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酒店,来到车旁,苏伊主动向陈禹要了车钥匙负责开车。

  陈禹看着这个身材火爆的女人,心里倒是暗叹这女人的聪明与知趣。

  难怪很多有钱老板都要找个美女秘书,确实很省心,而且还能干。

  让苏伊开车,陈禹和胖子坐在后座。

  胖子脸色仍有点发白,他选择相信陈禹,但即便如此,心里的担忧也是难免。

  “先找个地方吃饭,再打电话,确定地方!”陈禹却说道。

  刚才胖子打了电话,但没有打通,地下赌场那边显然是故意不接电话,要给胖子他们施加心理压力。

  苏伊回应一声,开车去找地方吃饭。

  与胖子的紧张忐忑不同,陈禹神色比较轻松。

  地下赌场求的是财,李福章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陈禹觉得不必为李福章的安全担心什么。

  很快,车停在一家不错的饭店前。

  吃过饭,胖子再打电话过去,电话终于接通。

  “钱准备好了吗?”那边响起一个男人森然的声音。

  胖子依着陈禹的吩咐,说道:“准备好了,但我们要先见到人才会给钱!”

  那边的声音似乎有点意外,说道:“没问题,带上钱来河心区明光路,到了打电话,我会让人来接你!”

  挂掉电话,胖子大口喘气,事关他的至亲,他不免紧张。

  “走吧!”陈禹笑笑,拍拍胖子的肩膀,说道:“胖子,你既然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

  胖子默然点头。

  去河心区途中,陈禹又接到了卫明然的电话,却是问陈禹需不需他安排一些人过来。

  陈禹婉拒了卫明然的好意,只说如果有需要会找他。

  卫明然只得提醒陈禹小心一些。

  下午两点半,陈禹他们来到了明光路,又打了个电话,在那边的询问下,说了具体位置。

  没过多久,两辆面包车开来,车门拉开,有人问了一句是不是来赎李福章的之后,就示意陈禹他们上车。

  陈禹三人上车,车上却是六七个混混模样的男子,手里还拿着钢管和片刀,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

  胖子脸色发白,身躯有点哆嗦。

  就是苏伊,也是忍不住紧张。

  一个头上染着黄毛的男子嘻嘻一笑,“没想到还有美女,这么漂亮,啧啧……”

  说着,那男子伸手朝苏伊翘臀摸去。

  苏伊不由尖叫躲避。

  “哈哈,美女怕什么,陪哥几个乐呵乐呵,让哥几个满意了,可以省点钱也不一定!”那黄毛肆无忌惮地笑着,又朝苏伊抓去。

  苏伊连忙抓住陈禹的手,脸色发白。

  蓬,陈禹抬起脚,闪电般一脚踹在黄毛身上。

  黄毛整个人飞了起来,撞到面包车的副驾驶位前方,摔了个七荤八素。

  “我擦,你他么找死!”其他混混没想到陈禹敢动手,骂一声朝陈禹扑来。

  苏伊惊恐尖叫。

  陈禹随手抓过一根钢管一架,挥舞几下之后,把所有人都敲倒在地。

  驾驶位开车的家伙惊呆了,连忙停车。

  黄毛呻吟着爬起来,神色呆滞,骂道:“你他么活得不耐烦了,我们黑鹰会的人你也敢动……”

  陈禹淡淡道:“再敢动一下就剁掉你的爪子!”

  黄毛看着陈禹,本以为陈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谁曾想竟这么恐怖,他狞笑道:“能打了不起吗?看来你们是不想要人了!”

  陈禹笑笑,“我倒是觉得,你们是不想要钱了吧?你们为的不是求财吗,断了你老大的财路,你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

  黄毛闻言脸色变幻一下,咬牙道:“算你狠,今天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愣着干什么,还不开车?”

  负责开车的混混连忙又发动车子。

  经过这么一事,一众混混看着陈禹的眼神里多了些畏惧,不敢再乱说话。

  陈禹拍拍一脸担忧的胖子,示意胖子放心。

  他要干掉这些混混很轻松,也不会留下什么首尾,但还没见到李福章,他只能克制一下自己。

  苏伊坐到陈禹身边,丰润的身子紧挨着陈禹,低声道:“陈先生,谢谢!”

