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从叶枫那里借的车,弄坏了可不行,华天宇一瞪眼睛,就在手中夹了一枚毫针,中指一屈就弹了出去,正中流氓手腕,整枚针扎进去一半。

  “哎呦!”

  在穴位上又痛又使不上力,流氓痛叫了一声,钢管也掉落在地上。

  “什么东西?”

  其他流氓一愣,也没见对方动手,自己兄弟怎么就受伤了,忙过来查看。

  “是根针!这小子用针扎我,上,给我揍他!”

  这流氓吃痛的叫,其他四个流氓一看,也都抄家伙上来要为哥们报仇。

  华天宇刚学会了飞针术,就特别想用于实战看一看效果,于是飞针连弹。

  连武痴前辈都夸华天宇的准头不错,当然不会扎偏,这几位的手腕部位都扎进一根毫针,又酸又痛手上用不上力,他们拿着的凶器接连掉落在地上。

  “哎呦,这小子真邪门!”

  一个流氓骂了一句,捂着冒血珠的手腕,上来还要用脚踹。

  这回都不用华天宇上了,希尔薇看到打架也很想参与,于是她一个鸟戏突然出现在那个流氓身侧,伸出紧身牛仔裤包裹下的修长小腿,就把那个流氓给绊倒了,他摔了个大马趴。

  “希尔薇小心一点,这些人我来对付。”

  华天宇不想希尔薇涉险,他走过去,奔着流氓的脖子一人一手刀把他们砍翻,然后把手腕上的针给拔下来,免得他们自己乱拔伤了经脉。

  尽管这些人是社会毒瘤,但毕竟罪不至死,稍微惩戒一下就行了。

  这些人被华天宇打的晕晕乎乎,华天宇就把随身带的行李放后备箱,然后招呼希尔薇上车,没空和他们纠缠。

  就这样,这对俊男美女坐上宝马扬长而去,只剩下那几个流氓还处于懵逼状态,都不明白怎么就被一个人给打趴下了。

  “草,上当了,难怪瘤子他们说帮他们对付一个外乡人,就把这片地盘让给我们,谁特么知道这外乡人这么厉害,和兵王小说主角似得!”

  “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啥好处没捞着,还弄一身伤。”

  这群流氓骂骂咧咧,互相搀扶着爬起来走了。

  华天宇和希尔薇来到一家早餐店,吃了点中式早餐,豆浆油条配灌汤包和小咸菜,希尔薇来到国内不少日子了,对中式食物也能吃惯了,还觉得味道不错。

  咸菜是榨菜,现在连希尔薇都知道网络上的梗,笑着说她也腐败了,居然能吃得起榨菜。

  “好吃你就多吃点,今天我们败家一把!”华天宇说着,就让老板上了两个茶叶店,简直是无比“奢侈”的一餐。

  两人吃饱了,就开车上路,轮换着开了大半天,在傍晚回到了黎洲市。

  华天宇先把车开回别墅,送希尔薇回家,到家后,史幺已经得到消息,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

  “华哥哥,希尔薇姐姐,你们累了吧,快坐下休息!”

  史幺这个勤快孩子,马上泡茶来给两个开车到腰酸背痛的人送来。

  “谢谢!”希尔薇说,“史幺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史幺看出来这里不欢迎她,她就去厨房继续鼓弄菜肴。

  “师父,肩膀好酸,能不能再帮我按一下?”希尔薇请求道。

  “可以,”华天宇左右看看,“还是去楼上吧。”

  “嗯。”希尔薇知道这里有史幺他放不开,于是两人默契的上楼。

  给希尔薇按摩,绝对是种享受,她身上毫无赘肉,却在该翘的地方堆积了海量的脂肪,触感没得说。

  华天宇帮她按完,希尔薇在床上舒服的伸懒腰。

  华天宇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就和她告别,他要去接梁婉君下班了。

  “好的,晚上回来到我这里吃,我一会下厨,宴请师父师母!”希尔薇微笑道。

  “好!”华天宇答应了。

  希尔薇并没有因为此次行程中的亲密举动而得寸进尺,相反在别人面前还是以前那种懂得进退的样子,这让华天宇很安心,放心的带梁婉君前来。

  其实这也是希尔薇高明的地方,如果她像其他想上位的小三一样,到原配那里打闹、要挟,估计两人关系马上就会进入冰点,不像现在,是持续升温。

  华天宇是男人,又有医道在身,长时间开车压力不大,愿力运转一个周天就缓解了疲劳,他开车到了医院,顺手治疗了一个病人,然后接梁婉君下班。

  “老公,你这次出去辛不辛苦?”在路上,梁婉君关心的问道。

  “不辛苦,还得了不少好处。”华天宇笑着说。

  “那就好,希尔薇呢?”梁婉君问。

  “她……也很好。”华天宇说,“她邀请我们去她家吃饭。”

  “好的,又可以尝到她的手艺了。”梁婉君很开心,并没有任何介意的情绪。

  晚上,他们四个人就坐在一起吃了晚餐,然后华天宇夫妻俩就告辞了,回家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夫妻两人两天没有见面,华天宇更是这两天被希尔薇撩拨的心火难平,所以进门就把梁婉君抱进了卧室不可描述,直到持续半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停歇,慵懒的抱在一起休息。

  “老婆,我以后可能更忙了,还要经常去国外。”华天宇抱着小绵羊一般乖巧的梁婉君,对她说道。

  “嗯,你尽管去忙,我会照顾好家里。”梁婉君体贴的说。

  “老婆真好!”

  华天宇爱怜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但没说他是为了什么,有多重的担子,男人一肩挑起,不能让女人跟着担惊受怕。

  操持家里梁婉君没得说,不过她有些不开心,说道:“可是我们都没有做措施,为什么上个月没有怀上呢?”

  “概率问题,我们两个的身体都没问题,兴许这个月就有了。”华天宇在安慰她。

  “也有可能是次数太少了……”

  梁婉君说到后来脸都红了,这是她委婉的在表达她的需要。

  华天宇还有啥好说的,他重整雄风,一掀被子,就扑了上去……

  操劳到午夜,梁婉君心满意足的倦极而眠,而华天宇仍然神采奕奕,他去冲了个澡,然后在书房里给劳拉打电话。

  

章节目录

乡村超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悦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悦天下并收藏乡村超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