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消食,聊着即将到来的美食大赛,陈观澜其实一直都未曾小觑过任何对手,能够从各个国家的大厨中成为翘楚,那厨艺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这一次的比赛,奖金不是重点,而是为了那个名声。

  大赛的组办方可不只是华夏美食协会,还有国际美食协会和各国美食协会的参与,请来的评委也是含金量极高的。

  “所以,我这一次会极为认真的面对。”陈观澜自信的道:“让华夏美食再次亮瞎他们的钛金……眼。”

  直到深夜时分,诺诺都睡过去了,陈观澜才将告辞的许老爷子送出大门。

  许达就住在不远处,和姜重光的家背对背罢了,需要走过一条不怎么长的街道,夜深人静,为了这老爷子的安全,也得将他送到家门口才行。

  路灯将街道照耀得亮堂堂的,只有那小巷中的阴影被黑暗笼罩。

  这时候,并没有多少人路过此处,倒是显得有些空旷。

  身下,是被灯光拉扯长的影子。

  富丽堂皇的紫禁城,也沉睡在午夜之间。

  在许老爷子门口寒暄两句,看着这老爷子关上门,陈观澜才转身离去。

  只是,他的双眼,此刻充满了凶戾的气息。

  那种被毒蛇阴冷注视的感觉,从他走出四合院的大门口,就清晰的感知到了,让他心底酝酿着越来越盛的可怕杀机。

  他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但是,对方既然没有出手,就是一直在等着一击必杀的时机,而现在,却是刚刚好。

  就在那恐怖的危机越来越近的时候,陈观澜如同灵猫似的猛然间从原地消失,躲入了那黑暗的小巷阴影里。

  啪的一声,刚才所在的地方,地面被崩飞出一小块儿,出现拳头大的坑洞。

  有枪手!

  陈观澜这时候,如幽灵般出现在小巷一旁的屋顶上,眼神冰冷的注视着街道对面的阴影处。

  对方很有耐心,而陈观澜也在伺机而动。

  他在寻找对方藏在何处。

  世界在眼中都仿若变得缓慢了起来,无论是附近老鼠的奔跑,还是冷风吹拂飒飒的树叶轻响,都被陈观澜清晰的感受到。

  然后,他锁定了对方的方位。

  如同蝎子一般,陈观澜无声无息的从房顶上攀援而下,行走在小巷的黑暗之中。

  接着,他猛然出现,身形如电,瞬间就掠过了街道,手中石子弹出,附近的路灯全都爆裂开来,一切都变得黑暗起来。

  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朝着陈观澜的方向泼洒子弹,然而却根本无法击中这个爆发出恐怖力量的男人。

  黑暗中,枪口的焰火闪烁着,出现在各个方位。

  然而,闷哼声却在响起。

  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

  五个穿着黑色西装,隐藏在暗处的杀手,全都被陈观澜弹出的石子击杀。

  他淡漠的看着不远处的一辆商务车,哒哒的走了过去。

  而手中,却出现一把漆黑的匕首。

  这是一条有些蜿蜒的巷子,只容得下一辆小轿车通过,然而在此刻却显得杀机汹涌,陈观澜嘴角轻翘,露出极为不屑的笑容。

  “这里是华夏首都!”

  “有句话听说过没有,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不管你们背后是谁,从现在开始,都得死!”

  他的声音极为漠然,只是在陈述着即将发生的事实。

  三道寒光当头而来,冰冷的杀机汹涌而至,刀锋撕裂空气用一往无前的气势将陈观澜笼罩,要将他在瞬息间击杀。

  陈观澜这时候浑身气血涌动,如同雷鸣似的在震颤,发出骇人心魄的恐怖气息。

  如同从炼狱之中走出的魔神,匕首猛然扬起,连续的几声脆响,那气势骇人的刀客,惊悚的发现,手中的长刀刹那间被斩断磕飞。

  还未等他们后退,匕首的尖刃便掠过他们的颈项,那冰冷的感觉让他们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死亡瞬间侵袭而来。

  三个穿着黑色劲装的家伙,戴着口罩,此刻软软的倒在地面上,喉管被割破发出嘶嘶的声响。

  哐!

  也在这时,陈观澜反手一刀,黑暗中火花四溅,一把武士刀凶狠的朝着他胸腹压了过来,头脸和衣服都被黑色特制服装所包裹,只有一双充满死寂的眼睛凶残的瞪着他。

  长刀再次劈斩而来,如同海浪般连绵不绝。

  陈观澜的匕首抵挡在身前,发出清脆的交击声,他感慨道:“哇,忍者诶!”

  “好厉害的样子,差一点儿就能把我杀死了呢。”

  “再用力一点啊。”

  “不行,你生出来的时候,你没吃过奶么?什么叫把吃奶的力气拿出来,你不懂么?”