  陈禹笑笑,“你跟我来,我要是让你吃亏了,我脸往哪搁?”

  苏伊想了想,忽然凑到陈禹脸上亲了一下。

  陈禹呆了呆,心里有点无语,这什么场合啊?

  还有,动不动就亲自己,当自己是吃素的?

  要不是最近吸收水灵气,压抑住了九阳圣体的躁动,搞不好陈禹面对苏伊的挑逗就真忍不住了。

  这时,这些混混居然拉下了车窗的窗帘。

  陈禹看得有些好笑,这窗帘拉下对他完全没有半点意义,他清楚地看到了车在街道与小巷里绕来绕去。

  这里应该是靖市的边缘区域,没那么繁华。

  终于,车在一处昏暗的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

  “下车!”那个黄毛喝叱催促。

  陈禹三人下了车,只见这地下停车场居然停着不少的车,有一些居然还是价格不菲的奥迪宝马一类的豪车。

  在这些混混不耐的催促下,陈禹三人走进停车场内部的一个入口,进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

  仓库最里端隐有喧哗声传来,陈禹抬眼看去,只见隔了两扇墙之后,正是一个地下停车场的一部分围建成的赌场。

  赌场是一个全封闭的空间,里边的赌客还不少,足有上百人之多,挤在一张张赌桌边上的,正参与着赌局,众生百态各不相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个衣着暴露的女子穿梭其间,勾搭着那些赢钱的赌客。

  在另一头开了一扇小门,有过道出去,但被一帮满面横肉的人守着。

  陈禹有点意外,没想到这种黑地下赌场,居然还有这么多赌客,且那些赌客中,不乏衣着光鲜楚楚之辈,外边的那些车有可能就是属于这些衣着光鲜的赌客的。

  而在这边的仓库之后,也有十几个人守着。

  为首的一个人,穿着黑背心,躺在一张藤椅上,嘴里拿着一个酒壶慢条斯理地喝着,在他身边,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还在给他捏着腿。

  其他人,也都是身材精悍,目光凶狠,比起黄毛他们要显得有威慑力得多。

  “猛哥!”黄毛一进来,立刻朝那躺在藤椅上的男子跑过去,点头哈腰地说道:“人带来了!”

  那个猛哥一拍给他拿捏的女人的翘臀,让那满是风尘味的女人走开,从藤椅上起身朝陈禹他们看来。

  陈禹看过去,只这人二十八九岁年纪,一身的腱子肉,面目凶横,在脸颊上还有着一道蜈蚣一样的疤痕,显得狰狞。

  目光一扫陈禹三人,猛哥咧嘴笑了笑,忽然吹了一下口哨,盯着苏伊,“美女,钱带来了吗?”

  苏伊看了陈禹一眼,说道:“钱带来了,但我们要先见到人!”

  “跟我来!”猛哥笑笑,转身朝仓库里头走去。

  黄毛却连忙追上猛哥,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而后朝陈禹一指。

  猛哥猛然止步,转头看向陈禹。

  看了一眼后,他抬起巴掌一巴掌将黄毛抽翻,又一脚踹过去,把黄毛踹出了半米,发出惨叫。

  “都他妈的活得不耐烦了是吗?懂不懂规矩?”猛哥骂道:“三哥说了多少次,我们只求财,凡是带钱来的都是客户,客户是上帝懂不懂?你他么的敢得罪客户?不是断我们财路?”

  说着,猛哥又狠狠一脚踹上去。

  黄毛身躯弓成虾米,哀嚎惨叫,“我错了,猛哥我错了,您饶了我!”

  “他么的都挺好了,谁他么以后去接客户,还弄出事来,老子饶不了他!”猛哥又环顾着手下,怒叱。

  那些混混根本不敢出声。

  猛哥这才朝陈禹他们说到:“几位,对不住,下边的人没管教好,里边请!”

  这猛哥刚才还凶戾残暴,现在居然换了一副笑脸。

  陈禹看着这种变脸,露出一丝玩味之色,笑着说道:“我们是客户?”

  

章节目录

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