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洋酒,放浪形骸的男女,肌肉鼓鼓,穿着西装革履,满脸横肉却要装作儒雅的田中木渎,还有衣衫华贵,却在阴暗处与壮男舌头纠缠的贵妇,那淫靡的气息,让陈观澜不禁感慨,不愧是开放的岛国啊。

  毕竟,他这生意太来钱了,经营着岛国最大的地下拳赛,只是坐庄抽成,就能让他过上奢靡无度的生活。

  田中木渎很在意身体的保养和锻炼,今年四十多岁的他,也算是实力不俗。

  脱掉衣服,还能见到身上的腱子肉。

  美酒佳肴,美女帅哥,摇摆着身躯,如同万妖大会。

  陈观澜和陈玉亭,该吃吃,该喝喝,若是有不开眼的来撩拨两位女装大佬,拖到别人视线见不到的地方,直接弄晕死过去。

  他们的目标很是明确,等会干掉了田中木渎,还有那些伊贺,甲贺流的新生代高手。

  直到凌晨两点左右,这个趴体才散了场。

  有人离开,有人就在别墅里找个房间睡觉,有的直接躺在了沙发上还有客厅的地毯闪,衣衫凌乱的随处乱扔。

  酒气熏天,几乎都是醉意朦胧。

  两兄弟便大摇大摆的朝着田中木渎的房间而去。

  然而,房间门口,有着尽职尽责的保镖看守着,面对两个身材高挑,漂亮无比的女装大佬,他们依然忠心耿耿,伸出手来阻拦两人。

  两兄弟同时出手,掌刀斩在保镖的脖子上,别看这俩保镖人高马大,肌肉虬结,被两人打得脖子都差点儿断裂,哼都没有机会哼一声,便软倒在地。

  田中木渎,根本未曾想到自己会有着这种被暗杀的遭遇,他身旁睡着一个少女,看起来不过是个学生罢了,但是想到岛国的社会状况,陈观澜倒是觉得,不愧是还有皇室存在的国家。

  一巴掌拍在田中木渎的头顶,陈观澜再也不看那家伙一眼,对正在门口的陈玉亭做了个手势,然后两人干掉那些新生代的忍者,迅速的撤退。

  走出别墅后,坐上接应的车,两兄弟立马换衣服,卸妆,马不停蹄的前往船山浅也的宅邸。

  根据姜重光的调查,这个船山浅也,可是那伊贺与甲贺的金主。

  武藏道馆的背后,也有他的影子。

  而且,这些年,他还有着一个训练营,挑选各地的幼童进行残酷训练,成为他消灭敌人的工具,总之,是非常恐怖的一个家伙。

  在船山府邸外安装一颗EMP炸弹,引爆之后,整个船山府邸附近的小区,全都断了电。

  趁着这个机会,陈观澜和陈玉亭翻过围墙,进入了船山浅也的大宅院。

  小桥流水,假山园林,装修精致而典雅,看起来很有贵族的气息。

  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内部也是戒备森严。

  因为停电的缘故,府邸内的备用发电机准备开启,然而,却无法启动。

  凛冬季节,寒风刺骨,冷冽如刀。

  船山府邸的电器人员,正有些茫然的看着保险盒,里面线路完全被损毁了。

  到处都是黑黢黢一片。

  就连手机,也在刚才的电磁脉冲之中没了用处。

  还好,船山浅也正在熟睡之中,对发生的一切自然是不知道的。

  陈观澜和陈玉亭身上,带着驱离猛犬的药物,只要闻到味道,就会对它们的嗅觉系统产生麻痹效果。

  所以,这宅邸中养着的黑背,杜宾犬,都没有了什么作用。

  即便如此,也有人发觉了不对。

  口哨的声音吹响。

  一个个安保员工开始行动起来,三人一组,进行巡逻。

  陈观澜笑了笑道:“强杀?”

  陈玉亭耸了耸肩:“来都来了,既然他们的安保这么出色,怎么也要对得起他们的卖力表演。”

  “你去解决船山,我来解决这些家伙。”

  陈观澜点点头,戴着口罩的他,如同幽灵般没入黑暗之中,朝着这大院深处潜去。

  而就在这时候,陈玉亭拍了拍巴掌道:“你们真的是眼瞎了么?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啊。”

  本来例行公事的安保,这时候有些麻爪了,你能安静的当做没有来这里吗?

  我们也能当做没有看见你行不行?

  为了不将主人吵醒,他们直接拔出腰间的武士刀,朝着陈玉亭冲了过来。

  将这家伙制服了,在进行审问。

  但是,他们面前闯入这里的陈玉亭,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既然没有动用枪械,那么,更加的无所谓了。

  嗡!

