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华天宇和梁婉君一起去别墅,给温菲针灸。

  经过前几次的治疗,现在已经不会很痛了,经过中药的调理,温菲的身体好多了,处于漫长的恢复阶段,不过华天宇郑重的警告了自己堂哥,治疗期间严禁房事。

  “放心,我哪还会还想着那事,我就等着菲菲的病好了,然后结婚。”华新书道。

  治疗结束,他们几个人坐在客厅看投影电视在聊天的时候,华天宇接到了大国的电话。

  “华哥,你在家里吗?我有件大事要找你!”大国声音低沉。

  “我在别墅,什么事?”华天宇问。

  “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再说吧,对了,希尔薇是不是也在你旁边?”

  “对,你也找她?”

  “嗯,我马上来,等我!”大国挂了电话。

  “你要来客人吗?那我们先告辞了。”温菲站起来准备走了。

  “你们在这里玩没事的,如果不嫌弃晚上可以住这里,空房间多得是。”华天宇挽留道。

  “不打搅你们小两口了。”

  温菲笑了一下,就和华新书离开了。

  梁婉君和华天宇送走二人,回来后关心的问:“大国找你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他一会来了会说的。”华天宇道。

  梁婉君点点头,然后去厨房清洗了一点水果端上来,让客人食用。

  不一会大国来了,还带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一进来,看到屋子里两个大美女,加上这豪华别墅,还以为华天宇是某个金屋藏娇的大老板,于是更加的客气。

  “这位就是华哥!”大国介绍道。

  “华老板好!”那男人诚惶诚恐的问好。

  “你好。”华天宇和他握手。

  大国随后介绍,这位罗鼎豪是他发小,这次是有事相求。

  说着,大国还扫了一眼希尔薇,似乎和她也有关系。

  “你尽管说。”华天宇道。

  梁婉君看出他们有事相商,上了茶后就主动回避,去另一边看电视去了。

  希尔薇要走,大国却说:“希美女留一下,这事也要你帮忙。”

  大国点了跟烟,带着一股愁容,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罗鼎豪家境还算不错,在市里开了个店面,资产几百万。

  结果他在爵士娱乐城里玩牌,被人设局坑了三百多万,他没有那么多现金,被迫把店面压在别人那里,如果一星期内不赎回来,就归别人了。

  那店面可是罗鼎豪的心血,常规手段要不回来,对方只接受赌桌上见真章,所以这几天他着急上火,来找大国帮忙,而大国不能见从小玩到大的好友这样栽进去,就想到了希尔薇赌术精湛,想请她出马。

  “我说过了,希尔薇不能参与赌博。”华天宇说。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只能厚着脸皮过来了。”大国叹气道。

  “华老板,请你可怜可怜我这一家老小!”

  罗鼎豪突然给华天宇跪下了,“我钱让股市套牢一部分,如今老婆还怀了二胎在养胎,老妈心脏病住院等着用钱,您要是不管我,我就要跳楼去了!”

  “你先起来!”

  华天宇让罗鼎豪坐回沙发,他皱眉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让希尔薇帮你把钱赢回来?”

  大国说道:“那个赌术厉害的人叫小博,外省来的,我估计他是个老千,市里有几个人已经吃亏了,我认识几个好打牌的水平都不怎么样,只能请希尔薇出马。”

  “这不靠谱,”华天宇摇头,“实在不行就报警,当诈骗案,警察会管的。”

  “不行啊,”罗鼎豪哭诉,“我妈和我老婆都心眼小,这要是知道我输这么多钱,回头还不知道出什么事,我是不敢报警啊!”

  大国也说:“这事不能报警,对方也有道上人物罩着,要是报警拿人,我以后就不用在黎洲混了。”

  华天宇在沉思,他对赌狗没有好感,要请希尔薇出马,这相当于以赌治赌,他心底是不赞成的,在想有没有其他办法。

  希尔薇说话了:“师父,让我去试试吧,我是要夺国际大赛冠军的人,如果一个市里的赌局都拿不下,那就不用去国际比赛了。”

  华天宇道:“我不担心你输,但安全是个问题,输赢几百万的局,注定不会太平!”

  大国保证道:“华哥,希美女,这个你们放心,比赛场地就安排在爵士娱乐城,自己的地盘,我把上百个兄弟都叫来,绝对不会让希美女有事!再说都是道上混的,几百万而已,还不会鱼死网破,毕竟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的。”

  “师父,让我去试试吧。”

  希尔薇说着,在下边握住了华天宇的手。

  华天宇感受到那细腻的柔荑,勾起了他尘封的记忆,那日在车里醉酒,似乎没少接触,而且更多的是衣服下的部分……

  仿佛被烧红的烙铁握住,华天宇激灵一下把手挣开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慌,再阻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希尔薇轻轻一笑,似乎很满意华天宇这种表现,她转而去询问大国和罗鼎豪,对方是什么人。

  “其他几个托不足为虑,就是那个叫小博的,听口音像是西南那面的人,这人很邪门,和他玩牌,不知不觉就输了,一输还都是大的。”罗鼎豪心有余悸的说。

  希尔薇问:“你打多大的底?不是说麻将么,居然会输三百万?”

  “玩麻将输了几十万,剩下是炸金花输的,我哪知道啊,那天脑袋像是不转轴了,稀里糊涂就输了那么多,等我反应过来,店铺都抵出去了。”罗鼎豪说话的时候还很懊悔,在用拳头捶自己的脑袋。

  希尔薇说:“我大概了解了,他们设局骗你的钱,而且还用了药,让你神智恍惚,比如有种听话药水,你就只会按他们的话去做。”

  “居然是这样?我说怎么就那么傻了呢!”罗鼎豪这才知道被骗的原因。

  “好吧,如果对方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还真的要会一会他们,他们败坏了行内的声誉,不配称为赌客!”希尔薇眼睛里竟然透露出一丝凌厉的光芒。

  “谢谢,谢谢你美女!”罗鼎豪感谢不已。

  “不用谢!”希尔薇摆手制止道,“那我们来谈谈报酬的问题吧,这次的赌资你们出,如果输了我会赔,如果赢了,我要分走一半。”

  “啊?一半,这太多了吧?”

  罗鼎豪吓了一跳,这希尔薇出手太狠,如果要赢回来他输的三百万,就要分走150万,他一时无法接受。

  希尔薇微微一笑:“如果是只把你输的钱赢回来,那就不用我去了,要不换个说法,这次赢回来的钱,除去你输掉的本金,剩下的钱全归我!”

  这也挺狠,大国看向华天宇,在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

  华天宇轻轻摇摇头,表示他不参与,你们自己谈。

  大国想了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帮发小把钱弄回来,他认识赌术最厉害的就是希尔薇了,出场费总是要付的,但最初他想的一二十万,看来这么点钱是没法满足这位混血美女了,对方的胃口要大的多。

  大国咬了咬牙,说道:“别的条件都可以,但是你额外赢的钱,我要分两成,毕竟我手下也要吃饭。”

  “那好,一言为定!”

  希尔薇站起来和这两个中年男人分别握了握手,算是确定了合作关系。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