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宇回到黎洲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宝山村的施工现场,因为昨天中铁十局就开工了。

  鲁杰芸电话里高兴的和华天宇报喜,这次的工人不用她指挥,没有讨价还价,就卖力的干活,而且十分专业、设备先进,且修路和种植园修建同时进行。

  十局动用了直升机和人力,一天就修订了进山道路的线路图,然后两个施工点同时开工。

  修路工人拿油锯把沿路大树都放到,小树用推土机推平,后面钩机把数根挖出来,垫上鹅卵石打地基,初期这条简易路就可以走大型机械了,等里面种植园工程基本完工后,再修建混凝土结构的路面,方便恶劣天气时载重车辆的通行。

  而修建种植园的工人全都用大型运输直升机进行空投物资,省却了来回进山的时间,而这些国企工人也很尽责,在鲁杰芸的指导下没有破坏药材,先把外围的大树给放倒,然后修建他们住的工棚。

  这部分工人主要是把准备工作做好,等半个月后路修通,再运送建筑材料修建种植园主体。

  这次有几十人的队伍,而且机械都是国内最先进的,各种材料也不用华天宇操心,每天就看到进度快速推进,舒服到不行,这就是基建狂魔的能量。

  种植园工程完全不用华天宇操心了,但他还是给小小打电话,想让她来陪护鲁杰芸一段时间。

  小小倒是同意了,不过在电话里又欲言又止。

  “有事你尽管说。”华天宇道。

  “我已经从麻瑞这里离职了,请问你能不能雇佣我?我只要求薪资不能低于每月八千元,其他食宿问题可以慢慢商量。”小小说道。

  华天宇一听,还有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他早就想给梁婉君雇一个女保镖陪她了,自己不在的时候不用担心她被欺负,而现在小小可以先保护鲁杰芸,等工程事了再去保护梁婉君,而且她的薪资完全附带的起,华天宇马上就同意了。

  “可以,底薪八千元,另外我们签订雇佣合同,我还会给你缴纳社保,你只需要保护好我指定的人就行了。”华天宇说。

  “那好,我马上到你这里来上班!”小小语气终于轻松起来,没有面临失业再找工作的空闲期,她太需要钱了。

  华天宇放下电话,心中感觉很舒畅,现在一盘棋终于盘活了,所有项目都在齐头并进,而且都有了骨干力量帮他打下手,他也有时间处理自己的事情。

  这天梁婉君接到了一位病人家属的电话咨询,对方说他儿子要戒毒,但是不方便到医院来治病,想让院方把清心丸邮寄给他,一下就要五个疗程的,说是他儿子有几个病友也需要。

  按照现代互联网思维,走网商路线,肯定是未来趋势,但是清心丸现在可是限制级药品,在卫生部都挂了号,和云南白药一样属于国家保密配方,受灰莿产量影响供不应求,华天宇不打算对外出售,能保证自用就谢天谢地了。

  当梁婉君给华天宇说起这件事,华天宇就让她回绝了,因为中医毕竟和西医不同,用药要看人、对症,如果一个人的肝脏或肾脏有问题,代谢药力有影响,就要修改药方,不能一颗药打天下,那会出事情的。

  而且华天宇还怀疑,这人就是二道贩子,一下子要这么多药,他可以坐地起价进行贩卖,现在人的头脑都是削尖了想赚钱。

  这个事情给华天宇提了个醒,他就在医院张贴了告示,清心丸目前只有本院才有,如果外面有人宣称有清心丸,都是假冒伪劣,请病人不要相信。

  ******

  在华氏中医院里,唯有戒断科室是特殊的存在,因为这里全都是来求治的瘾君子。

  为了避免他们产生联想,科室里禁止出现“毒”字,这里的病患经过普通医生用针灸加清心丸十天左右的治疗,基本不再会发病,然后再坚持服用三副腥臭丸,就会产生条件发射,最大程度上减少复吸几率,这是其他医疗机构没有的效果,因此获得如潮好评,口碑迅速在圈内传播,陆续有全国各地的病友前来就诊。

  这天就来了一对奇怪的病人,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来求医,挂的是戒断科的号。

  挂号费10元,小女孩从兜里拿出一堆零票,甚至还有一角的硬币,点齐后交给收银员。

  收银员本想说这里不收一角硬币,但看这对男女衣服都带补丁,关节处都洗的发白,肯定是家庭贫困,收银员妹子就心生善心,收下了硬币,准备过后用自己的零钱兑换一下就好了。

  小姑娘带着那个戴口罩的男青年去了戒断科室,坐诊的是从老家来的华天林。

  “过来坐吧,”华天林说,“吸食有几年历史了?什么品种?”

  “四年,溜冰的。”那青年有气无力的说。

  “大夫,能给我哥戒了吗?我想让他堂堂正正的活着!”那小姑娘带着哭音说道。

  经过了解,华天林才知道他们是亲兄妹,哥哥叫史伟,妹妹叫史幺。

  哥哥史伟沾毒偷偷把家底都卖了,包括老家的房子,他们一家四口无家可归,最后他妈气不过上吊死了,他爸很快郁郁而终,只剩下他们兄妹相依为命。

  妹妹史幺不想自己年纪轻轻就孤苦伶仃,所以一直坚持打工赚钱维持家用,想让哥哥振作,可是她打零工赚得那些微薄薪水,一次次的被史伟拿去买毒挥霍,让她伤透了心。

  这次她听说黎洲市有能彻底戒断的地方,就带着哥哥找来了,不过仅有的一点积蓄路上都花光了,她这个未成年女孩急的想哭,但为了哥哥还是咬牙在坚持。

  “可以戒断,比你哥更严重的我们都收治过。”

  华天林在安慰史幺,然后给史伟开了一个疗程的药,让他去付款,也可以安排住院,只不过花费要多一些,他们如果住在外面,每天来这里服药治疗也可以。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