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飞行要三个多小时,聊了一个多小时,大家起早了犯困,于是都在座位上眯一会。

  叶枫坐到华天宇边上,小声的说:“华哥,今天我们到酒店先让灰兄适应澳城的气候,明天白天会去比赛场地适应性训练,后天晚上的比赛,兄弟未来能否继承家业,就看你和灰兄的了。”

  华天宇还在纳闷,一场赌局怎么和家业挂上钩了,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叶枫和他老爸夸下海口,要在年底前挣上两个亿,否则他老爸立遗嘱把财产全做慈善也不给他,而钱财是叶枫这个富二代赖以生存的根本,所以他对此次斗狗势在必得。

  华天宇算是服气了,看来叶枫的老子也是个奇人,要不然不可能白手起家弄起这么大的基业,对付儿子也有一手,让叶枫背水一战,只不过这位阔少似乎劲头用错了地方,竟然是想用赌博来赚钱。

  不过转念一想,老首长都说过,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如果叶枫每次都能赌赢,那也是一种能力。

  当下,华天宇回答让他放心,他一定会照顾好灰兄,让它用最佳的状态去战斗。

  叶枫乐了,转眼又问起了私事,让华天宇给他号号脉,看看他的身体调理的如何。

  华天宇伸手搭上他的手腕,发觉最近叶枫保养的不错,脉搏强劲,虽然略有进补过度的情况,但基本提前养好了身体。

  “恢复的不错,可以把药量每次减半服用了。”华天宇道。

  叶枫闻言大喜,追问道:“那我可以破戒了吗?”

  以他的为人和爱好,指的当然是色戒。

  华天宇点头:“理论上可以,只要你别像以前一样就行,凡事要讲究一个适度,几天一次还是可以的,感到腰膝酸软,神疲力乏就要马上停止。”

  随即他就感觉到不对劲,叶枫这么着急想要破戒,难道他和方露已经水到渠成了?

  感受到华天宇的疑问,叶枫就丧气的说:“露露还是对我不冷不热,最近我算想通了,外面一大片森林,咱爷们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大不了我找个模样像她的女人,送去整容,整成一样的,不就达成所愿了吗?每天都能艹到自己的女神,岂不美哉?”

  华天宇无语,被叶枫的神奇言论再一次震惊,不去死缠烂打他赞成,不过整容出一个方露替身算怎么回事?那和本人一样吗?反正华天宇是不理解。

  叶枫也不需要华天宇理解,他已经开始想着斗狗结束,在澳城找个游艇,弄一船嫩模happy一下了,好久没有享受到过这种待遇了,而且是用他自己赚的钱,那是怎一个爽字了得!

  飞机落地,那边已经有叶枫的朋友来接机,开了很多加长轿车把一行人接到了澳城四季酒店,灰兄和华天宇坐一辆奔驰商务车,档次绝对达标。

  这家酒店是五星级的,这一路包专机,住五星级,叶枫还没赚钱,就先破费了一笔,华天宇觉得有必要为他赢得这场胜利,不能让一群相信他的朋友血本无归。

  这次斗狗,不仅仅是华天宇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大国押上了他的三套房子,马科带来了他的买房首付款,叶枫是他的家业,而宋兴旺则是政治前途,失败不得。

  进了酒店,大家都按事先商量的自行组队居住,叶枫和大国住一屋,张亮和石德儒住一屋,大国小弟四个挤一个房间,华天宇带着灰兄住最豪华的总统套房。

  为了避免别人打扰,叶枫包了整整一层楼,饭菜全都定制,花钱如流水,可谓十分奢侈。

  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本地组织方的宣传,等他们来到酒店后,外面就来了很多记者要采访,为了怕泄密等因素考虑,所以叶枫花了血本,让酒店全方位保护,他甚至还雇了几个保镖守着,确保不被打搅。

  常年在社会上参与各种事件,叶枫知道这里面有很多龌龊,比如给对手斗狗下毒,或者制造意外车祸等等,从而不战而胜,对方也不要你的命,就是让你没法正常参加比赛,报警都没什么用。

  所以,叶枫在中午餐厅的聚餐上说了此事,让大家提高警惕,最近两天不要单独出门,等比赛过了,他带大家随便浪。

  “放心吧叶少,我带来的兄弟也不是吃素的。”

  大国在表态,他这次带来了五个兄弟,都是跟了他多年的手下,忠心耿耿,这次还带了家伙,有事他们就顶上去。

  相比于保镖,叶枫更信任自家兄弟。

  “好,这次成败在此一举,我叶枫先谢各位了!”

  叶枫端起一杯雪碧干了,因为这次斗狗事关重大,他这个浪子也知道好歹,在事成之前,绝不喝酒误事。

  大家也都喝的饮料,碰杯之后坐下吃饭。

  主位当然是叶枫和华天宇,作为唯一能和灰兄沟通的人,当然有此殊荣。

  这饭是中餐,大战当前,都没心思品味美食,就上的普通菜肴,整个大包厢里有会中文的白人小哥服务员在旁服侍。

  饭后,张亮和石德儒离开了,张亮是出去探查情况,而石德儒自己去谈其他生意,各有各的事情。

  下午华天宇的任务就是带灰兄熟悉澳城的气候,这种海岛的海洋气候,灰兄还是不太习惯,和温带森林气候相差较大,这里空气湿度高,闷热,需要经常饮水散热。

  训练场地是一个酒店内的会议室,里面的桌椅已经搬空,方便训练。

  “灰兄,来试试这个!”

  华天宇扔出去一个假犬模型,让灰兄练习扑咬。

  灰兄三两下就把硅胶犬模型撕扯的惨不忍睹,动作还是那样的熟练,没有因为它养伤月余而落下。

  “不错。”华天宇招呼灰兄在准备好的场地里练习跑跳,增强灵活度。

  然而灰兄跑了一圈就爬下了,并不热衷训练。

  “怎么了灰兄?”

  华天宇很是纳闷,但灰兄可不是英英那个小机灵,灰兄并不能完全理解华天宇的意思,没有回答原因。

  再次抛出硅胶犬,灰兄眼皮都不抬,这样懒散到赛场上可不行,华天宇在琢磨原因。

  “难道对硅胶的不感兴趣,需要实物?”

  华天宇就打电话给叶枫,让他去准备。

  “早就准备好了,我让人带上来了。”叶枫未雨绸缪,没想到他办事这么牢靠。

  带上来的是只阿根廷杜高,这里人喜欢养这种高高大大的犬。

  懒散的灰兄眼睛马上凶光毕露,死死的盯住这个对手,前爪伏低,后腿弓起,随时都要准备致命一击。

  这下完全清楚了,灰兄是嫌假的动物没挑战,现在遇到了威胁,就变身成超级赛亚狼。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