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大家都在笑她,小姑娘害羞了,扑进粑粑的怀里撒着娇道:“粑粑,粑粑,我们带着小猴它们回去吧。”

  “好,天快黑了,回去看看胖叔叔的烧烤弄好没有!”陈观澜把小丫头抱起来,然后架在脖子上,小家伙兴奋得哇哇大叫。

  不远处,隐隐约约有着一行人见到他们,本来朝着大院而去的身影,朝却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陈观澜有些诧异,他竟然看到了约大要那家伙也在其中。

  那个想要偷小熊猫的贼娃子。

  一行有五个人,除了约大要,其他的都是陌生人,他们见到陈观澜脚边的小花花,仿若确定了什么,相互间使了个眼色。

  在见到约大要的时候,陈观澜便警觉了起来,这好像是来找事儿的。

  “陈观澜,你不是很凶蛮?咋了,看到我们就缩了?”约大要仗着人多势众,吊儿郎当的说道,经过了几天的静养,他觉得自己已经大好了。

  直到有人找上门来,让他带路去收拾陈观澜,便二话不说的拍着胸口,保证让兄弟们找到陈观澜,然后狠狠的收拾,不用给他面子。

  “粑粑,粑粑,是那个小偷!”小丫头稚嫩的声音,在傍晚陈家村,是那么的清脆,约大要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而那些准备回镇上,或者去农家乐吃晚饭的游客们,却是看着约大要一行,跟着小偷一伙的,能是好人吗?

  “说吧,想干嘛?”陈观看把架在脖子上的女儿放在了地面上,淡淡的看着对方一行人。

  诺诺牵着粑粑的手,有些害怕和紧张。

  “想干嘛?只是听说你很嚣张,有人看不惯,请我们给你长长记性,让你知道多管闲事是什么后果。”一个精瘦的青年,理着寸头,一双小眼睛极为有神,却充满了恶意,正在攥紧的拳头上,还有着厚厚的死茧。

  天色已经快要黑透,大院的灯光隐约照亮。

  约大要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看着热闹。

  他带来的其他三个人,其中一个穿着打扮极为考究,如同白领般的青年男子,冷冽开口道:“最主要的是,让你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多管闲事。”

  死人,当然没有机会管了!

  陈观澜已经看出来了,这几个都是练家子,而且都是那种老江湖了。

  其余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还有着不少的刀痕,眼神更是阴狠毒辣。

  “都是吃青春饭的啊。”陈观澜叹息一声:“你们说自己又是何必,每个人不过就得到那么几千块钱罢了,最后还落得浑身是伤,这些钱也只够你们买药吃吧。”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道:“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老子今天都要把你们废了。”

  话语刚落,那精瘦的汉子便是一拳朝着他的喉咙砸了过来,出手极为狠辣。

  嘭!

  咔擦。

  一声闷响之后,便是骨骼断裂的脆响,然后便是压抑至极的痛苦惨叫,那精瘦汉子被陈观澜一脚踹断了右腿膝盖,躺在地面上,痛得抽搐不已。

  而其他三人也在同时朝着陈观澜出手,拳脚在空气中轰鸣,在那约大要眼中,这气氛可谓是惨烈非常。

  而陈观澜此刻却还有一只手将诺诺抱在怀里,他心中怒火大炽,这些家伙没有丝毫底线,还有小娃娃在这里竟然也毫不顾忌的出手,那么,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双脚飞踢,将其中一人踹飞在地面上,冲出三人阻拦,脚下用力,直接将摔倒在地的那个家伙踢得晕死过去。

  将诺诺放下,左脚踏前半步踮起,腰腹用力,右脚如同钢鞭往后砸去,啪的一声打在那白领青年的太阳穴上,对方晃了晃脑袋,眼珠子翻白,就那么直接扑倒在地。

  而其右肘,也顺势朝着另外一人的面门狠狠撞击而去。

  对方急忙收手抵挡,接着脑袋后仰,右脚朝着陈观澜的下身阴狠的撩去,却被陈观澜一把捏住脚腕,将其腕关节卸了下来,接着一巴掌打在对方的下巴上,可怕的力量让对方脑子嗡嗡作响,还想反击,却在下一秒被陈观澜一拳砸在胸口,一口气回不上来,晕死在地。

  兔起鹳落,只是几招的来往,被约大要当做高手的那些家伙,就被打翻在地,他转身想跑,被陈观澜扯住后领,一脚踹得跪在地面上,然后,陈观澜的巴掌就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约大要,你这个杂碎,老子上次就该把你打成残废。”陈观澜怒骂着,打得约大要精神都恍惚了起来。

  整个脸都肿胀变形,连牙齿都打得掉得差不多,看样子多半是脑震荡了,陈观澜停了手之后,那家伙直接瘫软在了地面上,嘴里吐着血,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然而,陈观澜并没有解恨,他一脚踩在对方的手臂上,让这个贼娃子知道,得罪了他的后果。

  其中一个被打翻在地,穿着如同白领的青年,这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在一旁的诺诺,眼神发狠,站起身来就朝着诺诺奔了过去。

  陈观澜看到这一幕时,眼神彻底的冷了下来,心里涌动着森然的杀机,竟然想要对自己女儿出手!

