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华天宇眼皮动了动,在没睁眼睛的时候,就感觉胳膊处于一片柔软波涛之中,鼻间是沁人的芬芳,真的是舒适的不得了。

  他蓦然惊醒,再一看,居然是和梁婉君睡在一个被窝,而起两人紧紧的缠在一起,所幸,都穿着贴身衣物,那是梦,不是真的。

  华天宇的身体太硬,把梁婉君硌醒了,她睁开大眼睛眨了眨,等明白过来后,随即脸颊晕红一片。

  “那……什么,我怎么睡在这里?”华天宇尴尬的是没话找话。

  “你昨天太累了,就在我这里睡着了,没叫你。”梁婉君小声的说。

  华天宇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说不准就有病人在他家门口排队,虽说舍不得怀里的温香软玉,但只能强行起床,为了他们的未来,继续拼搏。

  不过起床时,考验了华天宇的“压枪”技术,两腿并拢加紧,然后赶紧背身出门,免得在女友面前出丑。

  对于没捅破窗户纸的男女,对于亲密接触还是很害羞的。

  ……

  华天宇回家看完了一些病人,吸收了一些愿力,身体好受了许多,仿佛久旱逢甘霖,昨天透支的愿力,今天开始恢复了大半,除了有些亏空似的不适,其他没有大碍。

  当然他精神还是很亢奋的,毕竟炼制出了仙丹层次的还阳丹,光短时间能把他焦糊的手指给愈合就是逆天能力了,药效毋庸置疑,那就需要通知瞿家人,他可以为瞿老治病了。

  华天宇给瞿东妹打电话,说是他制作了一颗药丸,可以立竿见影的治疗瞿老的病。

  “什么药这么神?”

  一向态度良好的瞿东妹也不相信世间会有这么好的药,否则她父亲也不会被病痛折磨好多年,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你哥曾经和我说,如果我有60%的把握就能答应我为瞿老治疗,那么我现在有90%的把握,是不是要我去治疗,就看你们的意见了。”

  华天宇把话传到,剩下就看对方的意思了,由于瞿老不是普通人,不是他想治就能治,而且还阳丹只有一颗,也没法做实验或是现场看效果,完全是“信不信由你”的路数。

  华天宇也想把事情做完整,就给张亮打电话,和他说自己有了90%的把握让瞿老摆脱病痛,至于他没把话说满,是出于谦虚谨慎的目的,说低了,表现好是惊喜,如果说高了,表现不好就是鼓吹了。

  张亮也答应去找他爷爷出面去劝说,争取让瞿家人同意治疗,张老作为华天宇一手治好的病例,对他是完全信任。

  华天宇能做的都做了,至于瞿老家人同不同意他来治病,那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华天宇做了最坏的打算,瞿家人不同意他治疗,那他就把还阳丹留下来,将来给最需要它的人使用。

  这还阳丹太珍贵,光现金就花出去几十万,再加上无法估价的六百年份的野参,这颗还阳丹怕是有几百、上千万的成本,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无价之宝,但为了治病救人,他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收费肯定不会按照原价。

  华天宇在等瞿家的消息,没想到两天后,瞿东山和瞿东妹一起坐飞机来到了黎洲市,要求见他。

  华天宇没有摆谱,去市里的一家酒店客房,和两个瞿家人碰面。

  他们在商务套房里坐下来商谈,瞿家兄妹想要了解华天宇的治疗方法。

  这里还阳丹的来历肯定不能实话实说,华天宇就说了一个对方可以接受的说法,他从古籍《青囊书》中学到了一味神药,瞿老病情正对症。

  “哦?那可不可以把药给我们看看,配方也可以。”瞿东妹很谨慎,不见兔子不撒鹰。

  还阳丹每次暴露在空气中都会减弱药效,所以华天宇拒绝了,不过药方可以给对方看一下,反正没有愿力、份量和炼制方法,即使公开也没人能复制。

  瞿东妹和瞿东山拿着那张药材方子就是一凛,这里面冬虫夏草他们知道,都是名贵药材,而五百年份的野参更是珍稀,长这么大他们就没听说过有这种神物。

  瞿东妹恍然大悟,原来华天宇向她求助收购野参,就是为了这副药。

  “你找到五百年份的野生人参了?”瞿东山震惊的问。

  “是的,”华天宇说,“我自己寻遍了黎洲市自然保护区才发现的,而药丸也只有一颗,因为见空气会损失药效,药就不给你们看了。”

  他们兄妹俩凑在一起商量,华天宇也不去催,看他们的意见。

  他们商量了十多分钟,一家之主瞿东山对华天宇说道:“你必须要保证这药有效,即使药效没有那么强,也不能加重我父亲的病情。”

  “这你放心,我有医德,知道什么药能救人。”华天宇道。

  于是瞿家兄妹终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同意华天宇进京为瞿老看病,而且越快越好。

  华天宇疑惑他们的态度怎么180度大转弯,后来才了解到,原来瞿老前天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昨天好不容易抢救过来。

  就在这时候,作为瞿老的老友,张老再次提出让华天宇来为老战友看病,他还不惜动用了上层的力量,这种事吃力不讨好,张老还不遗余力的替华天宇出头,说明华天宇有真才实学,这才让谨慎的瞿东山转变了态度。

  现在瞿老的病情是拖下去就是哪天进八宝山的问题,还不如拼死一搏,若是向华天宇描述的那样,又可以续几年的寿命。

  华天宇了解了,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可以去中京,瞿家兄妹俩也同意了,表示他们会订机票,然后明天一起走。

  上次去他们没人把华天宇当回事,这回瞿老病危,张老又用上了能量,所以华天宇的地位已然不同。

  华天宇回到家里收拾了一下,重点把药箱和还阳丹都带着,还有玉坠是必须的,第一次使用还阳丹,必须要先祖在场指点。

  晚上张亮也打电话过来,表示他也一起去,这是个大事,让他这个公务员多次的请假,算是公差。

  万事俱备,华天宇和家里人通了气,他明天去首都,不知道要待几天。

  这回老妈开始唠叨了,说什么原来整天在家里不出去,现在整天出去不着家。

  华天宇就笑着安慰老妈,说都是为了生活,等赚了钱就好了,不用这么忙了。

  华母道:“你倒是忽悠你老娘,当我不知道行情?别人家都是事业越大越慢,你看原来村里的李大壮,原来上班还能隔三差五回村里,现在生意做大了,全国到处跑,他老妈想见他都要啥……预约了。”

  “我肯定不会。”华天宇哈哈一笑,护送老妈去睡觉。

  晚上华天宇又安慰了一番梁婉君,搂着她的娇躯说这趟回来,就操办他们的婚事,决不食言。

  “嗯,我等你。”梁婉君羞涩不已,在默默忍受着他的轻薄……

  第二天清晨,张亮开车来接华天宇。

  结果梁婉君提前早起做好早餐送来了,华天宇就邀请张亮在家一起吃,他们男人吃饭快,几分钟就解决,耽误不了事。

  张亮一吃之下,就很惊讶这早餐的香浓味道,有种家的味道在里面,他吃保姆做的早饭已经吃腻了。

  当得知这是梁婉君做的早餐的时候,张亮点点头,少有的称赞华天宇有福气,漂亮又贤惠,华天宇深以为然。

  他俩吃完早饭就上车出发,开到机场后,瞿家兄妹俩已经在大厅等着他们了,四个人都是头等舱,飞行的时候还在聊着一些瞿老的事情,下了飞机,有专人接机,他们直接赶到了军警总医院。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