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的背靠在了墙边,退无可退了。

  劳拉来了个腿咚一字马,抬起脚底支在华天宇头一侧,身体几乎成了一个“K”型,一点也不担心走光。

  她凑过来说:“你躲什么?我就这么让你害怕?还是你没有那种能力?”

  女人骂男人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他“不行”,华天宇当即怒道:“谁说的?我行的很,是金枪小霸王!”

  华天宇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就把叶枫的称号挪用了一下。

  “是么,那为什么还不动手?貌似我在照片上见过别人用这种姿势。”劳拉伸出舌头在自己光洁的小腿上舔了一下,眼神里都是挑逗的意味。

  这种景象是个男人怕是都遭不住,华天宇心里砰砰直跳,色厉内荏的威胁:“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老婆!再说你是警察,在违背我意志的情况下那个啥,这是在知法犯法!”

  华天宇提到了“老婆”,让劳拉玩味的表情立马变了,她顿了一下就收了腿,赤足走去前面拾起了地上的睡衣,背对华天宇穿好,然后自行走到了门口。

  她打开门,离开前还说了一句:“当你的好丈夫吧,就当我没来过!”

  “咣当!”

  门关上了,华天宇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就是自己忠厚老实的结果吗?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女人投怀送抱?

  这看似女兰博一样的劳拉,居然也假酒上头般的做出这等荒唐事,真是不可理喻。

  不过他也成功被劳拉勾起了心中的火,只好去浴室里冲冷水澡,来浇熄火焰。

  第二天清晨,华天宇刚洗漱完毕,就听到劳拉在外面敲门。

  华天宇顿时警惕起来,把房门开了一条小缝,不敢用眼神致死。

  但此时的劳拉已经穿戴整齐,她见华天宇这么戒备,就凤眼一瞪:“你这是防我吗?”

  既然不会像昨晚一样被“逼迫”,华天宇就把大门打开了。

  劳拉进来后就说正事:“昨天专案组突审那四个人取得重大突破,现在准备回国抓捕樱井父子了,他们还向我发出了参与旁观的请求,你不准备去吗?”

  “真的?我要去!”

  华天宇马上同意了,抓那对人渣父子,他可不想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他马上收拾东西,带上包就出发了,外面有一辆车在等着,开车的就是那位李进光。

  “我会陪着两位到黎洲,现在去机场。”李进光说后,就开车出发。

  有后台支援就是不一样,有车辆也有接送人员,哪像他们昨天,想要一辆车都要靠偷,不对,读书人的事不能叫偷,劳拉那是借,毕竟都有保险公司赔付,车主没有损失。

  路上,李进光说道:“劳拉女士,你昨天闹出的动静不小,全岛都知道了有对雌雄劫匪,在大庭广众劫走多人。”

  “呵呵,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早有人来帮忙,我也不至于用这种办法。”劳拉笑道。

  李进光说:“以后还是少做这种事吧,我们为了给你和华先生消除影响,已经被上级骂了个狗血喷头,甚至国外都有不良媒体利用这件事造谣生事。”

  “OK,我记住了。”劳拉明显没有听进去,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估计下次一办案就给忘了。

  这次他们是公款坐飞机,李进光提供的机票,不过是拥挤的经济舱。

  上了飞机后,李进光对华天宇说:“华先生,一会到了黎洲,请你自行离去吧,我要和劳拉女士去办案,就不送你了。”

  劳拉忽然说道:“他也和我一起去办案。”

  “这怎么行,他不是警察,不能参与案情。”李进光说。

  “他是我们组织的特别联络员,协助我办案的,有这个资格。”劳拉道。

  “是么?我怎么没有接到通知?”李进光纳闷的问。

  “你级别太低,当然不知道,回头我和你们领导说。”劳拉这是满口跑火车。

  华天宇悄悄拽了拽她的袖子,小声问道:“我什么时候是特别联络员了?回头一下拆穿多没面子!”

  劳拉道:“放心,这就是补个手续的事,有点像你们国内的志愿者,没什么权利,就是义务协助我们组织办案的民间人员。”

  华天宇这下明白了,感情这个特别联络员的名头好听,其实就是个冤大头,出钱出力却没有权利,很符合他现在的行径,搭了几十万进去,连个奖章都没有。

  现在华天宇看着谈笑风生的劳拉,真有点纳闷昨晚是他的幻觉,为什么同样一个人,会有差别这么大的两面性,也许真的是那瓶“假酒”的缘故。

  华天宇摇了摇脑袋,要把那件事从记忆力删除,看到了太多限制级内容,想多了对身体不好。

  飞机落地,劳拉接到了电话,就让华天宇说把他的证件照和照片传过去,刑警组织要为他去办理特别联络员的证明了,明天就能盖章弄好。

  华天宇对此并不热心,他可不要被一个组织当免费劳动力,不过看在要去抓樱井父子的份上,就忍了。

  李进光带着劳拉和华天宇到了黎洲市局的办公地点,在门口检查登记的时候,华天宇就被卡住了,因为他没有任何手续,不是内部人员。

  “他是特别联络员,我们有手续的。”劳拉给华天宇解释。

  李进光倒是知道华天宇的背景,心想以他的能量和背景,可比刑警组织联络员的称号厉害多了,就做主带他进去。

  等到了里面,正式开会研究抓捕方案的时候,华天宇就以劳拉助理的身份坐在最后面旁听,大家都认为他们是外宾,就没多问。

  一位经验丰富的市局刑警队长在布置抓捕行动计划,中心思想就是不要放走一个,不要伤及无辜,另外所有人员不要负伤。

  “我申请去外面当机动组,以防万一。”劳拉忽然举手说道。

  “可以,但需要服从指挥,不要单独行动,毕竟你在国内没有执法权!”队长嘱咐道。

  劳拉点头答应了。

  但华天宇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劳拉不会无故做出这个举动,就在会议结束后,问她为什么要在外面当机动组,要抓樱井父子,不是应该冲在第一线吗?

  “这你就不了解我们国际刑警的办案流程了,就和那位队长说的,我只有协助权利,没有执法权,也就是说,即使对方是罪犯,我在你们国内去抓他,也是违法的,你和我同样。不过也可以取巧,如果他们的抓捕出现失误,被嫌疑人逃了,我们这个机动组不就派上用场了?到时候抓了罪犯,及时违规,但是警方也会帮我们处理好。”

  劳拉挤了挤眼睛,华天宇就明白了,她一开始就打算好了浑水摸鱼。

  “你怎么就知道抓捕会出现失误?”华天宇问。

  “樱井父子有几十人的队伍,一半还是安保人员,他们又要求不能伤及无辜,这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我的经验告诉我,至少一半的抓捕任务都会有各种意外发生,我觉得今天也一样。”

  华天宇听后,就摩拳擦掌,准备亲手抓住那个樱井太郎,狠狠的揍一顿,来给方露出气。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