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看她精神状态不对,开车怕是要出事,他就提议他来开车,送她回去。

  “我不,你现在就给我看病!”冷鸢任性的说,她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大街上怎么看?车上有点挤。”华天宇为难道,关键冷鸢是个女患者,可能还要接触患处,需要隐私一点的地方。

  冷鸢一指旁边的小旅馆,说道:“去找个房间给我看病。”

  似乎这是最佳的方案了,华天宇也想早点看病让冷鸢放心,于是他俩就来到了这家“平安旅店”。

  这是一家小旅店,一楼到三楼是住宿,上面是民居,看设施比较老旧,估计是二三十年的老楼了。

  “老板,开个房间。”华天宇进来后说道。

  “身份证。”一个五十多岁的看店老头说道。

  华天宇把自己身份证递过去,老头又说:“她的也要!”

  冷鸢就从钱包里把身份证拿出来,老头登记后问道:“钟点房60一小时,标间180,双人间260,杜蕾斯30一盒!”

  其实一对男女来开房通常是为了啪,也难怪大爷会误会。

  “钟点房就好。”看病不用很久,华天宇付钱拿到了钥匙。

  房间号是201,他俩来到楼上,华天宇一看这还是老式暗锁的木门,上面的漆都掉光了,很多划痕和撕掉的“福”字残骸,华天宇就不对这里的环境抱有希望了。

  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华天宇还听到旁边房间里有男女调情的嬉闹声,隔音也不好,反正他们一小时就走了,无所谓。

  华天宇一进屋就闻到了厕所臊臭味,旁边就是没开灯的卫生间,里面一股湿气,华天宇把卫生间门给关上了,他和冷鸢来到了床边。

  房间里很小,只有一张床,床上铺着白床单、白被罩,看起来还算干净,华天宇让冷鸢坐下,他去把窗帘挡上,开了床头灯,就开始为冷鸢号脉。

  她的脉象平稳坚实,华天宇放心了,问题不大,肯定不是恶性的,否则脉象必有异状。

  “不用担心,问题不大。”华天宇松开了她的手腕,平静的说。

  冷鸢这才松了一口气,问道:“就是不用切除喽?”

  按她的女性思维,就是切脑袋,也不能切胸。

  “不用的,”华天宇摇头,“只不过我还想实地确认一下。”

  华天宇小心的用手指了指她那两坨,他怕冷鸢误会所以委婉说一声,之前在水池里只是匆匆确认,并没有详细的确认瘤块的大小及位置。

  “嗯,好!”

  冷鸢同意了,直接就把她的小吊带给脱下来,里面是和小裤裤一样款式的黑色款文胸,她也毫不犹豫,就把文胸从后面给解开了,没做一丝遮挡。

  “喂,不用全脱。”华天宇尴尬的回避目光,那里太耀眼。

  “有衣服怎么检查?”冷鸢反问,“你不是医生吗?为什么还怕病人,是不是你心里有龌龊心思,所以才不敢看我?”

  冷鸢反而不在乎,她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不过华天宇毕竟血气方刚、龙精虎猛,还是个原封的童男之身,这样的诱惑让他倍感压力,根本就不敢看,余光扫了一眼球形轮廓,心脏就在怦怦直跳。

  “算了,你躺下吧。”华天宇无奈道。

  孤男寡女,躺在床上,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少儿不宜的东西,但冷鸢毫无芥蒂的躺下了,双手平放在身侧,宛如一尊唯美的维纳斯,对华天宇很是信任。

  “快点吧,磨磨唧唧的,还不如我一个女人爽快!”冷鸢埋怨道。

  别的事情可以干脆,但是此时此景让华天宇没法完全凝聚精力,他忽然眼珠一转,把一侧的枕巾扯过来,盖在冷鸢身上,准备隔巾摸物。

  “哎呀,我不用这些,有东西隔着摸不清楚!”

  冷鸢一把就将枕巾给撇开,彪悍的一塌糊涂,他俩的性别似乎是调转了,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不敢正视,一个漂亮女人干脆直爽,毫无性别带来的羞涩,委实奇异。

  如果是老医生的眼里,病人不分性别和老幼,见到任何躯体、器官都是波澜不惊,这说明华天宇还太年轻,医道修为远远不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华天宇深吸一口气,他也豁出去了,反正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于是把双手同时按在了“山峰”上面,但他还是略怂的闭上了眼睛,也确实,这种实体观察,只需要体会触感即可。

  冷鸢的左侧有一处大的硬块,右边有两处,华天宇微微变换抓握姿势,在感受硬块的体积和位置,就是手心里有小点点蹭着有些痒。

  依据《青囊书》中所记载的内容,一分钟后,华天宇放开了手,知道了冷鸢的病情情况。

  这就是ru房纤维瘤,虽然是良性,但有恶变的可能,一旦发现,通常做法是手术切除,可是冷鸢坚决抵制切除疗法,华天宇就在《青囊书》中找到了治疗方法,可以一试。

  “我……”

  华天宇刚要说话,才醒悟冷鸢还躺在床上,这不是探讨病情的好情形。

  “你先把衣服穿起来,我再和你说。”华天宇背过身走进卫生间,他要去洗手,摸过了对方的隐私,总让他感觉不自在。

  冷鸢坐起来,慢吞吞的开始穿衣服,心里对华天宇嗤之以鼻,非常的鄙视,连送上门的女人都不敢看,胆子和老鼠一样小,难怪单身二十多年。

  “好了,你出来吧。”冷鸢坐直身体说道。

  华天宇这才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冷鸢穿上了衣服,他也恢复了正常。

  “我的病要怎么治?”冷鸢问道。

  华天宇道:“我决定采取敷贴的方式,体外给药,透皮吸收,不会对身体产生任何毒副作用,避免了手术创伤大、风险大的的弊端,具体用药有大黄、没药、生南星、芒硝、露蜂房、冰片、薄荷脑……”

  冷鸢打断道:“我不管你用什么药材,你要帮我配好,把病治好就行,多少诊费我都给得起。”

  华天宇点头,他要用的膏药没处去买,必须要自己制备,至于诊费,等以后再说。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