  他弯腰,手里捡起来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猛然间挥出,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腿上,正朝着诺诺而去的那家伙,发出一声惨叫,如同狗吃屎般摔了下去,陈观澜此刻如飞一般冲去,狠狠一脚踢在对方的腰间,在那些游客吃惊的眼神下,那家伙被踢得飞了起来。

  这还没完,陈观澜猛然追上,又是一脚蹬出,只听咔擦一声,也不知道那家伙什么地方的骨头被踢得断裂开来。

  嘭的一声,最后落在地面上翻滚两圈,没有了生息。

  听到惨叫声而跑出来的胖子等人,见到地面上躺着的这些人,还有陈观澜那狠戾的眼神,全都有些骇然。

  “老陈,怎么了?”胖子大声问道。

  而陆蒹葭已经把诺诺搂在了怀里,小丫头这时候可一点儿都不害怕,大声说道:“胖叔叔,他们,他们是坏蛋,还有那个小偷也是坏蛋。”

  “他们说,说,要教训粑粑。”

  沈佳宁看着地面上躺着的那些家伙,还有气势骇人的陈观澜,大声说道:“我报警,对了,谁叫下救护车。”

  郑东云去看了看那几个家伙,其中两个都已经休克了过去。

  今天曹巧云在镇上值班,现在还没回来,听到陈家大院又出事了,急忙让人开着车朝着陈家村而来。

  而白水镇医院的救护车速度来得还算比较快,比曹巧云她们还先到。

  当见到那些正在被急救的家伙时,曹巧云有些伤神的揉着额头。

  这次来的还有副所长刘金丹,他是从县里调过来的,即便见过很多打架斗殴,却也没见到打得这么惨的。

  那扭曲的关节和身体,看起来就像被卡车撞过一般。

  但是,当他见到那几个人的面孔时,不禁有些愕然道:“小陈,你这次,好像又立功了啊。”

  “这几个是网上追逃的杀人犯啊,而且都是练家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陈观澜淡淡的说道:“恐怕是还有盗猎团伙中的上层没被抓住吧,说要废了我,让我以后再也不能管闲事。”

  这话语,让刘金丹不禁皱眉。

  这些犯罪分子,简直太嚣张了。

  陈政伟这时候开口道:“这是受到袭击后的自卫,而且,还把通缉犯抓住了,警官,是不是还有奖励啊?”

  “我记得是三万块钱,到时候就给小陈送过来。”刘金丹可是认识陈政伟和陈政铭的。

  诺诺这时候冲到陈观澜怀里,没心没肺的笑着:“粑粑,粑粑,你又把坏蛋打趴下啦。”

  她还小,还没有被别人伤害的意识,只觉得粑粑太厉害了,把坏人全都打败了呢。

  这还是个懵懂的小人儿呢。

  陈观澜亲了亲小丫头的脸蛋,看着兴奋的小丫头,温柔的一笑。

  看热闹的不少,拍照的也不少,唐妈妈还有周妈妈她们,对着那些被抬上救护车的家伙指指点点,发出极为不屑的议论声,不时还有赞叹小陈真厉害的话语。

  此时已经八点半,黑夜笼罩大地,大院的光芒还无法将此处照耀,所以,手电筒的灯光就那么零星的晃来晃去,还有警车的车灯将一部分区域照亮。

  陈观澜把诺诺搂着,带着毛孩子们往大院走去。

  “胖叔叔,胖叔叔,我要吃,要吃烧烤呢。”诺诺嘟着小嘴,叫着胖子,她可没忘记回院子是有任务的。

  听到小诺诺的话语,胖子哎呀一声拍着脑袋,朝着大院如同狂风般冲了回去:“我的烤排骨,还有烤鱿鱼啊,天啊!”

  那绝望而悲切的声音,惹得小诺诺在陈观澜怀里咯咯的笑弯了腰。

  胖叔叔太有意思啦。

  二婆婆,三爷爷,大爷爷,还有药篓子,陈世君他们都来到院子里,外面的事情,自然由曹巧云这些警察去处理。

  “那约大要是怎么回事?”陈曜先老爷子气呼呼的问道,龙头拐在地面使劲儿的杵了几下。

  “上次偷小熊猫被教训了,这次带人来报复,被我打了。”

  “就应该让他去牢里好好的呆一些日子,我们村怎么会有那种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连老坎沟的那些人都不如,错了,他根本不配和人家比。”

  “至少,老坎沟的人是用自己的劳动在赚钱!”陈观澜淡淡的说道。

  

章节目录

山村美食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煌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煌依并收藏山村美食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