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做饭的时候,华天宇老妈打来电话,问道:“你在哪呢?刘二嘎来找你了,说是什么小狗的事,你快回来看看。”

  华天宇一听就坐不住了,和嫂子说了一声就跑回了家。

  “小狗呢?”华天宇在自家院里看到刘二嘎,就问道。

  刘二嘎经过这几天的治疗,病情已经日趋好转,脸色也红润起来,看到华天宇就讪笑着说:“我上午确实看到了一条银色小狗,当初又不知道是你的,没去抓。”

  “在哪看到的,快说!”华天宇急道。

  “我说了,是不是……”刘二嘎两手搓着,明显是在要好处。

  这可是一上午来第一个消息,华天宇也顾不得了,拿出钱包,把里面的仅有的两百多块钱都塞在他手里,说道:“快说,在哪看到的?”

  “我看到它往进山的那条路上走了,当时有几个小孩还想去抓它,被它逃走了。”刘二嘎说。

  “进山?”

  华天宇忽然想起了英英失踪前的怪异行为,兴许它是要去山上某个地方,而最可能的就是它母亲的墓地。

  “好,谢谢你了,如果还有新消息,请立即告诉我!”华天宇说完就去找梁婉君。

  “嘿嘿,看到条小狗就赚了两百三十一,真是好运气,我得再去溜达溜达,说不定能抓到小狗,再赚两千。”

  刘二嘎数完钱揣兜里,美滋滋的走了,也加入了寻找英英的行列。

  “嫂子,有人看到英英上山去了,我去山上找一找。”华天宇见到梁婉君,告诉她最新消息,免得她心急。

  “我也和你一起去!”梁婉君说。

  “你留在家里照顾焦大娘,上山要走很多路,我腿脚快,再说英英随时可能回来,你守在家里比较好。”华天宇安抚了梁婉君,就在她担忧的目光之下离开了。

  华天宇回家就换上迷彩服,带上水壶等物品,在锅里拿了两个馒头当午饭,就要上山。

  “儿子,等等!”华母叫住了他。

  “妈,什么事,我急着上山去找英英。”华天宇说。

  华母有些担忧的说:“你成天往焦家跑,虽说是帮助人家,可是有人已经嚼舌根了,小梁毕竟有男人,你要注意一点,你也有对象了,让小芸知道,人家能愿意吗?”

  华天宇确实每天都去找梁婉君,村里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因为很多人要来找华天宇看病,因此还不太会传这些,但他们都认定华天宇和梁婉君不清不楚,肯定有猫腻,华母也听说了,所以来提醒一句。

  “妈,我和鲁杰芸真没那层关系,英英必须要找回来,我回头再和你说。”华天宇是一刻也等不及,直接跑出了家门。

  “这孩子!”

  华母面带愁容,很不放心,她隐约觉得儿子对焦家儿媳妇有意思,但她绝不赞成这门亲事,一是梁婉君还有老公,另一方面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自己儿子这么优秀,要找一个年轻漂亮的黄花大闺女,鲁杰芸那样的大学生才般配……

  华天宇沿着山路上山,一路注意观察周围痕迹,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

  他发现自身视力不容易观察,就隔段时间启动一下望气,视线中各种颜色交相辉映,能发现一些隐藏的物事。

  华天宇第一目的地就是埋葬英英母亲的地方,他凭着记忆找过去,在快速行进下,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走到了地方,那片土堆上已经长出了些许青草。

  华天宇蹲下来细心查看,忽然又所发现,在松软的腐殖质土壤下,有一些新鲜的小爪印,而且还发现了一撮银色的毛。

  华天宇用手捡起那些银毛捻了捻,确认是英英的,说明它确实来过这个地方。

  “英英!”

  “英英!”

  华天宇在周围呼唤,却没有回应,英英不知道去哪里了。

  华天宇以墓穴为圆心,扩大搜索范围,一直找到日薄西山,还是没有收获,他身上的疲惫也掩盖不住内心的失落,心里悔不当初。

  “早上它扒门,肯定是想它妈妈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要不然带它来这里一趟,免得它自己走丢了!”

  华天宇开始往回走,他心里还抱有一线希望,英英能自己回家。

  等他回到宝山村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家家都飘出了菜香,都在吃晚饭。

  华天宇第一时间来到梁婉君家,想看看英英回来了没有,结果华天宇一进门就看到梁婉君同样期待的脸。

  “英英去过它妈妈的坟,但我找了一下午也没找到,可能它不回来了。”华天宇叹气道。

  “唉,我曾经想过英英最终会离开我们,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它回到森林也挺好的,就是现在它太小了,连只狐狸都可以欺负它,哪怕再等两个月再走也好啊。”梁婉君伤感的说。

  “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就别太操心了,等明天我再去山里找找看,实在找不到,就只能祝福它以后快乐的生活了。”华天宇说完抱住了梁婉君,给她温暖,梁婉君才是英英离开后,最伤心的人。

  安慰一番,华天宇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他整个下午都时刻不停的在林间疾走,不仅消耗大量体力,还长时间开启望气,精神也是疲惫至极。

  “咋累的这么狠?”

  华母看到儿子这样的状态,心疼的不得了,给他端来水杯,先喝点水。

  华天宇出去时带的水早就喝完了,到家才觉得口如火烧,一口气喝干了一杯凉白开。

  华母道:“你说说,为了焦家的一个小狗至于么,妈明天给你再要一个小狗去。”

  “不一样,英英是无可替代的。”华天宇疲惫的说。

  “唉,你呀,为人家出那么大的力。”华母是心疼自己儿子,才开始唠叨。

  “婉君嫂子一个人不容易,我有空能帮一点是一点,难道你让她一个女人进山去找英英吗?”华天宇说。

  “也是,都不容易,妈也不说你了,你注意点影响就行,我可听到有人嚼舌根,说的可难听了。”华母说道。

  现在华天宇没法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了,因为这是事实,不过再忍一个多月就好了,官司一结束他和梁婉君就解放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