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唦唦唦”,验钞机特有的声音在持续,很快上面数值显示为100,证明是一百张真钞无疑。

  华天宇就说:“伯父伯母,你们也验一验吧,免得让个外人在这里跳来跳去!”

  “对对,老大,你见识多,去验一验!”梁父说道。

  大舅哥马上撸袖子开搞,很专业的在不同摞的钱中抽出若干张,然后放进验钞机,“唦唦唦”的验过去,几千块钱都是真钞。

  有铁一般的事实在,宿瘸子仍不认输,他敲打着正常工作的验钞机,怀疑道:“这验钞机不会是假的吧?”

  这下梁婉君都忍不住了,斥道:“你怀疑是假机器,那你随便找张纸塞进去,看它报不报警!”

  宿瘸子还真的照办了,他踅摸一圈,注意到泥墙上那本过期挂历,于是他找梁母要了剪刀,对比人民币剪了一张同样大小的挂历纸,塞进了验钞机。

  毫无悬念,验钞机“嘀嘀嘀”的报警,十分灵验。

  其实真钞假钞,肉眼和手感也可以辨别出来,大舅哥已经拿着几张钱对着门外阳光看了,钱里的伟人头像和金线都清晰可见,和他们兜里的钱一模一样,不像是假钞。

  “爸,可能都是真的!”大舅哥激动不已的汇报。

  梁父已经踌躇的不知道咋办好了,梁母脑子活,就说道:“还愣着干啥,都是钱,快收起来啊!”

  这下两位舅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地上的钱装回黑袋子里,然后跑进里屋去藏了,生怕丢了一张。

  这时梁父梁母对华天宇的眼神已经不对劲了,由不屑变成了火热,梁母干笑几声,马上洗杯子倒了一杯茶水,让华天宇喝,这是她第一次对华天宇有好脸色。

  华天宇拒绝了那陈年茶叶,说道:“伯父伯母,既然钱你们收下了,那婉君我就带走了啊!”

  “诶……哎!哎!婉君跟着你好,能享福!”

  梁母愣了一下,满脸堆笑的回答。

  “不行,我不同意!”宿瘸子这时又出来搅合。

  “关你什么事?你先拿出来一百万再来说话。”华天宇冷笑道。

  宿瘸子开始大放厥词:“一百万有什么了不起,你去借高利贷也能借来一百万,可过后要被追债,还不上连同梁家都会被上门要债,门口泼油漆砸玻璃,天天有流氓骚扰!”

  这么一说,梁父梁母变了脸色,又开始权衡利弊了。

  “我用得着借高利贷?”

  华天宇气笑了,他衣服兜里还保留着银行取钱时的存根,随即拍到桌子上,让宿瘸子睁开狗眼好好瞧瞧,他出不起一百万,不代表别人出不起。

  梁母一看银行存根,就信了华天宇,对宿瘸子说:“小宿啊,不是我对你有意见,只是你彩礼才18万8,小华都出一百万了,我是没法照顾街坊的情意了,你和俺家婉君有缘无份。”

  宿瘸子看了一眼典雅端庄的梁婉君,实在舍不得,就胡搅蛮缠起来:“光有一百万有什么了不起!我彩票也中了一百万呢,你们不说他开捷达的么?我可是买了奥迪,我家里刚盖了三层小楼,我没爸妈,到时候你们老两口也可以跟去住新房子!”

  有车有房的杀伤力有点大,梁父梁母的意见又开始向宿瘸子倾斜。

  华天宇“哼”了一声,他早有准备,让梁婉君拿过他的公文包,他从里面拿出了几本证件和收据,说道:“若是非要拼硬件,那么我们就比一比。”

  “这是我的房产证,在黎洲市水云之家有别墅一套,市场价一千两百万左右,我为梁婉君买的保时捷macan一辆,记在她的名下,新车还没上牌,比奥迪A1贵了也就三倍多的样子,我还在筹备食品公司,两个月后开始营业。”

  华天宇把他的资产简单罗列了一遍,震撼了这几个农村出身的人,梁父梁母一起颤颤巍巍的拿起华天宇那些房本、购车合同看了看,确认是真的,看向华天宇的眼神彻底改变,看都不看宿瘸子一眼了。

  华天宇无论从财力、相貌、年龄、身体健全程度,都比宿瘸子要强上无数倍,梁父梁母只是财迷心窍而已,好孬还是知道的,他们认定华天宇就是他们的好女婿了,什么宿瘸子,都快和他们同龄了,可以滚粗了。

  他们对华天宇又是上茶,又是拿烟的,就忽视了宿瘸子,宿瘸子气的满脸通红,大声说道:“你们要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就把我上次带来的礼物退给我,一共两条黄山,两瓶闷倒驴!”

  梁母刁蛮属性发作,现在她看宿瘸子不顺眼了,就拿起他之前送的烟酒扔到他怀里,说道:“一股穷酸样,送礼都不会送,还闷倒驴,什么倒霉名字,闷倒你还差不多!”

  原来她老人家一开始对华天宇尖酸刻薄并不是特意针对,她只是瞧不起“贫穷”的loser而已,现在苗头转到了宿瘸子身上,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不对,烟少了一条!”

  宿瘸子查看礼物后,大声叫嚷。

  梁母顿时尴尬了,原来那烟是被他们爷仨拆开抽了,没法还了。

  “那我赔你钱好了!”

  尽管梁母有些心痛,但想到家里刚收入一百万,就不在乎这两百块钱了,要掏钱出来弥补。

  “伯母,不用麻烦,我拿来的烟给他一条就行。”

  华天宇在墙角看到他昨天提来的中华烟了,还是软盒的,他直接拿起一条塞给宿瘸子,笑了笑,说道:“这个给你,顶你3条黄山了,赶紧走,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现在梁家,要不然……”

  华天宇眼神一凝,手指弹出,桌上的玻璃茶杯一下子四分五裂,茶水散落一桌。

  “哎呦,你看小华,手劲还挺大。”梁母没有任何不满,反而笑呵呵的开始收拾残局。

  “你以为我想来这!”

  宿瘸子在梁家丢了面子,气哄哄的拿上礼品拄拐走了,还因为走得太快,在院里被杂物绊倒,摔了个狗啃屎,疼得直哼哼,但是已经没人再关心他了。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