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波,我能和你谈谈吗?”华天宇正常的和小男孩说话,而小波看都不看他,仿佛没听到。

  “没用,孩子连我和他爸都不说话,也就渴了饿了会来你身边,很少听他开口。”小波妈妈在说。

  华天宇试着想给小波号脉,小波躲到了母亲身后,拒绝一切陌生事物。

  这就难办了,如果强行沟通,小波会受到惊吓,很可能诱发发病,而不接触的话,又没法探知病情,这就是中医治疗自闭症的难处,传统的望闻问切,病人不会配合。

  华天宇开启了问字诀,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华天宇的目光中,只有小男孩才能看到的柔和白芒,那是缓慢释放的愿力。

  这种经过问字诀转化的愿力,有微弱的催眠作用,能让患者集中精神,从而起到沟通作用。

  果然,受到问字诀的影响,小波慢慢的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华天宇,他还不太理解这种状态。

  “和叔叔说说,你为什么怕红色呢?”

  华天宇循循善诱,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需要知道小男孩的心结坐在。

  “血……好多血……”

  小男孩发音很困难,常人根本听不清,但华天宇通过问字诀的沟通明白他在讲什么,而且他脑海中也浮现出小男孩心里想的画面。

  那是一个简朴的农村小院,一群人在准备杀猪,一头肥猪被绑了四个蹄子,杀猪匠奔脖子一刀下去,那头大肥猪疯狂挣扎,结果蹄子上绑的绳子突然挣脱了,那猪跳下台子,就朝小男孩方向冲了过去,将小男孩撞倒了,还溅了他一脸猪血。

  家人们很快上来扶起小男孩,他撞的并不重,但这一幕给这个三岁大的小孩子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从那以后他就变得沉默寡言,直到今天这个样子,而他看到红色就犯病,就是联想到小时候满脸是血的样子,挣扎狂叫的猪也十分骇人,对大人来说是虚惊一场,可是对孩子,那就是天大的恐怖。

  华天宇深吸一口气,看来要化解小波的心结,需要一点一点来,第一步,就是要斩断他的联想,红色并不代表血液。

  “小波,听我说,红色只是普通的颜色,和绿色、紫色一样,并不代表什么。”

  华天宇在轻声述说,小波一动不动的听着,只有他偶尔眨一下的眼睛,表明他在认真听。

  这种状况让孩子母亲惊讶的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出声打扰到儿子,因为这么多年,她就没见自我封闭的儿子有这样子认真听人讲话,只此一个细节,她就对治好儿子产生了无限希望。

  华天宇对小波说话,都是他在说,小波在听,主要就是聊颜色,让他不再产生联想。

  当然,第一天要掌握个度,能把颜色聊清楚都算胜利,这种心病有时候比身体的病症更加难治,而且要更加小心,更注意细节。

  经过半个多小时,小波有些疲惫的样子,华天宇就结束了谈话,并最后问他一句,“你最讨厌那个颜色?”

  “红……红色……”

  小波结结巴巴的说。

  “好了,谢谢你的回答。”

  华天宇露出了笑容,小波自己说出了红色,却没有发病,说明他对红色的联想减弱了。

  “大夫,我儿子好了吗?”

  这下给小波妈妈的触动很大,她十分激动,因为儿子自己说话了,而且说出“红色”,他却没有尖叫发病,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还没有,只是初见成效,因为你的孩子还小,这种谈话沟通每天上午进行一次为好,明天你再来。”华天宇说,“另外我会给你开点药,带回去煎煮服用。”

  “那多久能好呢?”小波妈妈关心的问。

  “这个说不准,我也是第一次治疗自闭症,再看吧,不过我有信心。”华天宇说。

  “嗯,华大夫你真是厉害,我带去多少医院看过了,中西医都有,心理医生几百块一小时的都不见效,你这里治了这么一会,我儿子就说话了。”小波妈妈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她是即悲且喜。

  小波歪着头看着妈妈,突然出手帮她擦泪,这无意的举动又让妈妈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次是纯高兴的,六年了,孩子终于知道心疼妈妈了。

  华天宇安抚了小波妈妈,然后给她开了一副养心汤,是由黄芪、白茯苓、茯神、半夏、当归、川芎、远志、辣桂、柏子仁、酸枣仁、北五味子、人参、甘草等中药材组成,回去煎煮成汁,滤渣后每日早晚饮用两次。

  最后华天宇还嘱咐小波妈妈,现在孩子的病情还没有稳定,回去还是不要让孩子看到红色,尤其是血液,他的病症就是血吓出来的。

  “血吓得?”小波妈妈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就问华天宇,知不知道孩子是在哪里吓的。

  从小波的记忆中读取的画面,那是农村,周围是老人,应该是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是老人没照顾好造成的悲剧。

  但是实话实说的话,孩子父母肯定会埋怨老人,老人心眼窄的话容易出事,既然是无意之失,最好就别去追究了,否则可能会引起家庭矛盾或更大的悲剧。

  “这个不清楚。”华天宇隐瞒道,有的时候适当的谎言,对家属或病人都好。

  “那好,谢谢大夫,我们明天再来!”妈妈带着小波出去了,临走还给华天宇鞠了个躬,表示对他的感谢。

  人心都是肉长的,能为病人解决病情的医生,家属肯定都会感激。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华天宇回到家,就发现梁婉君在做饭。

  “你怎么下来了,应该静养才是!”华天宇赶紧去厨房把她搀出来。

  “别把我当病人,我已经好了,不痛了。”梁婉君在说。

  “我不信,那你跳个舞蹈我看看!”华天宇拆穿了她的谎言。

  梁婉君伤处是消肿了,但是要说痊愈还要一两天,现在走路摩擦到会不舒服,华天宇也是心疼她,特意嘱咐她不要动,没想到她还是下来做饭。

  “我也是待着太无聊嘛,我动作慢点,真的不会痛。”梁婉君微嗔道。

  “好好,那我回来了,你可以休息了,去看电视。”

  华天宇不允许她留在厨房了,把她纤腰上的围裙解下来,然后公主抱着她到了沙发上,为她打开了电视。

  他随后去炒菜,简单的弄了一下,就可以开饭了。

  饭后两人坐在一起看电影,愉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又到了就寝时间。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