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时候,岳母和二哥说出了他们的目的,原来打算在这里住几天,母亲来看女儿,哥哥来看妹妹,无懈可击的理由,而且梁起轩希望能在黎洲市找到好工作,实在不行再回浅塘村讨生活。

  华天宇想了一下,让他们娘俩去宝山村老房子和父母住一起不太合适,只能去别墅暂住了,当华天宇提出这个想法,岳母和二哥欣然同意,甚至还很高兴,他们早就向往能住上别墅大房子了。

  下午梁婉君请了假,和华天宇一起回别墅,梁起轩开着捷达车在后面跟着。

  到了别墅下车后,这娘俩从车里拿下来好多东西,衣服、被子、土特产、牙具毛巾,准备还真充分,和搬家似的,还让梁婉君、华天宇跟着一起往里面搬,没拿自己当外人。

  这母子进别墅后,就被豪华的装修惊呆了,每个房间都去看一遍,也不管是谁的房间,有没有隐私之类。

  当岳母来到二楼为她自己找卧室的时候,推开了英英的房门。

  而正在小憩的英英见到陌生人,立马戒备起来,低声咆哮威胁。

  “英英,这是我妈,你不许无礼!”梁婉君出来教训。

  英英立马耷拉下脑袋,跑到梁婉君身边讨好,表示它是个乖孩子,不乱咬人。

  岳母老眉倒竖:“怎么狗还养屋里?多脏啊,赶紧赶外面去!”

  梁婉君很为难,说英英一直都是在屋里住着,不是农村看家护院的那种笨狗,它很怪,也不脏,甚至自己会跳马桶上如厕。

  岳母说:“那也不行,没有让狗住屋里的道理,等我买个链子给它拴门外看家。”

  她转而看了看这间宽敞又舒适的卧室,满意的点头:“这屋子我看挺好,我就住这了。”

  华天宇听不下去了,上前说道:“妈,这是我家,房间你住没问题,但是怎么养狗我自己说了算,英英就要跟着我们同吃同住。”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这狗毛掉一地,卫生都难清理。”岳母唠唠叨叨,已经让儿子把她被子放进来,占据了英英的房间。

  英英很委屈,但这位强势的老太却是“姐姐”的母亲,它敢怒不敢言,叼着它的食盆和毯子走到走廊上,离开了它的卧室。

  华天宇在三楼为英英找了一个小房间,让它在里面暂住,等岳母离开,它再回去。

  随后二舅哥梁起轩也相中了二楼的一间房,正好在华天宇和梁婉君所住的主卧两侧,呈包围之势。

  安顿好后,华天宇整洁的家里就莫名的多了许多个人物品,一时还不太习惯。

  梁婉君私下和华天宇说:“老公,你这几天包涵一下。”

  “没事的,你妈来住是应该的。”

  华天宇也懂事理,如果岳母一家能像梁婉君这样通情达理就好了,然而这似乎都是奢望,他只希望这几天快点过去。

  “婉君,这电视怎么开?”

  “老妹,这门锁怎么扫一下就开了,你教教我!”

  随后岳母和二舅哥的声音在别墅里此起彼伏,都在呼唤梁婉君帮忙,她就像一个陀螺一样,被呼来喝去。

  华天宇有点心烦了,亲戚来家里住他不反对,相反他很好客,但是这样不拿自己当外人真的惹人生厌。

  他的别墅里也住过娟子和希尔薇,她们都是规规矩矩,且懂礼貌,从不会惹他不快。

  华天宇只好眼不见为净,开车离开,去做他自己的事。

  但是这里终究是他的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晚上回来就发现客厅被岳母霸占了,她用投影电视在追那些家庭里短的电视剧。

  而梁起轩就更牛了,在和一个女孩热火朝天的视频聊天,楼上楼下的跑,在给对方展示别墅的各个房间。

  他娘俩旁若无人,声音都开的很大,噪声不住的传到华天宇耳朵里。

  “我去三楼练功了!”

  华天宇和梁婉君说了一声,就去三楼,那里还算清静。

  一会梁婉君给他端上来一杯水,还是满怀歉意的向他道歉,她知道妈妈和哥哥有点过分,她提过了,但是被他们以长辈威仪给无视了,诸如“都是自家人没那么多讲究”等理由搪塞过去。

  “没事的,我们幸福就好了,别的无所谓。”华天宇笑了笑,吻了她一下。

  “谢谢老公!我晚上会报答你的……”

  梁婉君羞答答的,那是他们夫妻间的小游戏。

  随后家里多了人的不便就体现出来了,比如浴室、卫生间被占用,华天宇就去三楼小浴室洗漱,也能将就,就是不能在二楼浴室的浴缸里泡澡了。

  另外就是毛巾等个人物品被乱用,弄得湿乎乎,也不知道是谁的杰作。

  华天宇有点腻歪,索性这条毛巾就给他们娘俩用,他取了条新的,放到三楼的浴室里。

  晚上睡觉时也不安生,这房间并不是完全隔音,华天宇搂着梁婉君准备就寝时,就能听到左边房间岳母在打呼噜,右边二舅哥还处于住新房的兴奋之中,和别人语音外放聊天,都11点多了还不安生,嘻嘻哈哈的笑声不住的通过墙壁传导过来。

  “老公,对不起,我去提醒一下二哥!”梁婉君歉意的说。

  “算了,我们去楼上住。”华天宇见招拆招,他直接公主抱起梁婉君,连同被子一起拿到楼上。

  这下就安静了,虽然三楼的卧室不如楼下的宽敞,但能睡个安稳觉。

  他们进了新卧室后,英英跟过来“呜呜”的撒娇,因为它原本的房间被占了,和华天宇一样同病相怜,离开了熟悉的小窝。

  “英英乖,等我妈妈和哥哥离开,你就可以搬回去住了。”梁婉君蹲下来安慰它。

  随后英英离开,梁婉君就钻进被子,在一片昏暗灯光下,她一头如瀑黑发披散在肩头,眨着多情双眸,轻拢慢捻抹复挑,来兑现她白天的承诺,过程不可描述……

  第二天,梁婉君很早起来为一家人做早餐,岳母倒是起来了,到院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二舅哥没见踪影,估计还在睡懒觉。

  华天宇因为要赶去宝山村去看病人,简单吃了点早饭就出门,走去车库的时候,忽然在院子里被岳母叫住了。

  岳母说:“小华,我看这院子里都是草,怪浪费的,我寻思开春就把这地都开垦出来,种点菜也好,省的买了。”

  华天宇快没话说了,这原户主留下的天然草坪种起来不便宜,要定期维护,夏天可以在上面踢足球,打羽毛球什么的,刨了种菜简直暴敛天物。

  华天宇只留下一句话:“妈,铺这草坪的钱,够你吃几年菜的了。”

  随后他开车赶紧离开,避免再被岳母拉住听那些让人尴尬的话。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