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普林的出行不是秘密,他也和叶枫一样,在新澳酒店租了一层楼居住。

  华天宇一行人开车到了酒店外,用望远镜看了看位置,从外面看不到什么,还是从酒店内部观察才有利于望气的发挥。

  于是华天宇提出在他们楼下租一个房间,方便观察。

  在公共场所没什么危险,于是张亮经过简单商量,同意了这个方案,四个人进入酒店内部,执意要查普林所住楼层下的一间房子。

  他们四个人坐电梯到了房间所在楼层,华天宇就开启望气向上观察,被厚厚的钢筋混凝土给挡住了。

  华天宇之前做过实验,需要加大愿力的输出才能让视线更具穿透力,他目光一凝,在耗用了一部分愿力之后,终于透过了混凝土看到了楼上的情形。

  楼上很空旷,在进出的地方都有穿西装戴墨镜的白人保镖在看守,其中两个房间门口也有保镖,这就为华天宇引了路,那两个房间肯定有猫腻。

  华天宇目前的愿力不支持透过多层的混凝土楼面,所以必须要在那两个房间正下方,才能看到屋里的情形。

  “不行,要多订个房间。”华天宇向上看了看,说,“我可以偷听到他们谈话。”

  华天宇只能瞎掰了,不能说自己能透视,那要被别人当成怪物的。

  这无所谓,就是出万把块的房费而已,张亮去下面吧台开房间,但只有一间是空的,剩下一间有人在住,先把这间租下来再说。

  华天宇进入了有保镖的房间下方,他找到座椅,然后就摞起来站在上面,贴近了天花板,装作偷听的样子,其实已经开启了望气。

  十分幸运,上面就是他们那只比特犬待的屋子,比特犬正趴在笼子里,但它眼睛仍是血红的,看起来十分骇人。

  现在屋里没有人,华天宇观察了一会,比特犬并没有其他动作,华天宇就从桌子上下来,可以先休息一下,等上面发生事情再侦查。

  一会大国坐不住了,说要去外面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华天宇就嘱咐他小心一点,别去楼上打草惊蛇。

  接下来就是等待,几个人虽然不理解华天宇是在等什么,但是他一向是这么神秘,一身的本事,这些兄弟都信他,陪着他在这里等。

  等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有的用望远镜看窗外,有的在刷手机在和叶枫那边汇报情况,而华天宇始终在注意观察楼上,时不时就要用望气侦查一下。

  蓦然,华天宇神情一凛,楼上有人拿着一个金属箱进入了房间内部。

  华天宇马上行动,跑上了桌子,已经回来的大国和马科马上过去扶着桌椅,都在关注华天宇发现了什么。

  望气开启,楼上一共进了两个人,一个在白天见过查普林身边的人,另外一个是他的训犬师,那比特犬一见到他俩就开始狂吠。

  “安静点宙斯!”

  训犬师的话没起到任何作用,比特犬反而叫的更凶了,甚至于他们在楼下都能细微的听到。

  那个提着箱子的白人把箱子放在桌上打开,然后拿出一块生肉,又取出了一个针管,将一管未知液体注入生肉,然后由训犬师拿给比特犬吃下去。

  比特犬见到食物,就一顿胡乱撕咬,仿佛这肉是它不共戴天的敌人一样。

  等它吃完,忽然起了变化,比特犬身上有不正常的肌肉抖动,那针管里的东西绝对有特殊效果。

  这两个外国人在笼子前站着看了一会,就见比特犬忽然不抖了,然后狂躁起来,围着笼子乱窜,最后他们扔进去活兔,那兔子还没跑两下,就被比特犬抓住,疯狂的撕咬,完全是不要命的那种疯劲,有种丧尸片里丧尸犬的癫狂。

  比特犬一分多钟就将整只兔子咬的四分五裂,没有一块好肉,他没有吃一口,就是单纯的狂暴杀戮,那个白人看后很满意,对驯兽师说了句话,就出去了。

  驯兽师看着一片狼藉的笼子皱了皱眉头,叫人来抬了个新笼子进来,为比特犬换笼子。

  华天宇监视一阵,看明白了,他们在给比特犬用药,刺激它发狂,因为在注入了药剂后,连训犬师都不敢到边上去,生怕受到攻击,比特犬在吃过药剂后,血红的眼睛更加凶恶,口中流涎,十分可怖,状态明显不正常。

  楼上的人换完了笼子,那些血肉都打扫干净,这些人都撤了出去,没人愿意留下和六亲不认的比特犬作伴。

  华天宇从桌子上跳下,目光严肃的说:“我知道他们的阴谋了,我们回去!”

  大家知道事关重大,也没有追问,马上下楼,坐车回到了他们的酒店。

  一回到酒店,叶枫在楼下亲自把他们接上来,到了叶枫的卧室,华天宇就把他看到的说了。

  “他们在给那比特犬下药。”

  “下药?”叶枫说,“这孙子还挺阴啊,我怎么没想到!”

  “下什么药,我们到时候公布于众好了。”大国说。

  叶枫说:“没用,要捉到证据才行,像我们这种高端局赛前赛后都有尿检,他们给狗吃药,说明这药检测不出来,这就没有证据了。”

  “那怎么办?看着他们作弊?”大国问道。

  叶枫比手势让他先别说话,然后他开始打电话,咨询一下圈里的行家,等结束了通话,他面色古怪。

  “怎么了?”华天宇问。

  叶枫说:“这查普林真是个狠人,我问过了一个高手,现阶段很少有人给狗用药,用得话也是低端场所用兴奋剂之类,但是能被检查出来,如果检查不出来的,那属于专项生化药剂的范畴,那价格是天价,而且这狗很快就会死,属于一次性药剂。”

  他又补充道:“现在镁国有种丧尸药剂,刺激动物肌肉,会增强力量,然后切断痛觉神经,只要有一口气就会战斗到最后,但那种药剂是军方试验失败产品,实验动物吃了后都挺不过去几天,是一次性药剂。”

  这样一说,大家都明白了,丧尸药剂吃下去就是疯狗,见什么咬什么,还力大无穷,依照对方的尿性,定是这种药剂无误。

  华天宇道:“不知道灰兄能不能胜过嗑药的比特犬。”

  “有点危险了,”叶枫说,“但我不可能也去弄丧尸药给灰兄吃了,只能先给灰兄打打预防针,让它熟悉战法。”

  华天宇点头,他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些草药,然后拿出便携电药炉煎煮,这是一种为动物增加出血时凝聚速度的药方,这种不是正常药物,是华天宇咨询先祖后配出来的,效果就是在动物受伤后,会迅速自行止血。

  这是华天宇唯一能为灰兄做的了,虽然他也有刺激动物爆发的中药,但是华天宇不会做出那种自私自利的事情,对灰兄有害。

  随后叶枫找人要来了嗑药过后的斗狗录像,真的血腥且残忍,两只狗互相咬的肠子、眼珠子都出来了,仍不松口,直到最后血流尽了才消停,现场是一片血红,惨不忍睹。

  华天宇觉得要给灰兄看一下这种视频,要它提前熟悉注射药剂后的狗。

  于是他们放开酒店的电视,把视频导入,开始播放。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