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手搭了上去,不久就露出惊讶之色。

  “怎么样?”德远高僧底气十足的问道。

  华天宇叹道:“德远大师身强体健,耳聪目明,无一点病症,远胜一般中年之人,可以轻松享寿期颐之年。”

  期颐就是百岁老人的代称,华天宇看出这位德远大师由于长期练武,又守清规戒律,身体状态极好,寿元过百岁不成问题。

  “呵呵呵,借你吉言了!”德远大师很高兴。

  其他掌门见状也来找华天宇号脉,想考校他一下医术到达何种程度。

  华天宇有切字诀和闻字诀在身,这些掌门的身体状况瞒不过他,他一一作答。

  其中长青道长有独特的道家养生之术,身体极为硬朗,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剩下如邹元灏、陈德清等人,或因好酒或者其他原因,身体就不如前两位那么健康,华天宇就现场指点,让他们戒除不良习惯,并各开了不同的调养方子,坚持下来的话,几年内身体不会有大问题。

  华天宇这一手号脉说的完全对症,让众掌门不由得刮目相看,才知道华天宇的医术也如此神奇。

  其中德远大师也懂得一点中医,就拿过方子看了看,不由得赞叹不已:“这方子考究,药材份量拿捏的非常之好,不愧为华佗的后人,真是一介医武奇才!”

  华天宇谦虚几句,其实他的医术才是主修,水平比他的五禽戏要高多了。

  至此,众掌门对华天宇的印象完全改观,谦虚好学,年纪轻轻不骄不躁,甚得他们的意。

  晚宴结束,华天宇陪着邹元灏和邹林回到房间,并提出他想明天就离开。

  邹元灏就说:“明日还有最后的交流日,等过了中午再走吧,就没人说什么了。”

  华天宇一想也行,乘飞机傍晚前就可以回到黎洲,不耽误事,就同意了。

  接下来他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大会继续召开,今天大家普遍都穿着练功服,因为上午是自由发挥的时间,有年轻后辈可以上台表演,请各大掌门指点,有想切磋的人自由活动,只要不伤和气,一切都在允许之内。

  “华掌门,飞云派贾大通向你讨教!”

  忽然有一个腮边长着一个黑痣的中年人抱拳前来,提出要比试。

  华天宇却没带练功服,穿着一身西装,他今天还打算混完时间就离开,他和潘飞飞的过节已了,对门主大会并没有多大兴趣,他更想念家里的娇妻。

  华天宇以自己衣着不便为由婉拒了,其实这也不算失礼,毕竟他如今也是一派掌门,是有身份的人了,一个不知名门派的弟子来向他挑战,份量不够,差着辈份。

  “华掌门不是怕了吧?难道和那个潘飞飞一样,是个银样蜡枪头?”

  这贾大通说话颇不客气,并不是武林中所有人都对华天宇服气,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会里一些小门派就想借着风头最劲的华天宇上位。

  你们大掌门不是推崇华天宇么?那我打赢了华天宇,是不是应该夸夸我?

  这个飞云派的掌门就打的这个主意,但他怕马失前蹄,因此派门人贾大通上前挑战,输赢他都有话说。

  如果贾大通赢了,他就会说内劲高手也不过如此,还是他飞云派厉害,如果徒弟输了,那弟子输给一个掌门也不算丢脸,反正里外都是他占理。

  华天宇可不是橡皮泥任人揉捏,他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个贾大通和潘飞飞一样挑刺,他脾气也上来了,眉毛一挑,说道:“你还不够让我出手的资格!”

  贾大通顿时满脸怒容,可辈份差距确实如此,在华天宇不同意对战的情况下,他不能以下犯上,只好退走。

  飞云派掌门名叫贾华锋,是这个贾大通的远亲,他见自己计谋不成,权衡了一下,就自己站了出来,以掌门之尊发起挑战,这样就符合规矩了。

  反正飞云派快要揭不开锅了,再籍籍无名下去申请不到协会的补助,怕是就要散伙了,还不如拼上一拼,借着打压华天宇的机会上位。

  “原来是贾掌门,那请了!”

  华天宇修炼了望气后,察言观色的本事大增,从这贾家两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他们的目的,既然对方把他当软柿子,那他就不客气了,于是脱了外套,来到了一处场地之中,开始活动关节。

  现今武林唯一的内劲高手要出手比武,一下子引来百多位围观者,都瞪着眼睛在观看。

  “飞云派善用腿法,腿风硬朗,门主贾华锋成名许久,这华天宇年纪轻轻,怕不是对手。”

  “我看不见得,内劲高手肯定有不俗手段。”

  “昨天没看吗?内劲也要接触穴道才行,贾掌门穿着鞋子,指头怎么点上去?”

  周围观众不懂装懂,众说纷纭,但是华天宇年纪轻,普遍都认为他输的可能性大一些。

  “华掌门,我年纪大你几岁,你先出招吧。”贾华锋假惺惺的说。

  他说话的时候面带戏谑之意,意思是在嘲讽华天宇年纪轻,不顶用。

  “都说要尊老爱幼,还是您老先动手吧。”华天宇当仁不让说对方年纪大,口头上可不能输。

  贾华锋不免有闷气,于是他说了声“得罪了”,就摆开架势,揉身上前。

  他用了个金鸡独立的架势,一只腿屈在半空,随时可以弹射而出,这种引而不发是招式威胁性最大的时候,因为不知道他飞踢的时间和角度。

  华天宇摆出鹿戏的起手式,打算防守反击。

  两人眼睛紧盯对方,希望能找出破绽,凝视了约有半分钟,贾华锋首先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一腿侧踢,直奔华天宇的脖子。

  华天宇矮身避过,用了一招“心头鹿撞”,反击对方。

  没想到飞云派的腿法有点门道,这记重腿居然中途改了方向,由上踢变成了下压,踢中了华天宇的肩膀,而华天宇的撞击被对方用双臂挡下。

  双方身体均是一震,随即分开,贾华锋又摆了个架势,但手上闷疼不已,惊惧于华天宇有身蛮力。

  华天宇肩膀在刺痛,这一脚踢得很重,让他受了点小伤,估计肌肉过后会有些浮肿。

  这一次交锋,实际上华天宇吃了个小亏,但他随即愿力流转肩膀,伤处就变得热乎乎的,过不了多久,就会消除伤痛,这是别人不具备的疗伤优势。

  但是外人不知道,看到华天宇肩膀白衬衫上的乌黑鞋印,不少人露出了讥讽之色。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