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发觉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就拍了拍娟子的背,示意让她回屋里,他则掐着巩大岭的脖子给他拖到客厅,关上门后,就如对待死狗一样把巩大岭扔在地上,他脑袋又碰到了瓷砖,发出“咚”的闷响,华天宇是故意的,就是让他吃点苦头。

  既然娟子不想报警,那华天宇就要用私刑来整他了,华天宇打电话给徐强,问他认不认识巩大岭。

  “当然认识了,这人就是个老混子,早年很牛逼,后来得罪人,被人把右手手筋给挑了,手不灵光了,落了个残疾,他老婆也和他离婚了,他一个老光棍就到处偷鸡摸狗赌钱,啥都干,前几个月听说欠了十几万赌债跑路,最近又回来了,把赌债还了,还开上了车,是在外面发财了,不过听人说,他有次喝醉酒和人吹牛逼,说他在外面干了一票大买卖,具体是什么倒没说……”

  徐强毕竟是地头蛇,知道很多内幕,这下华天宇有数了,可以不用娟子报警就能办他了,这种社会渣滓突然有钱,那100%是违法所得,让警察去处理就行了。

  “娟子,你去房间不要出来,我要拷问他点事。”华天宇说。

  娟子眼中含泪:“你不要伤了他,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希望你出事!”

  “放心,我有数。”华天宇把娟子劝回卧室,就剩下他和巩大岭在客厅里。

  华天宇一杯冷水浇在巩大岭脸上,他幽幽转醒,看到华天宇就挣扎着要起来,又被踹倒了,华天宇对着身体几处敏感且布满神经末梢的穴位猛怼几下,巩大岭就只能疼得直哼哼了。

  华天宇蹲下来,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在外面干了什么事,和我说说。”

  巩大岭被收拾怕了,闭着眼睛不说话,拒不配合。

  华天宇眼中厉色一闪,手上愿力涌动,点在了他身上的腰眼穴。

  要知道愿力是中性的,能治病,也能让人爆体,华天宇这次就用了狂暴的愿力,放其在巩大岭的体内肆虐,巩大岭可不会化解愿力的方法,他腰眼处立马麻痒难当,而且向全身扩散。

  古书上管这招叫做截脉手法,和武侠小说中的点穴有点类似,但并没有那么夸张,点一下就不能动,中医里的截脉会让病人血脉不通产生痛楚,华天宇这次是第一次实践,对正常人使用这种方法有悖医德,但用来对付人渣巩大岭,算是替天行道。

  “你对我干了什么?为什么我这么痛!”

  巩大岭身上越来越痛,他在地上和蚯蚓一样来回扭动翻滚,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华天宇嫌难听,就用毛巾堵上他的嘴,后来嫌他反抗,又把手脚捆上,这下清静多了。

  几分钟后,对于巩大岭犹如几年般难熬,他被全身的痛楚折磨的满头大汗,盯着华天宇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求,明显是撑不住在乞饶。

  华天宇把他嘴上的毛巾拿下来,问道:“现在说说吧,你那些钱那里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我中了彩票!”巩大岭喘息的说,“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来找娟子了,你给我弄好吧。”

  “哼,那你说买的什么彩票?”

  “双、双色球!”

  “哪一期,中奖号码多少?”

  “我记错了,是刮刮乐,现场领的奖。”

  巩大岭改了口,但华天宇不是好忽悠的,又把他嘴给堵上,冷冷的说:“以后你说一次谎,我就让你受一分钟的罪!”

  巩大岭又疼的乱扭,华天宇拿出手机来看时间,到了一分钟,才把他嘴上的毛巾给摘下来。

  “草泥马,有能耐弄死老子,弄不死老子,我要弄死你!”

  这次巩大岭破口大骂,发出了恶毒的人身攻击。

  华天宇轻蔑的笑了笑,又把嘴堵上,继续让巩大岭享受一分钟的“舒爽”。

  又是一分钟,华天宇摘下毛巾,巩大岭就有气无力的说:“我一朋友借我的钱……”

  华天宇一听就是假话,还要嘟嘴,巩大岭实在熬不过了,就说道:“你别堵嘴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那是我绑了一个大款弄来的钱……你给我解开吧,我难受死了!”

  巩大岭几乎是嚎出来的这些话,那种全身酸麻的感觉太难受了,风湿、冻疮、痛风之类的都比不上,快要死了的感觉。

  华天宇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就手心按在他腰眼穴上,手上的愿力与和他体内的愿力发生共鸣,然后流回华天宇的体内。

  刺激源消失,巩大岭立时感觉全身前所未有的舒泰,闭着眼睛喘气。

  “说说具体的,十个数内不说,就再让你享受一次。”华天宇对他说。

  “真他吗的,你是什么人,怎么有这么邪行的招?”

  巩大岭本不想说,却发现华天宇又蹲下来,他立马怕了,吐出了心中的秘密:“我说了你可别往外传,我在南汇绑了个大款,管他要了5万块钱,然后我就回来了。”

  这话里还有水分,徐强可是说他欠了十几万赌债,这次回来全还清了,钱数说谎,但这绑票的事情很可能是真的。

  “你绑的人叫什么名字,时间地点和我说说。”华天宇喝问,“5秒钟回答不出来,就再来试试那种滋味吧。”

  华天宇限定时间,就是不想让他临时编造谎话,巩大岭认怂了,就说那人叫祁世恩,南汇市人。

  华天宇变着顺序拷问了几遍,他回答都没有变化,看样子是真的。

  华天宇就上网去搜索人名,果然在当地的贴吧里发现了一条小道消息,说本市有个“祁”姓男子被绑架,据说对方要200万,后来就没消息了,帖子沉了。

  华天宇眼睛眯起来,看来事情是真的了,除了钱数对不上,其他都相符,巩大岭肯定是绑架案的涉案人员。

  华天宇走到角落里,给叶枫打电话:“喂,有空吗?问你个事。”

  “尽管说,我在酒吧玩呢!”叶枫那头传来很嘈杂的声音,不出意外的还有几个娇滴滴的女人在,本色不改。

  华天宇说:“你不是有个刑警朋友吗?我这里有个绑架犯,寻思送他个功劳。”

  “我曰,华哥你越来越牛逼了,现在都抓罪犯玩了,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好了,别贫了,把你朋友电话给我,我和他联系。”

  华天宇要来了号码,就立即拨过去。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