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终于赶到了,在询问谁是报案人。

  “我在这里。”华天宇这才从房间里出去。

  “怎么回事?”警察也纳闷,一堆交通系统的同事如临大敌,而对方只有一个普通人。

  “他们作弊收受贿赂,还要强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华天宇把事情简短说了一遍。

  考试作弊这事不归警察管,但是非法限制自由就是刑案范畴了,不过车管所的副所长颠倒黑白,把华天宇归咎于闹事分子,而其他工作人员也都指责华天宇使用暴力,还有几个人把跌倒弄出的瘀青给警察看。

  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警察相信了同行的话,把华天宇当成嫌疑人给带走了,还亮出了手铐。

  “要给我戴手铐?”华天宇很是意外。

  “你有暴力倾向,如果乖乖配合,可以不上铐。”

  “好,我配合。”

  华天宇也是气笑了,他受车管所的冤枉和刁难,还要反过来抓人,这天下就没有法律吗?他还不信了,驾照不考,也要把这件事情弄明白。

  于是华天宇跟着两个民警上了警车,而崔教练急的不行,没想到他的一个失误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他和警察说好话也没有,华天宇还是被带走了。

  华天宇因为不是什么恶性案件,到了派出所暂时没人提审他,让他可以打电话。

  这就是基层民警取巧的地方,一般的案件,如果嫌疑人有门路,就可以找人把他捞出去,不用他们费力处理了,没有后台的话,就让家人来领人,至于具体的事情他们都懒得去问,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随便罚一下款就完事。

  华天宇想了想,意识到他这个屁民如果不找关系的话,怕是冤屈都没法洗了,于是打给了张亮。

  电话接通,华天宇就把事情说了一下。

  “我知道驾考有收红包的,没想到你摊上了,监考还故意的坑你,真的优秀。”

  张亮也是气笑了,他在体制内游戏人生,不是那种针砭时弊的愤青,对驾考收红包这事也懒得理,但是惹到了他朋友可就不行了。

  “你把这件事情的经过给写下来,我一会去派出所,今天就把这件事给弄明白,他们没人管,我带你去找市局一把!”

  还是朝里有人好办事,华天宇这下就放心了,他找民警要了纸笔,开始把事情经过给写下来。

  等张亮过来后,华天宇已经写好了正好两页纸,一千多字,来龙去脉都有,只不过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他当时在驾车,没想到去录音、录像。

  张亮也不需要证据,来之前已经找政法的领导关照过,派出所直接放人。

  “没受委屈吧?”张亮左看右看,生怕华天宇受伤。

  “没事,车管所那几个杂毛还伤不到我,就是气人!”华天宇说。

  “走吧,我们去市局。”

  张亮带着华天宇去了黎洲市公安局,他认识市局一把手。

  管理驾照事宜的是车管所,而车管所是交警支队的下属部门,全市交警又都归公安局长管辖,所以找市局局长准没错。

  张亮有工作证,在门卫登记一下就进了市局,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局长室,敲敲门,还算运气,局长李放在里面办公。

  “进来。”局长室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张亮带着华天宇进去,华天宇发现这位局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警服很是威严。

  “张亮,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怎么来我这里了?”

  李局长笑了,和蔼的起身给两人泡茶。

  张亮虽然没什么官职,但是他背景深厚,他爷爷是中央离退休干部,他老爸是省内高官,算得上太子党,黎洲市有地位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一般都不会对他摆架子。

  “李局,别忙了,我是来告御状的!”张亮开门见山的说。

  “你可别给我扣帽子啊,我可是人民公安,不是封建皇帝,只接受反应情况的说法。”

  李放开起了玩笑,泡了两杯茶端到两人跟前。

  张亮给华天宇一个眼色,他就把写好的纸张放到了桌上。

  李放拿起来观看,从头看到尾眼神都没有变一下,仿佛上面写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愧为老警察,城府很深。

  张亮说道:“李局,车管所的乱象可是要管一管了,又不是没有人反应,现在他们变本加厉,把考生逼得要送钱送物才能过考,不送的话故意捣乱破坏成绩,这还叫人民公仆吗?”

  “嗯,我知道了,我要准备去市里开个会,我让别人带你们去处理这件事。”

  李放拿起桌上的固定电话打过去,很快外面进来一个年轻的民警,长得是一表人才,很有英气。

  李放郑重道:“贺淼,这个报告你看一下,然后去车管所把事情调查清楚,不要怕阻力,谁不配合,回头告诉我!”

  “是!”这位贺淼接过纸,很快扫完知道了事情经过。

  李放来到华天宇面前,说道:“感谢你的反馈,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一个市局局长,局级干部,能有这样的态度实属难得,华天宇气消了一点,就点点头,表示认可。

  随后贺淼要去科目三考场查证,这里就不需要华天宇和张亮了,有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

  张亮让华天宇坐他的车,他俩找个地方吃中饭。

  两个人不需要那种高档饭店,就找了个雅致的餐厅小包厢,吃吃饭,聊聊天。

  饭菜上齐,华天宇就说:“谢了,这两天麻烦你了。”

  张亮道:“你这么说有意思吗?和你说,我爷爷这几天都去外面钓鱼了,他之前的状态你也知道,现在他身体这么健康,这比什么恩情都重,所以算起来是我欠你的。”

  “治病救人是我分内事。”华天宇说。

  “帮朋友忙也是分内事,所以干脆都别说了。”

  华天宇被他说的笑了起来,张亮说得对,都别说了,朋友之间,不需要这些虚的。

  “来,以茶代酒,干一个!”华天宇举起杯子,两人相视一笑,同饮香茗。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