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又调配了一批醒酒汤,并说明这是公司建成前的最后一批了,因为他已经答应先祖要去祖宅寻找存放的种子,越拖希望越小。

  华天宇就去问自己老爸,关于祖宅的信息,他说要去原址寻找东西。

  老爸华荣告诉他,祖宅民国的时候已经破落了,华家人被迫迁徙,到建国后才返回原址重新修建,现在成了宗祠,不知道还是不是当初的地点了。

  华天宇的老家在胶东省栗县华家庄,华荣因为和本族的人不合,已经很少联系了。

  这个故事华天宇知道,因为他们华家是中医世家,但是因为年代原因没落了,过的日子很不好,而老爸华荣那时候认识了老妈,因为老妈家族和华家一直有嫌隙,双方长辈们一直不同意这门亲事,结果老爸和家族决裂,依然带着老妈来到徽省定居,成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从那以后,他们一家就断了和老家的来往,这么多年,华天宇是一次也没回过老家,老爸倒是因为有长辈大寿或者过世,回去过三次,但每次回来心情都不大愉快。

  “爸,我要回老家有事要办,你要一起回去吗?”华天宇问。

  “我就不回了,你去办事,我跟去的话,事情会更加糟糕,但你也要有准备,老家的人是不会有好脸色看的。”华荣在提前给他打预防针。

  “我晓得了。”华天宇点头,他晚上就订了火车票,明天就出发去老家华家庄。

  ……

  第二天,华天宇和爸妈、梁婉君辞行,然后带着玉坠,准备出发。

  梁婉君在门口依依不舍,幽怨的说:“我一定抓紧学车,能送你到车站就好了。”

  她是想多和华天宇多相处一会,对于有情人来说,爱人不在身边,思念会让人心焦。

  “没事,如果所料不差,我两三天就能回来。”华天宇吻了她的红唇,两人拥抱在一起,情意无限。

  华天宇自己开车到了火车站,赶着点上了动车,花了三个多小时就到了栗县,然后在栗县乘城乡公交,到了华家庄。

  华家庄是个四百多户人家的大村子,清朝形成的居住群落,现在主要以华家人为主,占了村里一半的人口。

  华家现在的族长是华天宇的曾叔公,论辈分是华天宇已故爷爷的堂叔,叫华世忠。

  大家族都重礼数规矩,华天宇要去祖宅寻找种子,需要他老人家的许可。

  华天宇带着礼物找到曾叔公的家,按了门铃,从里面出来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用浓郁的胶东口音问道:“你找谁?”

  “我叫华天宇,是本家人,我爸是华荣。”

  老爸华荣本名华荣兴,是荣字辈的,后来因为和家族闹僵,被勒令改名,就去掉了最后的“兴”字,改名华荣。

  “你是荣兴的儿子?来有什么事?”

  果然,一听到华荣的名字,这个男人就拉下了脸色。

  “我来拜会曾叔公!”华天宇说。

  “等会,我问问爷爷的意见。”这男人进去了,按辈分算,他是华天宇的堂叔。

  等了一会,这男人过来把门打开,华天宇叫了声叔,然后跟他进屋。

  这是三层小楼,房子比较新,装修也还好,看来老家人过的还不错。

  华天宇上了二楼,见到了这位八十二岁的华家当家人,曾叔公一脸的皱纹,穿着老式的马褂,还是个念旧的人。

  “曾叔公,我是华荣的儿子华天宇,特意来看您!”

  华天宇问好的同时,把礼物都放下了,这些冬虫夏草、高档烟酒,花了近万块。

  老人家不怒不喜很平静,让华天宇坐下,那位堂叔泡了杯茶过来。

  华天宇心里暗忖,看来老爸和家里的关系没那么差,比他想象的好多了。

  也是,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华家和华天宇老妈家的恩怨早就成了过去式,时代在发展,大家都忙着赚钱,没什么人顾忌旧社会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曾叔公问了一些华天宇的近况,华天宇就说他在村里开了诊所。

  “也好,你爸性子倔,但医术还算扎实,你好好跟他学,别给华家丢脸。”

  曾叔公这话就是承认华天宇是华家之人,算是一种认可,华天宇当场道谢,看来这次的事情有门。

  “今天就留下来吃晚饭吧,晚上住家里,明天让你海叔领着你在附近玩一玩。”

  海叔就是那位中年人,名叫华荣海。

  曾叔公的话挑不出一点毛病,华天宇就同意了。

  现在气氛还算融洽,华天宇就把来意委婉的说出来,除了要去祖宅里祭拜,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说祖宅地下有个密室,他想在里面取点东西。

  “什么?宗祠地下有密室?”这下华荣海很是惊讶,这才明白华天宇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原来是别有目的。

  “祖宅已经改成宗祠了,你怎么知道宗祠下方有密室?”

  曾叔公一改随意的样子,坐直了身体一脸严肃,看他的表情,似乎知道地下有密室的事。

  “我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那书现在在哪里?”

  “已经遗失了。”

  华天宇回答的时候,还私底下和先祖沟通,别怨他撒谎,如果把先祖华佗的事情说出去,那要震惊很多人,还要引起未知的反应。

  “事关重大,宗祠绝不能擅自挖掘。”曾叔公拒绝了华天宇的请求。

  “可是那密室里的东西,兴许会让中医重新振兴,这关系到整个中医行业的发展!”华天宇说的很郑重。

  “这是从何说起?”曾叔公并不理解。

  “祖上曾经埋藏在地下密室埋藏多种药材种子,很多现在已经灭绝,我想取出来种植培育,以后一些因缺医少药无法应用的古方就能用了,这对中医的一次复兴机会!”

  “哦?”

  曾叔公听到华天宇的话悚然动容,那个密室他们在三十年前修缮宗祠的时候就发现了,但是入口处有机关,还伤了一个人,当时的族长就下令不要擅动,然后把密室重新掩埋,当时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

  因为年代久远,当时知情人一个个过世,如今也只有他和几位华家的老人才知道这件事,所以华天宇说起密室这事,他才知道里面到底藏着的是植物种子。

  “那门口有机关,曾经有人伤到过,于情于理都不能让你进去。”曾叔公说。

  华天宇皱了眉头,这件事他倒是不清楚。

  华天宇带着玉坠,先祖华佗随即对他传音:“入口可能是我传下的五行八卦锁,只要见到,我肯定能解开,无需担心。”

  有了这个保证,华天宇就放心了,于是他和曾叔公保证,他可以破解入口的机关。

  这时华荣海说话了:“宗祠是华家香火传承的地方,擅自动是要破坏风水的,怎么能让你空口无凭就动土?”

  华天宇道:“曾叔公可以证明,确实有密室存在,我不是信口雌黄,而且我有把握破解机关,到时候一试便知。”

  “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万一进去损坏里面重要的东西怎么办?”

  “密室里应该只有种子,如果有,我也不会乱动。这不是我们华家一族的事情,而事关整个中医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了那些灭绝的药材,很多有奇效的古方都不能用,让中医效用降低一截,所以才被西医压了一头。”

  华天宇和他的这位同族叔叔争论起来,双方各执一词,气氛有点紧张。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