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叔公手里拿着那本《青囊书》,激动道:“华天宇寻来了完整版的《青囊书》,我们华家医术中兴的时候到了!”

  和他老人家想象中的群情激奋不同,下边二百多号的男男女女只是在小声议论,只有几个一直在从事中医的人一脸喜色,其他人只是泛泛之情,毕竟大多数人都没学医,这本书对他们来说只是个精神象征。

  曾叔公脸色的热情冷却下来,没想到年轻族人们会是这个反应。

  也是,他们都出生在新社会,接触的是手机电脑,自然而然被现在的普世价值观影响,一心奔着出人头地,很少有人潜心研究中医。

  曾叔公又说:“我打算重启家族的中医学堂,超过8岁的孩子都可以来学!”

  这是华家百年以前的做法,一个大家族,会有专门人来培养后辈,那时候华家兴盛,整个家族的男丁都懂医术,族人遍布周边几省开设医馆,然而这盛世被近代那场侵略战争给破坏了,从此一蹶不振。曾叔公回想自己小时候父亲的教诲,想用《青囊书》来重现家族荣光,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没人关心中医了。

  族人们冷淡的反应,把曾叔公气的够呛,华荣海就劝爷爷消气,然后对下面的族人说道:“这可是好机会,曾叔公会亲自传艺,学会了那是一辈子的手艺!”

  “学中医有啥用,能让我家小宝考上重点初中吗?”

  “还是让孩子去读计算机好一点,听说现在互联网可火了,那些大富翁都是搞互联网的。”

  下面一些人小声议论,都认为曾叔公是老顽固,跟不上时代。

  曾叔公气的在上面喘气,一个好好的提议没人响应,他就失了兴趣,让华天宇上来,说他的事。

  华天宇登台了,他说道:“感谢曾叔公给我这个机会,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荣的儿子华天宇,现在黎洲市生活,我准备筹建一个中医院,规模较大,但是现在缺少医生,如果有哪位族人有兴趣,可以找我详谈,待遇优厚,至少都比现在的医生收入高,要求就是有一定中医基础,我会根据个人能力,安排担任主治医生或者助理医师。”

  如今华家懂中医的年轻人凤毛麟角,会医术的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叔叔伯伯辈,但是他们有家有口,不太想去外地生活,因此华天宇说完也遇到了和曾叔公一样的冷落,无人回应。

  华天宇有心理准备,就说道:“荣海叔有我的电话,如果你们谁有兴趣,可以通过他联系我。”

  说完,华天宇就下台了。

  “散会!”曾叔公喊了一声,就站起来离开,他有些意兴阑珊。

  回到家里,曾叔公还耿耿于怀,现在年轻人都不懂传统,忘了本,华家是靠中医传承下来,现在却面临无人学医的窘境。

  “爷爷别生气了,那帮人都没有见识,像是天宇,不是靠祖传的医术发家了吗?”华荣海在劝道。

  曾叔公说:“别人我不管,你和荣兴、荣信几个家的小孩都要开始学医,放学了不要去补习班,来我这里背书,起码《青囊书》要求倒背如流!”

  “行,我这就去通知,咱们过完正月十五就开始!”华荣海道。

  既然在家族里找医生的事失败了,华天宇就打算回去了,没想到计划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

  有人打电话来通知华荣海,家里的一个后辈被邻村祝家庄的欺负了,被打的头破血流,随后十几个亲戚过去把祝家人打了一顿。

  而对方整个村基本都是姓祝的,然后半个村子的男人都拿着家伙出来要来报仇,而华家人也开始回村求援。

  曾叔公刚受了气,心情烦闷,就把拐杖在地上重重一顿:“许久不发威,都以为我华家人是好欺负的?荣海,去叫人,不能丢了家族的脸面!”

  这是要村与村子集体械斗了,旧社会经常发生,但近些年已经少了,没想到大过年的发生了这种事。

  华荣海也是冲动性格,马上到外面喊人,说是华家带把的都拿上家伙,去祝家庄讨个说法。

  华天宇一看,这事不能坐视不理,他也跟在华荣海身边,在街上看到华家的男人越聚越多,有近百号持械族人,如洪流一样浩浩荡荡的向村外走去,那边是祝家村的方向,是要干一架了。

  华天宇身为练武人士,和普通人打胜之不武,也违背武德,但这都是自家族人,又不能袖手旁观,所以他有点为难,只能跟去随机应变。

  双方的人各有百多号,在两村交界处相遇了,成扇面排成两排,双方就距离十米左右,一个个的在吆喝骂架。

  这时候还不是乱打一气的时候,双方的主事人出来谈话,就如同过去大战前武将都要亮相一样。

  华家这边是华荣海在最前边,祝家村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好像是村委的人,现在却成了带头大哥。

  他俩人都要维护本族人的利益,态度都不好,说了一下事情起因,就是耕地问题,你多占半亩还是我多占半亩的事,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快就谈崩了,回头一挥手,双方的人就冲了上来,乒乒乓乓的打在一起。

  华天宇处在最前端,闪身避开一铁锹,旁边又拍来一扁担,他发现自己没有家伙太吃亏了,就转手夺过了那把扁担,挥舞起来当齐眉棍使。

  华天宇不主动打人,只是被动防御,顺便看周围哪个族人有危险,他就跳过去助拳。

  他们这些人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有深仇大恨,没人下死手,顶多挨一下多片淤青,见点血,还没有出现伤残,打的倒是热闹。

  忽然,华天宇发现了那边自己族人不断传来惨叫和喝骂,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魁梧汉子,拿着根长棍颇有章法,如虎入羊群,两三棍就把一个华家族人给抽趴下,他是个练家子。

  “别欺负人,我来会会你!”

  华天宇忽然间找到了对手,他高喝一声,踩着几个祝家人的脑袋一个鸟戏就飞了过去,手中的扁担猛地落下。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