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说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这时冷鸢从后面出来,为华天宇解了围。

  “好好好,华医生,你家住那里,我找人开车送你。”冷酷老爸说。

  “不用,我自己可以开。”华天宇婉拒了。

  他最近研究出来一项躲避查酒驾的办法,一般醒酒汤喝完,吹气检测时仍会被查出酒精含量超标,但是华天宇经过实验悟出了一个小窍门,嚼一块口香糖去除嘴里的味道,然后强行用愿力封闭消化道,这样吹出来的气里就不会含有酒精,所以这也是他不怕被查的原因。

  “唔……”

  这时冷鸢忽然捂着额头摇摇欲坠,华天宇赶紧扶住她。

  “你怎么了?”

  “有点头晕,酒劲上来了。”冷鸢半闭着眼睛说道。

  “你不是也喝醒酒汤了么,难道没见效?”华天宇很纳闷。

  “不知道……我很晕,能不能送我回家?”冷鸢柔弱的靠在华天宇肩头。

  那些冷家的亲戚朋友一看这架势,都不敢来搅合,自觉退散,否则被安上一个打搅好事的罪名,明天冷鸢非得大闹天宫不可,这位骄纵的小祖宗全家都怕她。

  华天宇一看周围就剩他一个了,只好负担起送美女回家的使命,他扶着踉跄的冷鸢上了面包车,放她到后座上躺着,他去前面开车。

  “我没看你喝多少酒啊,为什么会醉成这个样子?”华天宇开车时问道。

  “嗯……”

  冷鸢只是含糊的回应,看这架势醉的不轻。

  华天宇安心开车,结果在一个路口还真的碰上了查酒驾的交警,他们挥动荧光棒,让华天宇靠边停车。

  当华天宇打开车窗的时候,里面飘散出一股酒味,交警凭经验就知道华天宇喝酒了,于是交警递过来一个酒精检测仪,打算华天宇吹后就把他带走。

  结果华天宇一吹,检测仪毫无反应,交警和他同事面面相觑,都觉得这不可能,衣服上都有这样浓烈的酒味,人不可能没喝酒。

  “可能是检测仪坏了!”

  交警得出这个结论,换了一个让华天宇吹,结果依旧,检测仪并没有报警。

  “真邪门!”

  交警不信邪,又换了两个检测仪让华天宇吹,还是没有反应。

  这下交警认怂了,看到后座躺着一位疑似醉酒的女士,猜想可能酒味是冷鸢身上散出来的,他们就放华天宇过去了。

  华天宇赶紧关上车窗,一脚油门开车离开,这时候他才敢大口喘气。

  刚才强行用愿力卡住喉咙,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的难受,不过有所失必有所得,省却了被抓去交警队处罚。

  “你怎么做到的,喝酒居然不被抓。”冷鸢突然从后面问了一句。

  “我硬憋气,糊弄过去了。”华天宇说。

  “真有你的。”

  冷鸢说完又沉默了,华天宇还以为她酒意上头,就加快车速,到了她家小区。

  把车开到楼下,华天宇就去扶冷鸢起来,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像是水做的,拉也拉不起来,人也不睁眼睛,他只好打横抱起冷鸢,费力的关车门然后乘电梯。

  华天宇忽然有种错觉,感觉这一幕很熟悉,好像不是第一次这样送冷鸢回家了。

  打开房门,华天宇直接抱着冷鸢到了卧室,当他要起身时,却发现冷鸢双手死死的缠着他的脖子,关键她还没清醒的样子。

  华天宇去扳她的手,用上了些许力气竟然拉不动,让他怀疑冷鸢手臂是不是打了个死结。

  他怕拉伤冷鸢的胳膊,就打算从她臂弯里钻出来,没曾想冷鸢胳膊突然收紧,华天宇没有防备,整个上半身被她带的压在冷鸢身上,华天宇整个脸孔就埋在了一片幽香的柔软当中。

  这一下华天宇毛了,用力挣脱出来,发现冷鸢半睁眼睛,似醉非醒。

  “你好坏啊,居然吃我豆腐。”冷鸢目光迷离的说,不过这里并没有嗔怪的语气,反而像是在撒娇。

  华天宇没法解释,就对她说:“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

  “不要走嘛,我好难受!”冷鸢按着心口说。

  既然她不舒服,华天宇就回来握住她的手腕,打算切脉看看她的身体情况。

  这时候冷鸢单手把大衣解开,露出了里面的纤薄秋衣,娇滴滴的说:“顺便帮我检查一下,这里还有没有肿块。”

  “我正在检查。”

  华天宇今非昔比,拥有切脉的他,再也不用实体测量了,随便就能知道她的身体状态。

  检测的结果很乐观,冷鸢肿块已经基本没有,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因为作息不规律,有点亚健康,可以通过作息和饮食来调节。

  华天宇把这个检测结果告诉冷鸢后,她不满的说:“大骗子!摸都没摸,就说没肿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看病的!”

  “我手法精进了,已经不需要触摸患处。”华天宇在解释。

  “我不管,你就是在敷衍我!”冷鸢嘟起了嘴,和小孩子一样。

  华天宇意识到和一个喝醉的人没什么好争辩的,他就起身想走,没想到冷鸢麻利的爬起来,拉住了他的衣袖。

  “不要走,我很寂寞,陪我聊聊天嘛!”冷鸢撒娇道。

  一个只比他矮半头的大姑娘这样发嗲,华天宇鸡皮疙瘩感觉都起来了。

  但他从冷鸢这种矫健的身姿上看出蹊跷,这似乎不像是一个醉酒之人能拥有的敏捷。

  “你在装醉是不是?”华天宇终于反应过来了。

  冷鸢见伪装失败,就一挺胸脯,理直气壮的说:“人家酒量浅而已,现在酒劲过去了而已。”

  “好了,你朋友圈不是经常发那些游戏截图,寂寞可以去玩游戏。”华天宇开始手腕用力,打算挣脱。

  “我不想玩游戏,我就想和你玩!”冷鸢双手死命抓住华天宇,不想让他离开。

  华天宇无奈了,自己可不是幼儿园老师有哄孩子的责任,他还想回家搂老婆睡觉呢!

  “那好,你不想玩,我们就谈点正事。”

  冷鸢的表情忽然无比正式,她放开了华天宇的手,然后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同时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华天宇过来详谈。

  华天宇想了想,就坐了过去。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