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凑过来说:“华哥,这傻哔还练武术,你不用动手,我让小弟一板砖撂倒!”

  几个拿橡胶棍的小弟冲上去,但是被这壮汉威势十足的几招给放到了,橡胶棍打在他身上不疼不痒,但是壮汉一脚就踢得小弟倒地哀嚎,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嘭!”

  又是一个小弟被壮汉一脚踹的倒飞而出,华天宇伸手接住,放他下来。

  “哎呦……”

  这小弟疼得面容扭曲,这一脚震动了他的内脏,难受的都说不上来话了。

  华天宇渡了一丝愿力给他,缓解他的痛苦,然后就大喝一声:“都退下!”

  这些小弟本来就被人打的头皮发麻,再说他们大部分都认识华天宇,都听话的住手了。

  “怎么不一起上,我还没打过瘾呢!”壮汉一声讥笑,把指关节捏的“噼啪”作响,装逼范十足。

  “你们都让开,我来会会他!”华天宇站了出来。

  “师父,他很厉害,我认为还是报警好一些。”希尔薇在给他出主意。

  “没事,你站到后面,观战就行。”

  华天宇把衬衫扣子松开两枚,活动了一下关节,也摆出了虎戏中的卧虎藏龙作为起手式。

  这招以防守为主,先摸清对方虚实后再决定对策。

  “我不打无名之辈,报上名来!”这壮汉学着古人武者比武的作派在说话。

  “华天宇!”

  他毕竟也是受先祖熏陶过的,尽管是对手,但也注重礼节,抱了下拳。

  “洪林门,邹江!”

  这壮汉连门派都报上来了,然后脚下踩着碎步,向华天宇逼近。

  华天宇凝神观察,准备以静制动,让对方先出招。

  “嗨!”

  邹江一声大喝,当胸一拳,威力绝伦,整个粗壮胳膊带动着巨大的力量横贯而来。

  华天宇感觉自己硬抗下来也要吃暗亏,于是用上了龙骧虎步,躲开了这一拳,同时从身侧踢出一脚。

  邹江双掌交叉置于身侧,抗住了华天宇这一踢。

  华天宇的五禽戏是以强身健体为主,御敌战斗为辅,所以攻击力不是强项,这让邹江产生了些许实力上的误会。

  “也不过如此,花拳绣腿!”

  邹江轻蔑一笑,马上展开势大力沉的反击。

  洪林门的功法讲究大开大合,以力破巧,类似于少林那种硬派功夫,每一下都让对手难以招架,只要打中一下,就可能会终结战斗。

  华天宇短短的交锋两回合,已经感觉到了对方不好对付,但是他对自己有信心,对方就是一个“猛”字,扛过他三板斧,等他气势减弱的当口,就是反击之时。

  于是华天宇用上了灵活的“猴戏”,和成龙电影里那种杂耍般的打斗一样,做出各种搞怪且灵活的动作,总在须臾间躲开,还能抽空给对方来一下,不伤筋骨,但是让邹江不胜其烦。

  “居然是猴拳弟子,敢不敢不要逃,和我正面硬刚!”

  邹江怒道。

  “我这是五禽戏,不是猴拳,你说这话只能正面你的无知,你会放弃自己的优势,和别人比拼劣势吗?那你怎么不要用力气,我们来比速度?”

  华天宇两句话就把邹江怼的没话说,他把怒气化作力量,招数更加凶狠了。

  但招式再凶狠,打不到人也是白费,邹江的洪林拳对付普通人那就是秒杀,一拳打飞一个不是夸张,但在同样修炼武术的华天宇面前,速度不够,就只能被戏耍的份。

  “华哥加油!”大国手下小弟在加油助威。

  “华天宇加油!”希尔薇看的热血澎湃,也挥舞拳头为他助威。

  “江哥,干趴下那小子!”

  邹江带来的同伴也在给他助威,现在两人单挑,各亲友团是轮番上阵,气势上绝不肯输。

  所谓“刚不持久”,几分钟过后,邹江就开始微喘了,劲力也不如之前,华天宇心中一动,看来他的反攻要开始了,在猴戏周旋的时候,就在暗暗寻找机会。

  机会终于来了,邹江一招用老,由于体力下降,他不复最初之勇,收招慢了一拍。

  “着!”

  华天宇突然一改灵猴的风格,切换成了熊戏“熊经鸱顾”,用强大的力量与之对撼。

  这一下出乎邹江的意料,他还认为华天宇刚才软绵的力量,胳膊屈起格挡,可是肢体一接触,他就感觉华天宇身上有不次于他的巨力涌来,他被撞的身体有些失衡。

  华天宇一下没有取得预定战果,那就紧接着来第二下,熊心豹胆取对方胸腹部。

  邹江再抗一下,这下形式更恶劣,重心被撞的偏移要摔倒,而且手腕发麻,防护在身前的胳膊也被荡开了,前身空当大开。

  “不好!”

  邹江意识到不妙已经晚了,华天宇已经切换成虎戏中的“黑虎掏心”,双拳齐出,结实的怼在了邹江的胸膛上。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邹江倒退数步,虽然没有被真正的“掏心”,但是华天宇的力量可不是盖的,他感觉胸口气血翻涌,一口气好悬没上来。

  “啊!”

  作为门派新一代弟子中的翘楚,邹江受不了这份屈辱,憋着一口气又冲上来。

  他身体已经受了震荡,刚才都不是华天宇的对手,现在强弩之末就更差了,没几招就被华天宇硬撼的打退。

  五禽戏只有招式没有套路,华天宇这些对敌招式都是随机应变,自行拆招组合,用出了1+1>2的效果,全面胜过了这个对手。

  此消彼长之下,邹江连纯比拼力量都不是华天宇的对手了,身上挨了几拳,脸上多了一块乌青。

  “师兄!”

  那群跟随邹江来的人都上去护着他,然后看着华天宇,都义愤填膺的要给师兄报仇:“我们一块上,揍这小子!”

  “都给我住手!”

  邹江把其他人推开,他气喘咻咻的说:“我邹江技不如人,认栽了,你们别给我丢人现眼,以多欺少还是我洪林门的弟子吗?”

  这群弟子羞愧的低下了头。

  邹江揉着胸口,重新打量华天宇,他凝重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门派的?似猴非猴,似熊非熊,似虎非虎!”

  胜负已分,华天宇收招而立,平静的回答:“我说过了,我修炼的是五禽戏。”

  “胡说,五禽戏是健身用的体操,根本不算武术,没有这么厉害。”

  “说真话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华天宇一摊手,表示无奈。

  “好吧,你叫华天宇是吧?我这次认栽了,留下个电话,以后我回门学艺,一定会来向你讨回今天的屈辱!”

  华天宇笑了笑,指着一旁呆若木鸡的孙墨轩说:“你弟弟的事先解决再留电话吧。”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