  那随意的样子,就像在调戏一个岛国的爱情服务业人员。

  但是,他随后爆发出来恐怖杀机,狂暴猛烈的朝着对方扑打而去,匕首如同闪电,只是一搭一震,对方那武士刀就直接炸裂开来,如扇形般飞出,那杀手反应也是极快,用双手挡住头部要害,然而在下一秒,陈观澜的匕首就撕裂了他后颈,割裂了他后脑与脊柱相连的神经。

  对方身体也被炸裂的刀片射穿,全都是血洞。

  “啧啧,真惨,我这是正当防卫,我可是懂法律的,所以,你死了也是白死。”陈观澜极为不屑的笑着,貌似已经放松了下来。

  地面上这忍者装扮的杀手,此刻已经全身瘫痪,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死寂的眼睛看着陈观澜,嘴巴开阖:“你会死。”

  “老子从出生后,就没准备活着回去,每天都在往死亡的路上狂奔,但是,很多想让我先死的,他们都死了。”陈观澜微笑着道,然后一脚踹出,蹬在对方的脸上。

  暗劲爆发,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对方脑子震碎。

  “唉,自古圣贤皆寂寞,小鬼子怎么不派一点儿高手来呢,全都是这些菜鸟!”他摇头晃脑的说道,而地面上的尸体,还在抽搐着,这场景,恐怕得把普通人吓疯掉。

  “出来吧,有什么躲的,还想玩儿偷袭?小鬼子们?”他极为鄙视的开口道。

  从阴影处,走出五个穿着黑色劲装的杀手,他们眼神漠然的看着陈观澜,就好像在看着一个死人。

  “你们这躲藏在阴暗中那腐臭的味道,是我一直都很厌恶的。”

  “忍者?呵呵,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五年前,有个自称是神忍的高鹤鲸也,被我一刀把脑袋斩了下来。”黑暗中,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令人不寒而栗。

  匕首如闪电般飞出,直接贯穿其中一个杀手的额头,然后他身形跃动,瞬间在敌人的眼中失去了踪迹。

  嘭!

  在对方极为谨慎的戒备当中,又是一人被猛然击飞,整个胸口都凹陷了进去,断裂的骨头刺破胸腔,血液飞洒。

  “小鬼子,你们真有胆量,老子当年的警告,以为是闹着玩儿的?”

  “等我在这里的事情办好了,就去岛国好好玩玩儿。”

  那淡然的语气蕴含着无尽的杀机,在说话的同时,那几个杀手就朝着陈观澜所在的方向丢出暗器。

  升腾的烟雾将这附近方圆数米都笼罩。

  然而,里面却传来了可怕的闷响,就如同重锤砸在鼓面上,接着,两个黑衣杀手被击飞出来,身体怪异的扭曲着,一个脑袋被砸的破碎,一个腰身呈九十度。

  当烟雾散去,陈观澜手中扯着最后一个杀手的脑袋,对方所有关节都被扭断,此刻凄惨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五指用力,那杀手的眼睛瞬间黯淡下去,脑袋被陈观澜捏得变了形。

  “真的,都不想虐杀你们,太没有挑战性了。”他淡淡的说道,将匕首取了回来,在尸体的衣服上将血迹拭去。

  有些意兴阑珊,明明自己都已经上岸了,却逼得自己跳下去将他们捏死。

  “不就是美食大赛么?为了得到冠军,还派杀手来搞我?”

  “不管是不是你,土门神策,反正你死定了!”陈观澜淡淡的说着,瞥了一眼那辆商务车,露出森白的牙齿微笑着,如同死神在看着好玩的猎物。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左右了,京城的雾霾也开始侵袭,这附近可谓伸手不见五指。

  而那商务车之中的两人,此刻冷汗打湿了衣衫,他们觉得自己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若是陈观澜要干掉他们,也只是简单的一拳两脚之事。

  “鸠野美衫恐怕会震怒,这么多人,竟然都无法将其杀死。”

  “是啊,我们只能据实上报。”

  “那个人太可怕了,而且,他还杀死了高鹤鲸也,五年前可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也许,我们接到了错误的订单。”

  而车窗外,突然传出陈观澜的声音:“鸠野美衫?是干什么的?”

  刷!

  车内两人,面色突然变得惨白无比,他们刚才以为陈观澜已经走了,没想到竟然偷偷的摸近。

  “那是武藏道馆真正的老板。”为了活着,只能把鸠野美衫的信息高速这个魔神一般的男人。

  “很好,我记住了。”陈观澜呵呵一笑,消失无踪。

  

章节目录

山村美食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煌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煌依并收藏山村美食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