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华天宇按部就班,早上看病人,上午去公司,下午给方守仁去针灸,他始终绷紧了神经,但是杀手都没有任何消息,难道牙猜被抓,他的同伙就怕了,主动撤走?

  华天宇觉得自己不能想当然,没有获得准确消息前,不能放松警惕。

  这晚上华天宇还是席地而坐,闭目养神,他在似睡非睡之间,而梁婉君已经进入了梦乡。

  凌晨两点,是人睡眠最深的时候,别墅外终于来了一个人影。

  这人身材矮小,面部在棒球帽的遮掩下看不太清楚,但皮肤黝黑,肤色绝对不是国人。

  他看到了监控,不过没有理会,来到了一楼窗口,拿出了一个小型手持电钻,在窗子处打洞,不一会,铝合金窗子卡扣被钻开,他拉开窗子跳到了屋内,却碰到了布置的易拉罐,发出乱响。

  这人并没有慌张,而是从腰间掏出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随后他拿出一个仿佛VR眼镜一样的东西戴在眼睛上,很快就看到楼上有三团橘黄色的热能反应,分别是华天宇、梁婉君和在养伤的英英,这是红外线热能成像仪,只要体温和周围环境不同,就能发现活人的存在。

  其实不用易拉罐报警,在这杀手钻窗子的时候,华天宇就听到了,打坐的他怒睁双眼,心中反而有种放松的感觉,这个杀手同伙终于来了,只不过相比于上次,这次的潜入方式更加的暴力,且毫不遮掩。

  华天宇在楼上就通过望气看到了这个人,穿了一身深灰色的冲锋衣,手里还有枪,华天宇心中一凛,知道不能硬拼,他躲在楼梯口处,准备这人上来后再偷袭。

  但华天宇失算了,现在的杀手都有高科技辅助,他在热成像仪里看到了华天宇,举着枪就慢慢的来到楼上。

  他的枪口始终对着华天宇藏身的方向,但是他手枪的威力较小,无法穿透木板,需要上到过道上才行。

  距离逐渐接近,这时候两个人都能变相的看到对方,很是奇异。

  在杀手踏入最后一节台阶后,进入了最后的境界区域,华天宇突然暴起,一脚踢向杀手的手腕,那把手枪是唯一的威胁,只要没有枪在手,他可以完虐这个杀手。

  杀手早就看到了华天宇,他也有防备,但华天宇的动作快的超出他的想象,立即扣动扳机却打空了,在后面的墙壁上留下一个弹孔。

  这一枪也让华天宇惊出一身冷汗,导致他动作变形,一脚踢空了。

  杀手终究有枪在手,随即连开三枪,华天宇没有夺枪的机会了,情急之下用上了鸟戏,在楼梯口闪展腾挪,让杀手都打空了,子弹擦着华天宇的衣服打在其他方向。

  华天宇的心脏剧烈跳动,精神极度紧张,再这样下去要被打中,他一个打滚躲在了扶手处,隔开了视线,获得了暂时的喘息。

  然而这只是几秒钟而已,杀手稳定住身形,就迅速跑上最后几阶台阶,就要和华天宇在走廊上面对面了。

  华天宇还是托大了,功夫再高也怕子弹,低估了冷血杀手的凶残程度。

  然而这时候房门一开,梁婉君拿着剪刀出来了,她是留了心思,晚上睡得很轻,听到动静就出来帮助自己老公。

  “老婆危险,快回去!”

  华天宇大骇,他自己可以和杀手周旋,而梁婉君没有功夫傍身,可没有躲子弹的能力。

  穿睡衣的梁婉君一出来,成了战场中的变数,但那个杀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枪口对准了华天宇,他杀了华天宇才有钱拿,剩下都是浪费子弹。

  “啾!”

  消音器中射出的子弹,并不是真正的无声,华天宇紧绷的神经马上行动,用一招“一飞冲天”躲开,而那颗子弹穿入了地板之中。

  “你个混蛋!”

  这下梁婉君暴走了,她见到了杀手居然要对付华天宇,情急之下忽略了华天宇的提醒,在门口跑过去又太费时,就把剪刀扔过去了。

  陡然有凶器来袭,那杀手一分神,就让半空中的华天宇有了可乘之机,他在栏杆扶手和墙壁之中来回踩踏,那杀手的随后的子弹都没打中,他也终于有机会接近了杀手,一脚踢中杀手的脑袋,他就身体失衡从楼梯滚下去了。

  华天宇刚要跳下追击,忽然门口悄无声息的又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而他手中也有一把黑洞洞的枪。

  “居然有两个杀手!”

  华天宇一惊尤甚,没有料到对方还有同伙,反应慢了半拍,暴露在黑衣人和那个杀手的视线内。

  那个跌下楼去的杀手十分凶悍,不顾身上疼痛,就抬枪瞄准华天宇。

  梁婉君见状吓得肝胆俱裂,她担心华天宇被打中,义无反顾的张开双臂挡在华天宇面前。

  “婉君,危险!”

  华天宇宁可自己死,也不要让梁婉君受伤,可是他再护着她就太迟了,只听下方“嘭”的一声枪响,那个黑衣人先开枪了,他并没有加装消音器,震耳的枪声回荡在房间内,在黑夜中尤为突出。

  而此刻,梁婉君依然挡在华天宇的面前,她听到枪声后,蓦然身子一震。

  “婉君!”

  华天宇目呲尽裂,他大吼一声把将梁婉君扑倒,几乎带着哭音去检查她的受伤情况,却没有发现她身上没有伤口,刚才只是被枪声吓到的自然反应。

  “难道是杀手打歪了?”

  华天宇赶紧施展望气向下看去,却发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那个跌下楼去的杀手脑袋后方多了一个血洞,正汩汩的流着血,死的透透的,而正是那个黑衣人开的枪。

  “他们不是同伙?”华天宇又惊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华天宇先生,”黑衣人说话了,“我救了你心爱的老婆一命,你要怎么感谢我?”

  华天宇吃不准对方的身份,感觉是敌非友,但他为什么帮自己杀了那个杀手?

  现在情况不明,华天宇抱着梁婉君蹲在二楼,没有露头。

  “你太没礼貌了,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吗?”

  黑衣人说话有种蹩脚的感觉,加上他典型的西方白人面相,也是个外国人。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