  如闷雷般的轰鸣从其身体里传出,他脚下一蹬,如同闪电般朝着那些安保冲了过去。

  拳头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当先一人砸的飞出去十几米远。

  接着,迎着劈斩而下的刀光,双手一合,两把武士刀被夹在了他的掌心之中,在对方惊骇的同时,矮身直捶,咚咚的闷响声中,另外两个家伙也飞了出去,掉落在地面上没了生息。

  而这一切,不过只用了两秒钟时间罢了。

  一息不到。

  捡起一把武士刀,陈玉亭微微一笑,看着冲向此处的那些安保员工,不,应该是船山浅也培养的打手,踏步向前,刀光迸现。

  血色如花,绽放开来。

  他手中长刀,犹如从另外一个世界出现,化为阵阵虚影,夺取着这些打手的性命。

  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嘶吼声,怒骂声,这船山府邸如同养着军队,一个个面色凶戾的家伙,从房间里冲出,朝着陈玉亭杀来。

  边打边走,来到一处宽敞的庭院,陈玉亭身后,扑倒了不下三十个人的尸体。

  他的目的,就是将这宅邸的高手吸引过来,让陈观澜那里更加轻松一点。

  刷,刷!

  刀光当头笼罩而来,寒光闪烁,横掠陈玉亭的腰间,这些家伙,全都穿着忍者服装,眼神死寂莫名。

  然而,陈玉亭却是眼神漠然的挥刀,如同幻影一般掠过,只听金属交击声响起,接着,几个大好的头颅落下。

  他脚踏八卦,身随意动,刀锋如怒,瞬间收割了另外几个忍者的性命。

  突然间,他脚下一蹬,身体如同无骨的蛇似的,摇晃着冲向假山。

  嘭!

  嘭!

  沉闷的枪声响起,地面碎石飞溅。

  开枪的那家伙,被一颗石头将脑袋都砸爆了开来。

  枪声响起,有灯火闪耀,这老式京都宅院中,挂在房檐上的灯笼被点亮起来。

  陈观澜这时候,也终于看见了船山浅也。

  他正在几个高手的保护下,朝着陈玉亭所在的庭院匆匆走去,面色阴沉,显得极为愤怒。

  陈观澜收敛了全身气息,如同一尊石像,哪怕他站立在一株树下,也根本无人在意他,他如同和环境融为了一体似的,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当船山浅也从不远处走过的时候,陈观澜突然暴起。

  手中匕首瞬间从对方的脖子上划过。

  接着,船山浅也的脑袋咕噜噜的滚落下去,血雾冲天而起。

  一击必杀!

  惊怒的吼声响起,船山浅也的保镖拔枪就射,更有人拳出如龙,猛然间轰出。

  而陈观澜却是闲庭信步一般,身形闪烁,手中匕首扬起,如同在跳着华丽的舞蹈,将那几个高手瞬间斩杀。

  对方,根本无法判断他的行动方向。

  他如同绝世刺客,一步一杀,朝着陈玉亭的方向汇合,无论是从暗处跃出,还是迎面而来的忍者,或者杀手,全都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是一场血腥的杀戮之夜。

  黑夜笼罩下,哪怕船山府邸此刻有着朦胧的灯光照耀,也无法辨识出前来的杀星是谁。

  五分钟之后,两个杀神留下上百尸体,如同幽灵般远去。

  幸存下来的人,几乎都是厨子和帮佣,敢于冒头的杀手,还有那些所谓的忍者,全都陈尸在外。

  而他们,连对方的衣角都未曾碰触到。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一夜之间,不只是船山浅也,田中木渎,还有武藏道馆的老板,也被打死在屋中。

  来到岛国的第三天。

  陈观澜和陈玉亭,分别前往了那些著名的武馆,和那些岛国的功夫大师进行了友好的切磋,打残了十多个化劲高手,也就是所谓的宗师。

  至少十年时间,岛国的功夫高手,别想再去华夏捣乱。

  当天晚上,他们便离开了岛国,坐着姜重光的私人商务飞机,回到了西南省城。

  该消除的威胁已经消除,陈观澜觉得极为惬意,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当诺诺在早晨醒来的时候,闻到了厨房里传来的香味,熟悉的小笼包子的香味,让小家伙兴奋地尖叫了起来。

  “哇,粑粑,粑粑回来啦。”小屁孩儿就穿着自己的小鹿睡衣,打着光脚板朝着屋子外跑去,开心得快要疯了。

  陈观澜看着那飞奔过来的光脚小丫头,那蹬蹬跑过来,随时都快摔倒的样子,急忙把这丫头搂在怀里,把这小家伙的脚丫子捂着。

  诺诺搂着他的脖子,亲昵得不得了,大声说着:“粑粑,粑粑,我都好想你哒。”

  陈观澜宠溺的微笑着,把小家伙抱回房间,给她套上袜子,穿上棉鞋。

  “洗脸漱口,等会给你吃小笼包子。”拍了拍欢喜的踢蹬着小腿儿的诺诺,陈观澜觉得一切都是这么温馨。

  秋半夏就那么看着和陈观澜粘糊的诺诺,嘴角轻翘。

  

章节目录

山村美食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煌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煌依并收藏山村美食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