙强硬道。

  “挺硬气啊,小妹,过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冷酷抓着甘龙的头发让他被迫抬头。

  冷鸢看看甘龙那油腻的中年大叔样,根本懒得下手,摇头道:“我才不想脏了手。”

  “那我来!”

  一个暗恋冷鸢的修车工含怒上来,“啪啪”就是几耳光,打的那个实诚,甘龙嘴里吐出血唾沫,牙齿都松动了。

  “有能耐就杀了我,要不然你们这份‘恩情’,我会记住的!”甘龙发狠道。

  “想记住?行啊,我让你记个深刻点的,狗蛋,给他卸个零件!”

  冷酷喊了声,那个下手最狠的狗蛋拎着小斧子过来,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按住甘龙的右手,一斧子剁到了他的小指上。

  顿时鲜血喷溅,甘龙一截带血断指在桌面上滚动,居然真的砍下来了,常人如果下这样毒手肯定会有所犹豫,而这狗蛋上去就剁,是个货真价实的狠人,难怪冷酷特意叫他来打架。

  “啊!!!”

  甘龙痛的大叫,他这才知道这帮东北人是玩真的,下手根本不容情,和他们本地的社会人士不是一个套路,他错误的估计了对手,就受到了难以承受之重。

  其实东北人打架就是这样的风格,上来就干,再加上这狗蛋也是有案底在身,是个在逃人员,下手更是不怕,才造成了这个结果。

  “喂,你们别这样伤害他人!”

  华天宇刚进屋就看到这血腥一幕,急忙出来制止,他是侠义心肠,即使甘龙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能随意的残害。

  “哎我说,你是那伙的?”

  冷酷很不理解,这位“妹夫”怎么还帮着欺负冷鸢的人说话。

  冷鸢毕竟是女人,不想看血乎乎的场面,就说道:“哥,这样就算了,别太过。”

  冷酷点头,就对甘龙说:“行,我妹子发话了,你就说服不服吧?不服再接着干,你还有九根手指头,够砍一会的。服的话,磕头认个错,咱这过节就算了了!”

  甘龙疼得满头大汗,刚才他还敢硬气,现在却怕了。

  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甘龙属于横的,对付软弱的老实人无往不利,但是对于这群不要命的东北人,他彻底怂了,他有家有业,人生还很精彩,不想就这样折在这伙人手里,那个狗蛋让他感到了死亡的威胁,相比于死,磕个头就没什么了。

  “对不起,这位美女,我错了,请你原谅!”

  甘龙捂着断指跪下了,他神态凄苦,一半是疼得,一半是吓得。

  “以后长点记性,别看到女人就欺负!”冷鸢教训他一句,算是饶过他了。

  华天宇上前为甘龙拾起了断指,看了看断面没有污染,就找了纸巾包好,送过去说:“指头拿着,赶紧去医院接指,运气好的话不会影响日后的生活。”

  《青囊书》中也有类似接指的手段,不过需要特殊药方配合,华天宇没有存活,所以说还是甘龙自己去就医好一点。

  冷酷松开了甘龙,他从兄弟手中接过了一个黑包,打开拉链倾倒,里面掉落出整捆崭新的粉色大钞,一共十二捆,也就是十二万人民币。

  “我就带了这点现金,你拿去接指,再给你手下看看伤,够不够就这点了,你要是想找回场子,去鼎盛摩托车行找我,什么招我都接着!”

  冷酷留下了钱和名号,一挥手,手下伙计放开了甘龙的小弟,抽身离开,屋内无一人敢阻拦。

  他这一手办的也很大气,留下钱,给了对方一个台阶,让甘龙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在乎钱的人通常不好惹,要是甘龙找回场子玩狠的话,他也不虚,大不了砍人跑路,从小打架到大的他,就不认识“怕”这个字。

  留在最后的华天宇摇摇头,对甘龙说:“吃一堑长一智吧,以后好好做生意,别在混社会了。”

  华天宇离开了,会客室内空了下来,甘龙的小弟们才敢上前扶起他,同时小声的问道:“龙哥,怎么办?找人吗?”

  甘龙颓废的摇了摇头,这帮东北人根本不按套路来,又硬又狠,他有身家老小惹不起,让小弟把钱收起来,自认倒霉了,哪还敢想着去报复。

  坐车去医院的路上,甘龙给老朋友杜峰提了个醒,他们要勒索的那个姓华的后台他惹不起,手指头都让人家给剁了,让他自己照量着办。

  “啪啦”一声,杜峰那边的电话摔在了地上……

  华天宇没和冷鸢他们一起离开,他不喜欢他们好勇斗狠的行事风格,就在饭店门口打车回家,再说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浪了,坐上出租车上后,他痛的动都不想动。

  华天宇咬牙忍痛回家,等会到家里还要装出没事人一样,以免父母看到担心。

  他把之前熬的中药喝下去,但是药酒必须要别人帮忙涂,那就只好劳烦嫂子了。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