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说的有完没完,要不要赌啊?”轩少催促道。

  希尔薇笑了笑,换上了一副嗲嗲的语气:“这样人家太吃亏了呢,哥哥好小气,一局才给两千块。”

  这小声音如猫爪一样,在轩少心里挠了几下,他迫不及待的上套了:“美女,那你说要赌多少?”

  “起码赌一万底的吧,低了我可不赌呢!”希尔薇说。

  “操,一把一万,你当你金逼镶钻呢!”一旁的金链子小弟毫无节操的骂道。

  这话太阴毒,希尔薇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她的手指夹着一张扑克瞬间掷出,那张普通的扑克高速旋转,从说脏话小弟的脸颊边飞过,他的皮肤上立时就出现了一道血痕,流血了。

  “卧槽!”

  那小弟赶忙去找纸擦血,这一只在赌神电影里见到的飞牌技术惊到他们了。

  “你们别说话!”

  轩少制止了自己这帮没文化的小弟,他感觉到希尔薇似乎并不是“月匈”大无脑的花瓶,又两下子。

  这样更引起他的兴趣了,他为泡小明星,曾经也是一掷几十万,这个一万底的有点大,不过他赌的起,花个几十万能泡到这个女人也值了,比那些小明星,女主播玩着更爽。

  “来吧,一万就一万,这一个筹码就代替一万,每局结束后结账,你如果输了,不仅要给钱,还要脱一件衣服哦!”

  这位轩少也是常去国外赌场的人,因此熟悉规矩,他搓着手让荷官大姐开牌,于是这局开始了。

  如果纯凭运气,那希尔薇也有可能输的,不过她既然要求必赢,就会有绝招,在荷官洗好牌让双方切牌的时候,那位轩少就比较随意的一切完事。

  希尔薇脑中已经在紧密计算,大概看准了位置,把牌切到了一个关键点,这下她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牌局开始,希尔薇先发牌,她的牌面上是个方块2,而轩少是一张黑桃A,轮到轩少说话了。

  “我加一万!”轩少似乎胜券在握,婬笑着在加码。

  “跟一万。”希尔薇也扔出一个筹码。

  继续发牌,这次轩少的牌面是两张A了,这算是比较大的牌型,碾压一切单张和对子,而希尔薇也发了一个2,似乎还比他低上一筹。

  “嘿嘿,现在你放弃也要脱衣服了,还要输给我钱,太可怜了,不过只要你一会跟我走,这账就一笔勾销!”

  这轩少还没看明白情况,想用钱来砸女人,以往这招无往不利,但他碰到的是希尔薇,她上百万的局眼睛都不眨,别说这个小赌局了。

  希尔薇没有犹豫,仍跟下去,甚至连望气都没用过。

  倒是华天宇有点担心赌局,他用望气观察了一下,发现希尔薇暗牌是红桃J,牌面两个2,而轩少底牌是一个草花A,也就是三条A,远比希尔薇的牌型大,处于很不利的情形。

  她会望气不假,可不是搓牌,影响不了结果。

  接下来继续,他们都五万五万的跟了,轩少自持三条A打底,使劲的下注。

  希尔薇却始终面带微笑,似乎不知道她的牌面小,直到发到最后一张,她的牌面就两个J,两个2,加上一张暗牌J,竟然是JJJ22的组成,这在梭哈里叫“葫芦”,是非常大的牌型,仅次于四条和同花顺。

  而轩少就是一个三条A,他输定了,只是本人不知道。

  华天宇在旁看的终于服气了,希尔薇全程没有用望气确认,这就是凭她本身的实力完成的,在她切牌的时候就决定了胜负,高手就是高手!

  “我压20万!”轩少嘿嘿奸笑,他不相信希尔薇是葫芦,他就没见过第一把就发这么大牌的时候。

  “算了,不要计算那些筹码了,算我梭哈,加在一起一百万,跟不跟?”希尔薇不想拖下去了,直接将军。

  “美女,你玩的很大啊!”

  轩少眯起了眼睛,他虽然有钱,但一百万一局的牌局对他还真的有点吃不消,不过他看了看手里的三条A,信心十足的说:“好,我跟,不过这么大的赌注,脱衣就算了,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人跟我走!”

  “没问题,但这样对我不公平,你输了的话,不仅要付钱,还要自己扇自己两个耳光!”希尔薇似笑非笑的说。

  她这是在报复轩少出言不逊的仇。

  自扇耳光是很折面子的行为,轩少不仅有些生气,变了脸色,说道:“好,既然这样,那就开牌,今天你跟定我了,以后就是我孙墨轩的女人!”

  “三条A!”

  这个孙墨轩重重的把牌摔在桌上,似乎响声就代表牌型的大小。

  希尔薇笑了笑,然后轻轻捻起一张J亮了出来,说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是葫芦,承让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吗的!”

  轩少气的把一旁的杯碟都打翻了,认为稳赢却输了,这种挫败让他十分恼火。

  然而事实不以他的怒气为转移,荷官大姐宣布结果:“这位女士胜利!”

  希尔薇脸上是甜甜的笑容,问道:“这位轩少,是不是该兑换赌局了,一百万银行转账或者等值债券都可以,我不嫌弃。”

  “轩少让着你,你还当真了,别给脸不要啊!”

  一旁的小弟可是知道百万巨款绝不可能给,骂骂咧咧的,就要和轩少离开,今天折了面子,改天再找回来。

  “等等,说好了不算,你算男人吗?”华天宇却忽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输了就想赖账,赢了他们肯定要希尔薇兑现,世上没有这种好事。

  “滚蛋!”

  一个金链子小弟去推华天宇,却被他拽住手腕接力一拉,这个小弟就平着飞了出去,撞在一堆椅子上,半天起不来。

  另两个要动手,让华天宇几招打趴下了,现在华天宇可是师出有名,要为自己徒弟讨要赌债。

  “你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得罪我?”孙墨轩见武力打不过,就开始言语威胁。

  “我不管你是谁,先把赌约兑现了,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华天宇说。

  孙墨轩看了看左右的三个小弟在地上趴着帮不上忙,但他也不想出那一百万当冤大头,于是蛮横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掐腰,冷笑道:“我就不给了,你们怎样,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吗?”

  “我要敢呢?”华天宇针锋相对。

  “你敢我就弄死你!小样!”孙墨轩估计是被家长惯坏了,在外面不知道天高地厚。

  华天宇还真想试试被弄死是啥滋味,于是强行扳过来孙墨轩的两条胳膊,然后用力的对着他自己的脸挥去。

  “啪啪”两声,自己给了自己两个嘴巴,算是先兑现了另一条自扇耳光的赌约。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