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回到家,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大众车很是眼熟,而围墙边有个一闪一闪的烟头,有人蹲在那里抽烟。

  华天宇认出来了,这药材贩子王老板又回来了,他警惕的看向旁边漆黑的小胡同,怀疑里面还埋伏着一票人,像白天一样。

  “华大夫,我来认错来了!”

  王老板扔了烟头,点头哈腰的走过来,真的就他一个人。

  还真是稀奇,上午带人来追杀,晚上就来认错,这是什么操作?

  “这不是不知道您的大名么,您要是早说的话,我就不至于触怒您的龙威了!”

  王老板完全是谄媚的语气,还来让烟,是小熊猫。

  原来他下午在派出所受挫后,就要重新找人去弄华天宇,结果在市里跟道上人物一说宝山村姓华的,那些人都是面色一变,不肯接这活,王老板看出不对,细问之下就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他们把华天宇砍人小指的谣言给讲了出来,昔日的龙哥也是城南一霸,被砍了都不敢报复,这王老板就是一小老板,可没有龙哥那么硬的势力。

  他整个下午都坐卧不宁,把华天宇得罪了,他怕也被砍手指头,思前想后就开车来道歉了,他晚饭时间过来的,见门锁着,就在这里一直抽烟等到现在。

  华天宇把烟推回去,说道:“谢谢,我不会,道歉就不必了,以后别来惹我就行,我没空和你闹。”

  华天宇确实没把他放在眼里,一个小老板而已,要弄他易如反掌,黑白两道都不怕。

  王老板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厚厚的信封,交给华天宇:“这是一点小心意,我为上午的事情道歉,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另外还请您朋友高抬贵手,把我奥迪车轮还回来吧,您朋友借走两个也就算了,昨天又把那剩下那两个给卸了,一下买四个轮子我有点吃不消,您就行行好,让他们还回来吧,要不我请顿酒专门赔罪!”

  华天宇一听车轮的事就是一愣,没想到还有后续剧情,那群东北哥们居然给卸了个干净,一个没轮子的奥迪车瘫痪在路边,想想就有喜感。

  华天宇憋住笑,他打开信封一看,里面一堆粉红票票,两捆两万元整,买四个轮子绰绰有余,余下的应该是要送他的赔礼钱。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既然这样低声下气的认错,华天宇本来没吃亏,气也就消了,他想这车轮留着也没用,还不如还回去让冷鸢拿了钱修车,于是就让王老板等一会,到一旁去给冷鸢打电话。

  “难得嘛,主动联系我,怎么,想我啦?”电话接通,冷鸢语气柔媚的问。

  “别开玩笑,和你说正事……”

  华天宇把王老板来道歉的事说了一遍,同时劝她得点实惠好了,把人家车轮还回去,毕竟不合法。

  “行,就听你的!”

  难得冷鸢今天异常乖巧,嘻嘻一笑就同意了。

  华天宇问道:“那你要多少钱?我替你收现金,回头用微信给你转账。”

  “还问多少,他给多少当然拿多少喽,回头分我一半就行。”冷鸢说道。

  “这可不行,你这相当于敲诈勒索,有些钱不能拿,就按你之前说的三千块吧。”华天宇主动替她定了价格。

  “行,你说啥就是啥。”冷鸢也同意了。

  华天宇刚要挂电话,冷鸢忽然说道:“喂,我都这么听话了,你是不是也要表示一下?”

  “表示什么?”华天宇没理解。

  “哎呀,这都好几天没见到你了,过来一起来玩呀,你想去哪都行,我请客!”原来她是在发出邀请。

  “不了,我很忙。”

  华天宇不给她继续纠缠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他从王老板的信封里数出三十张粉红大钞,把剩下的钱还给了王老板。

  “这些是修摩托车的钱,我的那份就不要了。”

  华天宇刚说完王老板就急了,又是一阵道歉赔不是,感情他误会了,通常人的想法是华天宇不收钱,那就是这事不算完的意思,王老板可不想失去小指,不停的道歉,就差磕头认错了。

  华天宇弄了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但他无功不受禄,刚想拒绝,忽然想到了修路的事正缺钱,于是灵机一动,说道:“那好,给你个机会,我个人就不收钱了,你上午得罪了很多村民,必须要道歉,明天写一份道歉信送到村委会广播站念一下,然后把剩下的钱以你的名义捐给我们村,当修路基金,你认为呢?”

  “可以可以!”

  钱给谁无所谓,主要是王老板要把事情了结掉,王老板赶紧同意,又溜须拍马一番,才开车离开。

  华天宇看着车尾灯笑了笑,他这种人就是犯贱,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打发走了王老板,华天宇没有马上回家,而是给梁婉君发了条微信,问她睡了没。

  两个人这两天都没好好的见面,华天宇想她了。

  等了一会虽然没收到回信,但是里面传来响动,梁婉君已经出来开门了。

  大门一开,华天宇看到嫂子后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梁婉君晚上穿的比较随意,一件浅蓝色小吊带,材质单薄露透,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轮廓,下身则是件小热裤,露出没穿丝袜的修长大腿,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银色的光晕,有种说不出的朦胧美感。

  要说梁婉君最近的衣着已经在华天宇的影响下大变样了,原来她就是一副老土的农妇打扮,现在手头宽裕后,开始在淘宝上买一些廉价服装,打扮的性感又美丽,主要是想给华天宇留下好印象,这就是女为悦己者容。

  “嫂子,你真漂亮!”

  华天宇是不管梁婉君穿啥,无脑赞就是了。

  梁婉君羞涩一笑,开门把他让了进来。

  华天宇是相思成灾,进门就把梁婉君抱住了,以慰相思之苦。

  一会梁婉君就受不住了,双腿站立不稳,主要是华天宇的手太贼了,总是在撩拨她的痒处。

  梁婉君没有、也不想反抗,她把头搭在华天宇肩上,幽幽的问:“我听说你白天和人打架了,要不要紧啊?”

  “没事了,那个人刚才还来道歉,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要赔我钱,我没收,让他捐给村里修路去了。”

  梁婉君笑了一下,“你总是这样有办法,把你的对手给整治的服服帖帖,要是以前我都急死了,现在我听说你和人打架了,只是在想你会用什么方法让他们主动认错。”

  “嘿嘿,毕竟咱是文明人,要以德服人。”华天宇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个梯子就上房,顺着往下说。

  梁婉君又问:“这几天你都在忙什么?总见不到你的人。”

  “是有点忙,几个朋友都受伤,我白天要去给他们看病,还有各种杂事……”华天宇说到这里就开始道歉,“对不起嫂子,我冷落你了。”

  “没事,男人忙是应该的,只是我见不到你,怪想你的。”梁婉君在吐露心声。

  听到爱人的情话,华天宇躁动的心那里还忍得住,大手顺着梁婉君的纤腰往下,感受那软弹触感。

  “别这样……”梁婉君难以招架,闪躲着求饶。

  华天宇不忍见到嫂子不情愿的样子,就强忍着收了手,心里还在感叹嫂子太敏感了,光摸就受不了,那将来要是结婚进行房事,不知道又是怎样的光景。

  这不想不要紧,华天宇瞬间联想到了少儿不宜的事情,身体就有了反应。

  在院里灯光的照耀下,华天宇的异状被梁婉君收进眼里,她心如鹿撞,华天宇的阳刚之气激的她情难自已。

  “呃,嫂子,我先走了!”

  华天宇老脸一红,这个丑可出大了,赶紧溜了,怕给梁婉君留下了“好色”的印象。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