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一个穿着吊带上衣和齐逼小短裙的少女从出租车上下来,她就是娟子,大约十七八岁,一米五八的个头,小小年纪就化着浓妆,看起来倒有几分姿色,就是胸口和黄毛说的一样,分不出正反,减了不少分数。

  娟子过来后见到了徐强,马上喊“强哥”,就问找她什么事。

  “是华哥找你。”徐强一指华天宇。

  “帅哥,什么事啊?”娟子玩世不恭的问道。

  华天宇有点意外,听别人的描述,这娟子是个问题少女,看行为举止有点轻浮是不假,但她眼神出奇的清澈,还真是出人意料。

  “和我说说武书杰的事。”华天宇道。

  这娟子也有心眼,弄不清楚华天宇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回头用眼色咨询黄毛。

  黄毛说道:“华哥是要办小杰,知道的都说出来!”

  “早说啊,就那个垃圾,老娘是瞎了眼才跟他处对象。”

  娟子说了一句后,就从包里拿出一盒女士香烟散烟,却没一个接的。

  她自顾自的点上,老练的吐出一个烟圈,开始说话:“他这人没本事,家里穷,非要装阔气,处了三个月,就送了一个不值钱的石头记手链给我,连个iPhoneX都不舍得给我买,对我要求却挺高,床上各种花样都要玩,还要我穿制服、捆绳子伺候他,后来还想开老娘的菊花,我火了,抽了他一耳光就掰了。”

  “咳咳,”华天宇干咳一声,没想到武书杰一个高中生就有这么丰富的业余生活,不过他可不想听这些琐事,又问道:“那他有什么违法活动吗?”

  “太多了,打架斗殴、赌钱,他啥都干,啥都干不明白,跟着别人屁股后面瞎吆喝行,真要真刀真枪的打起来,他就怂了,他宿舍柜子里那把砍刀,和我炫耀好几次了,却从来没有拿出来砍过人。”娟子无意间说出了一个秘密。

  “砍刀?”

  华天宇心中一动,这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就把徐强叫到一边,问他:“镇一中里有熟人吗?找校方突击检查一下宿舍,武书杰私藏管制刀具,够处分的吧?”

  “太够了,开除都行,我去办!”徐强马上就去打电话。

  都是一个村的,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华天宇也不想断了武书杰未来的求学路,就嘱咐道:“这次查到刀具先让他回家待几天,不要开除,等反省好了再回学校上课。”

  “妥了。”

  徐强知道了,就去找镇一中的熟人,把事情一说,对方很重视,表示马上带保安突击检查学生宿舍。

  “行了,咱等消息就行了,要不先去我那坐会?”徐强说道。

  “行,把这些人都叫上,去你的KTV,感谢你们帮忙,今天我请客!”华天宇说。

  “这不骂人吗?到我的地盘还能让你花钱,随便玩,随便吃!”

  徐强吆喝一声,叫上在场的几个小青年,一起坐车去他的金歌KTV。

  这群小年轻好玩,再说徐强请客哪有不从的道理,顺便可以结识那位神秘的华哥,所以大家都高兴的一起到了KTV。

  下午KTV里没什么人,徐强找了最大的一间包厢,让服务员把啤酒饮料果盘都端上来,他们今天下午要好好玩玩。

  “去,叫几个妹子来伺候华哥。”徐强吩咐自己手下。

  “别叫外人了,就我们几个挺好。”华天宇是不喜欢那些欢场的女人,委婉的拒绝。

  “那也行。”徐强就坐下了,开了几瓶啤酒,拆了一条中华烟,让大家随便取用。

  黄毛这时拍了拍自己大腿,婬笑道:“娟子过来坐,一会给你吃大香肠!”

  徐强当时就给了黄毛后脑勺一巴掌,瞪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屋里就这一个女的,肯定要安排给华哥,你这么不懂事呢?

  黄毛这才明白,立马不吱声了,转去喝啤酒。

  娟子对黄毛没什么兴趣,华天宇这种帅哥才是她的目标,现在的年轻女孩都是颜控,帅既是正义,别的都可以忽略。

  娟子坐到华天宇身边,故意的靠过去,华天宇却挪了挪位置,借口太热了,要保持距离。

  “一会就好了,空调刚开。”娟子笑着圆场,她同时扯了扯短裙,盖住了一点大腿的春光,因为她发现华天宇不喜欢这种情调。

  华天宇拿起酒杯,敬在座的一群人,感谢他们帮忙,众人都说“客气了”,一起满饮了一杯。

  随后黄毛就问华天宇在哪里高就,其实就是打探华天宇的底细。

  徐强主动说道:“华哥是宝山村人,朋友遍天下,比我牛逼多了,以后你们都尊敬点。”

  听徐强这么说,大家知道了华天宇比徐强牛逼,于是暗中都来巴结敬酒,华天宇微笑的回应。

  虽然这些小年轻都流里流气,不过他们能说会道,还识趣,华天宇和他们相处的很融洽。

  娟子在华天宇有意的保持距离下,也没有再做过火的举动,她就一边唱K,一边与华天宇聊天,这样的表现让华天宇比较满意,娟子不像冷鸢那样不知进退,否则他可能会一走了之。

  近距离观察娟子,华天宇发现她面孔上还带着稚气,只是她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年纪偏大,华天宇从她的瘦小的身材估计了一下,她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

  正常的女孩这时候还在学校里读书,而娟子却在这里喷云吐雾喝啤酒,让他有点惋惜。

  “你怎么不去上学?”华天宇随口问道。

  “上什么学啊,无聊,我就是考上清华,我爸妈也不在乎。”娟子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有些郁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娟子随后就慢慢的说出她的身世,她爸妈在她初一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跟了父亲,生母随后改嫁,父亲没有再婚,却忙于生计整天不在家,让她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

  这种缺乏关爱的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可想而知,娟子上高中后就开始学坏,搞对象,抽烟、喝酒、烫头,爱好比于谦老师还多,后来因为违反校规校级被学校开除,就再也没回去上课,天天靠着老爸给的零花钱在镇上厮混,虚度光阴。

  华天宇暗中叹气,一个好好的女孩堕落成这个样子,原本他以为娟子是风尘女,经过了解却知道不是,她作风轻浮不假,可是却没有出卖身体,她交往过的男朋友很多,却只是因为太寂寞了,她是从追求她的男孩身上找寻那么一丝认同感,但这种感觉在上床后就会消失,男人只会对她身体感兴趣,最后娟子又陷入周而复始的循环。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